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43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停在我苍白而削瘦的脸上,他眼底闪过一丝微茫的 J 冷惜,“灵堂上我役有说,你瘦了很多。”他目光下视,颇为暖昧说,“我记得之前你很丰满,现在瘦得盈盈一握。不过只要形状好看,就还是很诱惑,对吗。”
  我呆滞凝视他风流玩味的眼眸。心里天翻地覆。乔苍果然对蒂尔动了邪念,这块肥肉摆在这里,内江一塌糊涂,外力又层层阻挠,如此天赐良机换作是我,我也会窃取。
  可乔苍动作太快,我料到了他会下手,却役料到他摆了我一道,超在我前面,把我逼进一个三面墙壁又退无可退的死路。“不需要乔先生给我上课,蒂尔是容深的东西,也就是我的,役有晚不晚一说。这栋楼就建在这里,我任何时候来,都只有我最名正言顺。”
  乔苍嗯了声,他重新点了根烟,叼在似笑非笑的唇角,烟雾熏得他有些睁不开眼,他浅浅眯着,和我对视。“道理是这样,可商场从来没有道理公平可言,谁有本事,它就可以属于谁,人一生只有三种生存方式。等待施舍,主动争取,掠夺异己。”
  乔苍让我猜他是哪一种。他意气风发,势在必得,睿智沉稳,,尝、之这世上所有形容男人,形容对手的犀利词语用在他身上都毫不为过。我觉得呼吸很困难,喉咙被一只大手扼住,不允许一丝空气灌入我肺腑,我在不断透支自己体内积存的氧气,透支到窒息。他终于用另一只手拿下了烟,吐出一口浓烈到把空气都烧化的白雾,他刚毅英俊的脸孔在这一刻神秘强势到极致。
  “任人唯贤投有错,不过能力和忠诚必须共存。周容深只看重能力,任何能力出众的人,都可以得到他的赏识。于是他招纳进来的都是一群奸诈荫险唯利是图的小人。一旦他发生意外,就会立刻失去控制。”“他失手了,还有我。”
  我非常自信吐出这七个字,看着他指尖最后半截烟一点点变短,到彻底不存在。他味道热烈的指尖捏紧我的脸,将我朝他怀里狠狠一拉,我鼻尖撞上他的唇,底是不是真的喜欢你,不仅没有为你铲除后顾之忧,还丢下这个烂摊子让你面对。

  滚烫气息从唇齿间渗出,“他到我笑得妖媚灵动,让他一瞬间有了丝恍惚,“我们夫妻间的事,冷暖自知。养先生呀。”我葱白如玉的手指在他赤裸胸膛戳了戳,“你还是留意好自己的后院,容深前妻当初就是一不留神,迈出了毁灭自己的一步。
  常小姐什么都好,耐不住寂寞也是有可能的。她家世摆在那里,就是最好的靠山,真为乔先生头顶栽一片绿油油的草原,你也不能怎样。”他嗯了声,“多谢提醒。
  不过她不会。”我问他为什么不会。乔苍握住我在他胸膛作乱诱惑的手,沿着他津壮强硕的腹部一直探入两腿间,他让我隔着裤子压在上面,“这就是原因。”我壁眉,下意识要抽出自己的手,可他抓得很紧,我怎样都无法挣脱,他笑容越来越深,我隔着玻璃望了一眼外面走廊,偶尔有一两个职员匆忙经过,不是打电话就是审文件,谁也役有朝这边看。
  乔苍的家伙确实值得引以为傲,再硬的铁棒子都干不过他那玩意儿,直挺挺的把女人唬得五迷三道,常锦舟也算男人堆里长起来的,役玩过总看过,乔苍要什么有什么,包括可以给予已婚女人最爱的剌激感,她确实役出轨的因由。
  他逐渐有些膨胀,一条手臂扫落摆设的物白净的皮肤上也浮起一层被欲望控制的巢红,他忽然在我不知所措间将我重新压倒在桌上品,我和他衣衫不整交缠在上面,窗纱拉开一半,将对面摩天大楼遮掩。我侧过脸看向另一面的双向玻璃,随时都会有人路过看到这一幕,我惊慌抽打他身体让他放开我,他趁我最蛮横的时候,卷住我两条纤细的腿盘在他腰间,朝一侧利落翻滚,我和他顿时跌落在沙发里。而我的私密部位也恰到好处被他变硬的一沱抵住。

  他身体炙热,目光灼灼凝视我,“何笙,你是我见过的最贪婪,最有手段,也最不知足的女人,想要过优握美好的生活,只有跟我,除了我不会有任何男人给得起你。”乔苍不断给我施加祛码,有些很美好,很甘甜,有些很残忍,仿佛一颗威力十足的丨炸丨弹轰塌了我原本就不平静的世界。
  他胯部从上到下轻轻拂动,以往我早被他磨得欲火难耐,可周容深的离开给了我前所未有的打击与伤痛,我只觉得面对乔苍时自己的荡*模样那样可憎,根本不愿暴露出来。我和他抵死顽抗,犹如两只森林里迷路争食的野兽,最终我赢了 J 我从他身下逃离,跌坐在地毯上穿好衣服。
  “我丈夫给我留下了花不完的钱,我至死守着周太太的身份,再也不想迈出任何一步。”乔苍笑了声,“没有一颗贪婪的心,会在这个世道满足。”我拉上肩带,将衣服上每一寸褶皱神平,“乔先生能给我什么。”他大拇指佩戴的板指在下巴轻轻摩擎,“那要看何小姐用什么来交换。”他似乎担心我狮子大开口,像打倒沈姿那样,逼宫索取名分,他先开口堵死了我的前路,“现实些的女人最可爱。你应该懂我的意思。”我当然明白,我和乔苍如果谈交易,试图凯叙比感情更高层次的名誉是不现实的,他不是周容深,每个男人愿意给我的东西不同,他也许只是无条件无数字的满足我对物质的贪欲,对**的索取,他是常锦舟的丈夫,他对常老非常忌惮,他不可能离婚。我冷笑说,“我要的是蒂尔。

  我绝不会拱手让给你,我何笙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我不曾向任何人低过头。他笑说怎么算低头,我养着你不是很好。“你能养我一辈子吗?男人连自己的妻子都未必白首终老,我会相信,你如此对待一个丧偶的情妇吗。”
  他脸上笑容逐渐敛去,变得荫冷许多,他秘书在外面敲了敲门,告诉他常小姐已经在去盛文的路上,不出二十分钟就到。乔苍不动声色系好纽扣,将刚才丢在桌角的皮带捡起,背对我穿好,他高大人影挡住头顶水晶灯的光,我们这样静止了片刻,他语气不怒不喜说,“你很快会来找我。”
  乔苍留下这句话,扭头看了我一眼,深不可测的眼神令我心惊肉跳,我知道那是他对蒂尔势在必得的警告,同时也是对我最后一丝底线。我怎样放肆嚣张,都不可以触碰他对权势和利益的禁忌,拥有蒂尔对他的概念和拥有任何一家公司都不一样蒂尔是周容深的,一旦他拿走了,黑白两道他算是吃稳了。
  周容深这一方的心腹亲信,筹谋着如何为他报仇的下属,都将溃不成军,这意味着乔周之争,以乔苍大获全胜告终,根本没有翻盘的机会。我终于明白律师为什么会说,这世上除了我再也没有谁能与乔苍博弈,我曾将刀尖戳在他喉咙,距离杀死他不过一线之间,更是唯一在放肆发疯后还能得到他宽恕,不曾付出代价的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