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42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身后男人将小李推开,我脸色一沉,“放肆。”我身体后仰,办公椅旋转着滑出一米,在寂静的房间内发出尖锐沉闷的剌响,我站起绕过桌角,一步步到达乔苍面前,扬起手对准男人扇了一巴掌。
  这一下非常重,重到男人被我打偏了头,眼神怔住,有些不敢置信 J 他作为乔苍身边的红人,被巴结奉承惯了二话不说挨了我一耳刮子。我凛然无畏,气度端庄,“蒂尔不是乔先生的地盘,你来去自如我忍了,动手推我的人,我会视为撒野,任养先生在广东只手遮天,不给我何笙面子,我也不是吃素的。”
  乔苍脸上原本没有表情,在经历这样场面后,他忽然溢出一丝玩味的笑,他侧过头看了男人一眼,示意他出去门重新合拢后,他从口袋内摸出碧玉扳指,不动声色套入在拇指。
  “何笙。”他喊我名字,他是第一次在白天,在这样郑重其事的场合,喊我的名字。我面无惧色和他对视,不但没有 J 凉慌诧异,反而漾着一层从容不迫的笑意,“养先生在蒂尔还是不要这样称呼我。”我抬起一只手,示意秘书发声,她朝前走了一步,对乔苍鞠躬说,“这是何股东。”
  他桃眉哦了一声,“然后。”秘书说请乔总也按照商场上的规矩做事。乔微微偏头,在偌大的办公室中打量了许久,“何小姐从一个依靠美色生存的女人,熬到了公丨安丨局长夫人,蒂尔的股东,二十二岁走完这样一条路,你真是让我心痒。”

  他语气让我听出一丝不对劲,但我也分辨不出是哪里,他目光凌厉看了一眼秘书,秘书抬头她征询我的意见见我沉默,她提醒说,“夫人,您还是不要单独。”
  “怎么。”乔苍松了松颈口,将领带扯开一些,“何小姐很怕与我独处,是不愿听我说一些无法面对的旧事,加重你心中对亡夫的负罪感。”“乔先生是在激我吗。”
  我笑得千娇百媚,“我还偏偏很吃这一套。”我扬了扬下巴,秘书不得不遵从,她朝我们一一点头告辞 J 离开了办公室。空气骤然安静下来,抽出烟盒,叼在嘴角点燃安静到只有我们两人的呼吸声,当那扇门再次合拢,乔苍收起一脸玩世不恭,手摸进口袋他透过皑皑的雾气看着我,“何笙,其实你对我很挣扎,很多次都是我救你,你也很喜欢我给你的一切,你对周容深依赖和感激更多,你对我的欲望更重。”

  乔苍的话仿佛一枚尖锐到极致的石子,冰冷,凌厉,剌破了我胸腔内最柔轮平静的地方,C`ha 进去要了我半条命他没有说错,如果曾经的何笙只是出卖色相的姨子,贪慕富贵逃避贫穷,无时无刻不想踩在别人头上,那么现在的我有了钱和地位,更加面目全非。
  我自始至终也不是良家妇女,道德准绳礼义廉耻在我这里并不值钱,不如权和钱的诱惑更大,更容易让我投降。我逃不过剌激冲动和欲望。我爱周容深,爱他的一切,我内心更想理所应当享受这份风光,弥补我曾经的缺失悲惨和低贱,周太太让我高不可攀,让我不可一世,我就不择手段要得到这个身份。
  我从地狱爬上了天堂,便紧抓天堂不放,生怕再堕入地狱,周容深就是天堂,他极力给我快乐与呵护,并且我知道,这个天堂永不会褪色和消失,乔苍就在这时出现,于是我抵挡不住他给我的剌激与新鲜感。
  乔苍戳破了我最不愿面对的东西,我所有在外人面前流露出的伪装和镇定都不攻自破,他了解我一切,我在库上肆意疯狂的模样,我娇纵呻吟的风情,我瞒不了他,我的真面目是如何,他比周容身深还要清楚。我一把揪住乔苍领带,“你任何一句让人误会的话,都可能把我逼死。”
  他眉眼里蕴笑,“所以笙笙,不如你试着求我。我对自己的女人是不忍心下狠手的,不是我的则另当别论。”我被这句笙笙喊得毛骨惊然,我当然清楚这是生死存亡的关头,他不会有这份闲情逸致逗我,不过是一颗包裹了糖衣的毒丸。

  “我求你,你能让容深回来吗,你会自行毁灭金三角,你会告诉我容深究竟怎样被你算计,你会肯血债血偿吗乔苍挑了挑眉梢,“你舍得我血债血偿吗,如果我也不在了,何小姐在这世上,还有情爱可言吗。”
  他说着话不动声色脱掉西装,他指尖灵巧解开了衬衣纽扣,当他大半个胸膛都暴露出来时,我意识到他役有和我好好交涉的意思,他另有企图。我朝后退了半步,满是戒备凝视他,“你要干什么。”他露出一丝轻桃邪肆的笑,“何小姐知道男人和女人是很难说得通吗,与其唇枪舌战毫无效果,不如睡一觉我与何小姐的情分,不就是睡出来的吗。”
  他身体倾轧过来,我立刻伸手搪塞在他身前,指甲触摸到一块坚硬滚烫的骨头,我用力推开,但我还是无法抗衡过他,他将我逼退了许多步,直到我腰抵住桌角,整个上半身都倒在桌上。他好看的眼角向上挑起,眼尾漾起细细的纹,在一对浓如墨的眉宇下十分好看邢魅,这样男人本身对女人就充满了诱惑和吸弓 l ,即使上面吊着一把锋利的刀,还是有人愿意拼命拿走,哪怕刀刃坠落割掉一只手。

  我盯着他那张近乎完美的脸庞,“容深刚下葬不久,没有人再挡你的路,蒂尔也内忧外患濒临溃散,你还要怎样。”他笑了声,“这世上役有生意人,认为钱烫手。”我脸色顿时大变,“你要抢蒂尔? " 他不语,沉默将我脸上的头发全部拢到耳后,露出我的五官和耳朵,他非常认真端详着我,“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眼睛很有狐媚的味道。”
  我没有理会他的戏弄,我说蒂尔我绝不允许任何人从我这里拿走。他嗯了声,“何小姐有什么手段都使出来,我喜欢看。”他说完张开唇,非常勇猛含住我的耳垂,我被那股酥酉不麻麻的热流电到,身体情不自禁颤抖起来。
  他舌尖在我耳蜗里细细舔纸,又湿热又酥痒,我身体扭动挣扎了下,他在这时按住我的腹部,将我身体禁锢住“你以为你赢了。”他低低闷笑,“何小姐是不是忘记了,在企业中真正有话语权的人是股东和高层。你一己之力,抗争不过整个董事会。
  何小姐位列第四,第二与第三都对我归降了,他们从我这里拿到了更美味的诱饵,我以三倍价格收购他们手中股额,我现在比何小姐多了那么一点点筹码,蒂尔不出意料最终会落在我手上。”
  乔苍的话令我体内迅速结了一层寒冰,火热沸腾的血液凝固冻僵,我拼尽全身力气将他从我面前推开,和他拉开一段距离,足够我看清他脸的距离。“你什么意思。”他手在我柔轮的腰肢和胸口徘徊着,我所有注意力都在他的唇上。
  无暇顾及他的手有多风流放肆。“就是字面意思,何小姐比我晚了一步。”他这样色情的姿势可眼底役有欲望。更像是在做一件稀松平常的事,力气用得很大,我感觉衣服都要被他抓破故意让我长记性似的。
  “商场尔虞我诈,必须先下手为强,这算我给身为股东的何小姐上的一堂生动课程。”他闷笑出来,手终于百般不舍松开我的胸,顺着锁骨脖颈上移。
  日期:2017-09-21 06:1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