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会透视,老子要报仇》
第122节

作者: 龙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末后在刘富贵的一再追问之下他才说:“我欠下高利贷,要是再不走,可能一家三口的性命都难保。”
  二婶子终于“呜”的一声哭出声来:“实在受够了,要不是为了孩子,死了倒也干净。那些要债的打我们骂我们,赖着不走,他还——还,脱裤子侮辱我,呜呜……”
  “你说我能到你三奶奶那里去吗?”刘兆粱说,“那些要债的就是活阎王,要是你三爷爷和三奶奶见了那事,怕是早死了。”
  “你还欠多少高利贷?”刘富贵问。
  “数不清了,可能几千万吧。”
  “那么多?”刘富贵都不禁惊叫一声,“你从一个农村孩子在城里白手起家,据说不是很有经营头脑,几年的功夫就变成了大老板,怎么可能欠下那么多钱?”
  “这事一言难尽,我是被人坑了。”刘兆粱淡淡的语气,看起来对这事都已经麻木,“今年以前,我是身家几千万的大老板,从年初开始,我的生意就开始出问题,其实是有人暗算我,然后被逼借了高利贷。”
  “最初借了三百万,然后我把公司抵进去,房子也给了他,前前后后还了一千多万现金,到现在还欠他几千万。”
  刘富贵大惊:“大半年的功夫,三百万的高利贷就长到上亿!”
  连连摇头:“你还真是让人坑了。”
  “后来我才知道这叫连环贷,第一个高利贷到期还不上,第二家高利贷主动帮你还贷,但是利息和手续费更高,当时我已经发现这个问题了,七拼八凑准备还钱的时候,到期了却联系不上债主,第二天联系上他,已经违约,加上违约金,手里的钱又不够了。”
  “逼急了我再去第三家借贷,这样一家转一家,我付出了几千万,到现在还欠几千万。”
  刘富贵愤怒道:“很明显这是骗子,你为什么不报警?”
  “往外借贷的时候都是阴阳合同,表面的合同根本找不出违法的地方。”刘兆粱说,“别说借贷丨警丨察不管,就是催债的上门打骂,纠缠,耍流氓,丨警丨察都不管,说那是经济纠纷,可以去法院起诉。”
  刘富贵怒极反笑:“看来还真是没有办法,唯一的办法只能以暴制暴。本来一听你欠下几千万我还替你犯愁,你这一说,我一点都不愁了。”
  两口子面面相觑,不懂刘富贵什么意思。
  “咣!”院门突然发出一声巨响,很明显是有人用脚踹门。
  刘兆粱两口子就像惊弓之鸟一样跳起来,而孩子也立即“哇哇”大哭,显然极其恐惧。
  又是连续的“咣咣”几声,破烂的院门终于被踹开了,一群人如狼似虎走了进来。

  刘富贵数了数,一共六个,一看他们又是光头又是板寸的,有的一脸横肉,有的一脸邪笑,分明不是善类。
  “怎么着,我们听说刘老板准备跑路?”领头的那人是个大块头,体型很胖脸也很宽,腮上长着一块黑痣,黑痣上长着一撮黑毛。
  黑毛扬了扬手里一张纸:“只可惜被查到了,你买了下半夜的火车票。”
  刘兆粱两口子立时面无人色。
  孩子一直大哭,好像世界末日了一般,那位二婶子只是紧紧搂着孩子,她的头跟孩子的小脑袋靠在一起,瑟瑟发抖,娘俩看起来就像一对待宰的羔羊。
  “看来今天必须得来点真的了。”黑毛脸色一变,“把他带走,下油条。”

  立刻从身后上来两个凶狠恶煞一般的人,把刘兆粱胳膊反扭。
  刘富贵坐在那里纹丝没动,就冷眼看着。
  在村里就听人说过放高利贷的凶恶,今天看到活的了。
  这群人就像没看到还有人在场一样,根本没拿刘富贵当回事,黑毛冲刘兆粱一声狞笑:“上次让你老婆见识老子的家伙有多大,今天让你老婆给老子跪舔,睁大眼睛看好了。”
  说着,黑毛居然开始脱裤子,连裤衩褪到膝盖以下,正冲着女主人:“来啊,给老子吃下面。”
  “我*草*你*妈——”刘兆粱怒吼一声,眼珠子都要挣出眼眶,发疯一样想要挣脱,上来跟黑毛拼了。

  刘富贵却是一下子挡住他:“二叔你看好,我来给他吃。”
  “你来?”黑毛哈哈大笑,“你他*妈滚蛋——”
  话音未落,刘富贵却是一把抓住了他那跃跃欲起的老二。
  啊——黑毛痛叫一声,然后就见他的身体突然横着漂浮起来。

  也不算漂浮,只不过就是让刘富贵抓着他的老二把他提起来了而已。
  那么大块一个人,全部重量居然只用下面那点东西承载,黑毛暴声惨叫,感觉下一秒就要断掉了。
  他本能地抬手去打刘富贵,刘富贵接住手腕,咔嚓,干脆利落给他折断了,另一手还想打,也被刘富贵接住折断。
  噗通,黑毛被刘富贵用力掼到地上,只惨叫半声就昏死过去。
  事发突然,前前后后只不过就是两秒的时间,黑毛就昏死了。

  满屋寂静,连孩子都似乎知道了什么,止住啼哭,剩下那五个要账的全呆了,他们讨债无所不用其极,什么毒辣的手段都用过,可是眼前的一幕还是让他们都吓坏了。
  这人比他们还狠!
  “哪位还想脱裤子让我吃?”刘富贵淡淡说道。
  “我*操——”五个人这才如梦方醒,怒骂一声扑上来。
  噗噗噗——
  一阵眼花缭乱。
  最多不过十秒钟的时候,屋里重新恢复宁静。
  刘兆粱两口子大张着嘴,完全呆了。
  那五个人就像五具尸体,被刘富贵靠墙给摞起来了。
  “怎么可能?”刘兆粱喃喃自语,他在老家的时候刘富贵已经七八岁,除了顽皮淘气,油嘴滑舌以外,没看出什么天赋异禀,奇人异像之处。
  “富贵,你成神了不成?”
  “我还成仙了呢!”刘富贵一笑,从裤兜里掏出自己的全部现金,不到一千块钱,“先拿着这钱上医院给孩子挂个吊瓶,然后你上二奶奶那里去伺候她。”
  两口子看看满地狼藉,不知如何是好。
  “剩下的麻烦事交给我。”刘富贵说,“二叔,刚才要不是我,你们一家三口还指不定变成什么样呢,都是死过一回的人了,活一天赚一天,你还有什么放不开的?”
  两口子再次对视一眼,富贵说得有理。
  刘富贵又说:“何况有我在,什么事都能摆平,二叔你生意上的事我慢慢帮你解决,今晚我先帮你解决高利贷。”
  富贵刚才露出神乎其技那一手,瞬间把五个人打晕摞成一堆,让刘兆粱两口子深深折服,那么解决涉*黑的高利贷应该不是问题。

  “那好。”刘兆粱终于咬咬牙,“富贵我听你的,是死是活就是这么回事了,活一天赚一天。”
  “以后会越过越好,你还是那个大款。”刘富贵笑道。
  “富贵,你可要小心啊。”二婶子不放心,临走时一个劲儿嘱咐,“你刚到这个城市,人生地不熟,能解决就解决,不能解决赶紧跑。”
  “放心吧二婶子。”
  两口子抱着孩子急匆匆去医院了,刘富贵用凉水把六个讨债的泼醒,挨个用皮带狠抽一顿,以解心头之恨。
  刚才二叔一家多可怜,病重的孩子哭成那样,这群人还准备无所不用其极地逼债,简直是九死不能赎其罪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