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44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捂着脸平复许久,直到心口的波动安稳下来,我朝门外喊小李,没有人回应,走廊安安静静,像整层楼只有我自己。桌上东西散布在各个角落,电话线扯断,空荡的紫红色漆釉上缀满汗水,从我的角度看过去微微有些反光。
  我拿起披肩走出办公室,到旁边秘书办叫小李,她挂断电话告诉我股市有些浮动,一路走跌,好像是有人在幕后操控。这个结果我意料之中,乔苍出马,什么不是手到擒来,我到达走廊尽头的电梯处,高层专用正好从下一层去一楼,返回需要很久,我找小李要了根烟,站在天窗前点燃,她惊讶问夫人还会吸烟吗。
  我吞吐一口烟雾,“偶尔,容深不喜欢女人吸烟喝酒纹身化妆骂脏话,所以这几年我很少触碰。”她说吸烟影响皮肤,夫人还是尽量别碰,周怠、的确是为您好。
  从前做外围,不敢碰又不得不碰,因为做不了主,即使我从男人口袋里赚再多钱,终归是廉价的附属品,命运不在自己手中操纵。后来嫁给周容深,活在更加高贵的圈子,我才看破人的身份再如何转变永远不变的还是美色的特权,美貌的女人不管在什么领域总是得到更多的机会,如果我没有美色,乔苍早就不留我了。
  既然无法摆脱这样的命数,不如利用到底。“小李,我心里有一个很大的罪恶,还有一个很大的遗憾。罪恶我弥补不了,只有等我死后,去找容深赎罪,他会去天堂,我会下地狱,我很清楚,除了这辈子,倘若真有六畜轮回,我一定是做牛马猪狗,永生永世都不会再用这副模样陪伴他。”
  “夫人 … ”我抬起夹住烟卷的手,让她听我说完。“我的遗憾是自己没有为他生儿育女,他在这世上有血脉,但到底不是他和我的。”从我流产恢复到周容深去金三角办案,我和他做了几十次,每一次都没有戴套,可就是不中。
  何止他不原谅我,苍天都不肯。我和他除了婚姻,似乎没有半点牵扯了,这样的何笙,如果再保不住蒂尔,怎么还有颜面去见他。我最后狠吸了一口,将烟蒂扔下窗子,它轻飘飘没有重量,在空中经历了漫长的旅程,最终正正好好坠落在底下的垃圾桶中。“蒂尔在币场上的散股还有多少。”
  小李说百分之四十左右。“不 J 借一切代价收购,按照股市两到三倍价格,甚至四倍我也给得起。乔苍给多少,我永远比他多。”我转过身看她,“蒂尔现在情况动荡,股市起起伏伏,很多散股股东都已经不安分了,这时收购是良机,更重要动荡的幕后黑手应该就是盛文,乔苍一定是奔着散股去的。我这一次绝不会落在他后面,否则我太被动了。”
  秘书愣了下,“夫人,您有实力我知道,可乔总那边您恐怕还是很难争过,如果真像他所说公司股东被收买,站在他那一方,杜股东和卢股东相加多达百分之十九,您只有百分之六,周总那部分暂时还被律师团扣押,期间会发生什么变数很难知晓,不如拉拢人最实际。”
  有内部高层做帮手的确会更好一些,我回忆了一下律师交给我那份股东资料,盼咐小李将第五股东的江总三天之后约在望江楼。
  这三天中我踏遍特区找寻了最好的诱饵,当天赴约我役有独身过去,而是带了三个女人,从风流艳事数百名陪侍小姐当中挑选出的最优秀的三个。她们不只漂亮,还颇Ju才艺,在这种比泡妞儿唱歌更高雅些的应酬桌上,有几个吹拉弹唱的女子助兴,更能挑逗起男人对我投诚的兴趣。即使当时没有结果,他回去后还是会百般回味这顿色相诱人的茶酒滋味,印象深刻了,就不愁下一次约见。
  钱和美色,历朝历代都是英雄家,想要招安,必不可少。我让她们放置好各自的乐器,坐在一扇白色屏风后,约定傍晚五点,江总迟到了二十分钟,他进入雅间和我道歉告诉我路上非常堵车,下班也晚了一点。

  我笑着起身和他握了握手,“役关系,我不计较这些。”他坐在我对面,将西装脱掉搭在椅背上,我问他喝什么酒。他说都好。
  我点了一瓶高档红酒,一壶平价杜康,侍者把酒水和餐点端上来后,屏风缓缓旋转到一侧,露出三个并排而坐的旗袍女郎,江总顿时一愣,他凝视了许久,“这是? " 我慢条斯理斟满两杯酒,盯着翻滚的白泡,非常享受喝了一口,这是暗示动作,三个女人在我吞咽的霎那,便弓单奏起一首高山流水。
  江总经历太多夜总会的靡艳场面,也打着应酬的幌子玩了数不清的女人,唯独很少经历如此优雅却又极其勾魂的场景,我在风月上的品味,比老油条还油条,迷他还不是小菜一碟。
  三个女人一边弹奏一边朝他媚眼投笑,秋波婉转,江总很快有些飘飘然,就连和我寒暄时,眼神也不自觉朝中间弹琵琶的女人脸上膘。我知道火候差不多,我举起酒杯向他敬酒,美色当前,酒水的滋味也是美不胜收,他喝了一杯苦辣入喉,笑着说感谢周太太盛情款待。
  我撂下酒杯,故意发出动静,三个女人的乐声夏然而止,散出一阵迷人的香风,朝门外走去,很快消失在雅间里,一点痕迹不留。江总魂不守舍,盯着最后一个女人的背影哎了声,他问我怎么不继续了,不是只弹了一半吗。“江总果然是喜好风雅的人,还想听吗。”

  他说自然,与周太太一起品茗,这简直是人间仙境。我哦了一声,将酒杯放在鼻下嗅了嗅味道,“只要江,总喜欢,她们可以立刻回来,而且还能跟随您去任何地方单独弹奏。”
  江总很局促搓了搓手,“这怎么好意思,那周太太 … 请她们回来吧。”我扑畴一声笑出来,“江总,何止是这三个女子,只要您肯接受我的条件,从此什么都有您的份。”
  我一连喝了许多酒,面子给他很足,又搞得这么香艳隆重,江总只是消受却没有什么表示,我这样提出,他立刻说,“周夫人,我是周,息下属 J 按说也是您的下属,现在周,息不在了,您一个女人不容易,有需要我的地方,您千万不必客气,我愿意尽力一试。”
  我伸出手示意他饮酒,他非常顺从喝了一杯,我给他蓄满的同时说非常出色的左膀右臂,能做到总监这个职位,能力与忠贞都不用质疑。“你跟容深七年,算不上元老,但也是他笑着点头,浮沉打拼的人一样,任何背叛他的理由。

  “没有周怠、,就役有在特区立足的我,我也是苦孩子出身,靠读书熬出了老家,和大多数在商海看重利益,不过我更看重感情,看重对方是否瞧得起我,周,息每一样都满足了我,我自然没有我笑得很开,白,“如此他对你有很大的恩情在,不知是否足以让你在他不复存在时,还愿意凭借良心报恩。”
  他燮了下眉头,忽然想起什么,“周太太怎么知道,我已经在蒂尔七年。”我端起酒杯,小口抿着,露出非常胸有成竹的状态,“蒂尔的一切,在我准备接手那一天,就全部了如执掌,谁是表里不一,谁是伪君子,谁还能被我用感情唤醒,谁是绝对忠诚,我心里都有一把尺。
  我既然找到江尝、,就证明我对你寄予厚望。”他试探问我到底是什么事,莫非是替我打探情报吗。“情报不需要了,我想要为我这条船上招揽一些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