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45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杜兰志和那名女股东,还有第三股东卢章枉,已经完全背叛容深,受到了钱财的蛊惑,收买他们的人是盛文的乔苍。”江尝、听到是和这事有关,立刻惊恐压住我继续为他斟酒的手,在触碰我皮肤后,赶紧移开,一脸为难,“周夫人,其他都好商量,唯独这件事,恕我无能为力。”
  他前后反差的态度令我,白里一寒,“为什么不能。”“盛文与蒂尔,本身旗鼓相当,周总离世后,蒂尔陷入僵滞长达一个多月,盛文在这期间疯狂打压,现在拉开很大的差距,公司内部的人都很圆滑,早就不愿坚守阵地了。”

  他盯着面前那杯几乎要满溢出的红酒,“市场上的散股,盛文派了一拨人收了百分之十一,您理解这是什么概念吗,除了公司大规模强制性的回收,否则市场散股在短期内连十分之一都回不了,散户们是不愿放弃一家如此有实力的上市公司。
  而乔总竟然拿到手三分之一,可见他的手腕有多狠厉,他经商用黑帮那套手段,这就是蒂尔从来不和盛文争生意的缘故。”股市刚刚动荡不过一周,那些散户收到消,息也就这几天,乔苍竟然已经到手了百分之十一,他现在手里到底有多少股份,即使我猜不透实际数字,也绝对是压倒性超过我了。
  我执杯的手一抖,里面酒水倾洒,溅落在我的裙摆上,我咬牙说,“所以江总,要驳我的面子吗。”他沉默,我偏头目光灼灼看他,“连容深对你知遇之恩都不顾念了吗。”
  江息非常焦躁说这不是恩的问题,而是我没有能力为周太太分忧,我尚且自顾不暇,我能撑到今天,没有向乔,总投诚,已经是我对周总最后的忠贞了。
  我声调控制不住有些拔高,“商场本身就是变幻莫侧,有能力的人就该在不改变初衷的前提下适应这种变化,没有容深,蒂尔这些人根本不会拥有今天!他们还不如一条大街上狗,他们吃的每一口屎,也都是容深喂的!

  他们背信弃义,这样的人在乔苍那里就能受到重用吗?他只是现在需要这些人,一旦他掌控蒂尔,第一批扫除的就是这些背弃旧主的叛徒。”
  江总一愣,我最后一句话对他冲击和警醒很大,我以为他动摇了,愿意站在我这一方,然而他沉默半响后还是非常谨慎和我保持距离。“周太太,道理我很清楚,可弱者怎样扳倒强者呢。
  这条路太难了,您这是以卵击石知感恩,而是畏惧石子的坚硬。您是周总、的太太,您当然能够不惜一切捍卫,可我们不行,的生活要供养,很多赌注压不起。
  也经不住变数。”别人不肯做卵,不是不我们有家庭,有自己他说完这番话,反手拿起搭在椅背上的西装,他起身对我说抱歉,朝门口走去,他拉开门又停下脚步,“我听人说 … ”
  他很不好启齿,“您和盛文的乔息有些渊源,当然我不知真假,如果是真的,其实蒂尔有其他方式回到您手里不过需要等待,需要您的筹谋和付出,不一定非要硬碰硬的,女人更适合怀柔政策,您不觉得温柔刀,才是催人死吗?

  " 江息说完朝我鞠了一躬,没有任何犹豫走出雅间,我坐在桌上,长久的失神。我果然还是斗不过乔苍吗。他堵死了我的路,让我进退两难。他让蒂尔人心, [ , ,徨,都屈服在他铁蹄的践踏与扩张之下,我知道乔苍的能耐和手段,但见识得这么彻底,让我非常崩溃绝望。
  斗不过他。放在明面上博弈,我不是他对手,他处处压制我,决,而他是在事情还没有爆发前,就已经想好了策略,我已经比很多人都厉害,我在事情发展的第一时刻知道如何解挖好了坑。我狠狠将酒杯扔向地面,砰地一声碎裂响炸开,在隔壁雅间等结果的小李听到立刻破门而入,她看到只剩下我自己。
  有些茫然问江息呢。我两只掌心捂住脸,“走了。”她试探 i 司我结果如何。我摇头沉默。小李有些失落,但我们来之前也不是役有想过失败的可能,她走过来轻轻抚摸我的脊背,为我顺胸腔内积聚的恶气,“夫人,您尽力了,江总这一关行不通,我们还有其他路。”
  我抬起憔悴而苍白的脸,“乔苍方方面面都打点过,在我沉酒于容深的悲痛中。他已经开始暗中行动,将我身边的墙角一个个挖走,我已经役有路了。”
  小李张了张嘴,不知想说什么,最终一个字也没有吐出,只安慰我总会有的。我握紧拳头,声音硬咽说,“如果我守不住,容深会怪我吗。”小李蹲下,将我脸上乱糟糟的头发择开,“不会。周总很清楚,我们女人在男人的天下掠夺一寸疆土有多吃力,您的对手是他都赢不了的乔总,他怎么会怪您。
  他如果在天之灵保佑您,我们一定会成功,如果没有,证明周总希望您过得简单安宁快乐,不再为了他强迫自己,您都不需要自责。”江尝、的话令我脑海浮现一个念头,这个念头吓了我一跳,但平静下来仔细衡量,我似乎除了以柔克刚别无他法我晚上十点多出现在江南会所时,宝姐的电话死活打不通。
  我问了前台,她告诉我宝姐解决一个客人纠纷,正在 309 豪华包房。江南会所分为钻石包,,息统包、豪华包和昔通包,这种第三档次一晚上顶多几万花销的,宝姐根本瞧不上,也不会亲自露面,我问前台客人什么身份。她小声说找鸭子的富太太。
  我心里明了,这种女人脾气大,宝姐不出马,没玩没了。我到达 309 ,包房门虚掩着,里面传出一个女人很尖锐的吵闹声。
  “哎.幼,你脑子是不是坏掉啦?你拿我当冤大头宰的哦? " 女人满腔上海话,让我想起游轮上那位太太,我推门看了一眼,果然是她,她叉着腰站在一堆破碎的瓶子里指着旁边跪在地上的两个鸭子,“我点的是阿彪和阿猛,他们是哪个哟?什么货色都往我怀里塞,我就要照单全收的哦?
  你们生意也太好做了吧,江南会所好歹声名在外,就是这样揽客的? " 宝姐一直赔着笑脸,直到她伸出手要请女人坐下,女人忽然脸色一变,非常厌恶甩开她,“哎哟,你可不要碰我的呀,你们这种姨子,谁知道身上有没有带着艾滋病,传染给我我还要不要活命的啦。”
  我扶住门把的指尖狠狠一紧,宝姐笑容顿时收敛得干脆,她语调荫冷说姨子怎么了,把太太您放在姨子堆里,连屎都吃不上热乎的,男人宁可去对着充气娃娃噜,都未必肯占您这副身子。
  女人炸毛指着宝姐鼻子骂这世道**都这么横了呀,合着脱了衣服随便给男人干的,倒成了光耀门嵋值得夸耀的事哦?宝姐役好气骂了句尖酸刻薄,女人拎起皮包要和她干仗,我掩唇咳嗽了声,她背影迟疑,转身看向我,当看清站在门口的人是我,脸上顿时瞬,息万变,她笑着抚了抚自己的盘发,“周太太哟,好久不见了,您上次回去,身体休养还好伐?
  日期:2017-09-21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