《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777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道,“时间不早了,你回房间去吧。明天早点回去。”
  程暮雪坐过来,“干嘛赶我回去?”
  顾秋道:“好不容易进了省厅,你难道不想要这工作了?”
  “只要能跟你在一起,工不工作无所谓了。”程暮雪的衬衣隆起处,弹开了一颗扣子。
  顾秋说,“你可别指望我养你。”

  “我自己有工作,干嘛要你养?”
  她盯着顾秋,“哥——”
  又靠过来了,顾秋道,“你要干嘛?”
  程暮雪笑了起来,“我……你闭上眼睛嘛,闭上眼睛,我给你看个东西。”

  顾秋皱了皱眉,才不闭眼睛呢,鬼知道你要搞什么?
  程暮雪撒娇了,“嗯,闭上眼睛嘛。快点。”伸手过来,捂住顾秋的眼睛,顾秋感觉到她的胸挤压着自己了,“你要干嘛?”
  啵——脸上被人亲了一下,顾秋推开她,“别闹了,去睡吧!”
  程暮雪鼓着嘴,“你真的决定了?”
  “决定什么?”
  “决定不犯错吗?”
  顾秋抹了把汗,批评道,“脑子里都想些什么?”
  程暮雪说,“算了,反正你也是个呆子。哦,我问你一件事,秘书的事情定下来了吗?”
  顾秋说,“你那校友不是挺好的嘛。”
  程暮雪啊了一声,“不会吧,你真选他?”

  顾秋点点头,“明天他就来报到了。”
  程暮雪说,“今天他来找我,说我骗他,他气死了。后来就跑得不见了人影。”
  顾秋打着呵欠,“先睡了,好困!”
  程暮雪瞟见桌上的房卡,悄悄捏在手里,“那好吧!你先睡。”说完,她就把房卡拿走了,带上门离开。
  今天的确有些累,顾秋跑进浴室里冲了一下,衣服也没穿,光溜溜的跑出来往床上一躺,呼呼大睡。
  其实今天还很早,只是顾秋特别犯困。
  酒店里的这些房间,都是特意为领导准备的,房间的装修和设计都不错,说是三星级的水平,其实已经达到四星级的标准。
  顾秋躺下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程暮雪拿走了房卡。
  迷迷糊糊的,睡得象死猪一样。
  程暮雪在隔壁的房间里,看着手机上的时间,慢慢地数着绵羊。晚上快一点多的时候,程暮雪说,“应该差不多了!”
  她就爬起来,将门开了一条缝,打量着走廊里。
  走廊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音,只有窗外偶尔刮起一阵风,树影摇晃。
  她把脑袋探出来,正要贼头贼脑钻进顾秋的房间里去,突然听到楼梯口传来轻微的脚步声。

  程暮雪的脑袋,条件反射一般缩了进去。
  咦?这个时候还有谁呢?
  她又悄悄的把门打开一条缝,很快就看到两条人影,大晚上的,居然戴着墨镜。
  两人在角落里嘀咕了几句,悄悄朝这边走过来。
  程暮雪看得真切,心房猛地一阵收缩。
  这两名男子是什么人?
  此刻程暮雪脑海里,浮现出电视剧里的镜头。两名黑衣人悄悄靠近,从口袋里掏出一支枪,对着门锁砰了一声,然后冲进去,两个人举起枪对着床上猛射。
  程暮雪看到两人靠近,就要大吼一声扑过去!
  却见其中一人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信封,信封鼓鼓的,应该是钱之类的。程暮雪就松了口气。

  吁——吓死人了,我还以为是行刺的。
  接下来,这两人做了一个奇怪的举动,将另一个信封塞进门缝里,却将那一包鼓鼓的钱放在门边上。
  做完这一切,他们就走了。
  程暮雪望着这两人神秘兮兮的,心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人。要送钱干嘛不光明正大送,要这么偷偷摸摸的?

  或许,这里面装的不是钱。
  确定他们走了,程暮雪悄悄打开门出来,拿了那个大信封,打开顾秋的门进去了。
  这家伙穿着睡裙,空荡荡的,房间里的空调效果很不错,程暮雪又捡起地上的信封,把灯打开。
  顾秋在里面的房间里,睡得打鼾了。
  程暮雪打开那包东西,果然是一沓票子。整整齐齐,足有五万之多。

  她又抽出另一个信封里的纸,上面写了几句话,“顾市长初到达州,本欲登门拜访,无奈俗事缠身,特略备薄礼,还望笑纳。一个即将见面的人。”
  一个即将见面的人?
  程暮雪嘀咕着,“什么意思?送钱又不留姓名,这人怪怪的。
  五万块钱,就这样扔在门口,也不怕搞卫生的捡了去?
  纸上的字,都是电脑打的,看不出任何笔迹。
  程暮雪嘀咕着,这究竟演哪一出?
  怎么这些达州人,都怪怪的?
  把钱和信封都放下,她就起身来到里面的房间。顾秋睡得正香,程暮雪悄悄揭开他的被子。
  “额——”
  看到被子下,顾秋光溜溜的身体,程暮雪本能的扔了被子,一颗心砰砰直跳。

  “越来越变态了,睡觉都不穿衣服。”
  程暮雪嘀咕了一句,又望着床上熟睡的顾秋,犹豫了下,爬到床上躺下来,轻轻地搂着顾秋。
  黎明时分,顾秋打了个翻身,手上摸到一具软绵绵的身子。刚开始,他也没在意,习惯性地以为是从彤。
  不过人在这种状态下,显然没太多的分辩能力。
  顾秋又翻了个身,平躺着睡下。

  程暮雪用手臂撑着身子,正想爬过去,顾秋的手在自己丨内丨裤下动了起来,程暮雪俏脸倏地红透了。
  虽然曾经与顾秋有过亲密接触,但在关键时候,没有继续下去,此刻顾秋的手伸在那里,就这样摸着自己最神秘的地方,程暮雪的浑身,象火一样烧。
  看到顾秋这面部的轮廓,程暮雪有一种无比的喜爱。于是她伸出了舌头,去舔顾秋的唇。
  顾秋感觉到痒痒的,舌头出来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程暮雪笑了起来,马上咬住他的舌头。

  顾秋睡得挺舒服的,朦朦胧胧中感觉到有人在吻自己,猛然惊醒,睁开眼睛一看。
  猛地推开程暮雪,“你干嘛?”
  程暮雪的脸,红嘟嘟的,也不说话,就这样看着他。
  顾秋这才发现自己没穿衣服,不过身上盖着被子,程暮雪的模样,还真令人不忍心拒绝。
  顾秋坐在那里,冷静了一下。
  程暮雪叫了一声,“哥!”
  顾秋没有反应,程暮雪就靠过来,“哥,我喜欢你!”

  然后她就抱着顾秋,把脸靠在他的胸前,“我喜欢你,你是知道的。不要拒绝我好吗?”
  顾秋低头看了她一眼,扶起她,“别傻了,这样不好。”
  程暮雪幽幽道:“我自愿的。”
  顾秋推开她,下床去穿衣服了,程暮雪坐在床上喊,“为什么?”
  顾秋一边穿衣服,一边道,“你再这样,我就不认你这个妹妹了。”
  他很快就穿好了衣服,程暮雪扑过来,从背后抱着他,“我们都这样了,你不要我,我还能再嫁别人吗?”
  不知为什么,只要一起到程雪衣,顾秋就有些担心。程暮雪是程雪衣的妹妹,黄副省长就倒在她手里。
  自己跟程暮雪的关系,或与他们不同,但他一直在想,程暮雪不能动,绝对不能赴黄副省长的后尘。
  程暮雪当然不知道他心里的真实想法,只是觉得顾秋不愿意接受自己,她很伤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