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40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刑警根本没有他们迅速,更没有他们功夫好,一时处于弱势。两方人马僵持许久,乔苍顾及周容深尸骨未寒,不愿我为难,他挥了挥手,命令那些一脸煞气的保镖谁也不许动。他最后看了我一眼,带着十几个壮汉从灵堂离开,他背影成为一个光圈,一片薄雾,直到彻底消失。我仿佛被抽走了全身力气,双脚一轮倒在蒲团上,艰难喘,息着。
  马副局说剩下等待祭拜的宾客分量不重,我可以不在场,到房间休息。我摇头沉默,咬牙坚持到所有人吊唁结束。一点礼节都役有失,保姆将面容无血色的我搀扶出别墅,留下丨警丨察和保镖撤下灵堂,抬走放置周容深衣冠的棺樟。
  我背过身不敢回头看,我怕自己没有那份勇气送他走,我更怕自己会克制不住追上去,央求他带上我。
  保姆搀扶我手臂站在一棵树下,斑驳的阳光从树叶裤隙间投洒下,仿佛织了一张缤纷绚丽的大网。我呆滞凝视树皮上徘徊经过的白蚁,“容深还会回来吗。”
  保姆不语,我不肯罢休又问了两遍,她小声说也许不能了。我侧过脸看她,“未亡人是见了身体,亡故人是见了尸骨,可我现在什么都没有。如果有人告诉我他走了,好歹让我看一看尸首,即使面目全非,狼藉不堪,也能了却我送他一程的心愿。”
  我垂下眼眸,凝视地面自己弯曲的影子,“所以我宁可相信,他还活着,就在云南。”我眼前一亮,禁不住睁大了瞳孔,“他会不会假死,为了在金三角做卧底,让那些亡命徒放松警惕,他其实完好无损,甚至都没有受伤。”

  我情绪激动握住她肩膀,用力摇晃,“会不会这样? " 保姆看我疯癫的模样红了眼眶,她小声说,“夫人,别说那种地方太危险,周局也不是神,他也有他掌握不了的情况,就是真有万幸,他也不会看您为他设灵堂,哭得如此悲痛。
  还狠心不回来见您,他对您是舍不得的。”我才升起的一丝希望,又悄无声息破碎了。是啊,他怎么舍得。
  他哪怕恨毒了我,他也不会不见我,他根本舍不得我。周容深的性子不是躲躲藏藏的人,谁又会放弃风光高贵的人生,去做一个被世人以为不存在的魂魄。
  我小声说所以他真的没了,是吗。保姆嚏泣了两声,她用硬咽的声音说,“夫人,春天到了。”
  我一愣,僵硬转过身,嗅到温柔的暖风,又是一年。我缓慢仰头,看向头顶万里无云的晴空。细碎尘埃在空中飞舞,悬浮,这散碎的白色下,天本是亮的,可我心里却是黑的。

  我在想这片金光会不会吞没我的身影,将我带向另一个世界,脱离这座令我已经役太多眷恋的城市。保姆指了指远处,“花开了,今年春花开得早,也许是为了送周局一程。
  他是清官,是好官,他这辈子来得很值得。”我眯着眼睛,有些不敢看这蛇紫嫣红的繁盛,我的寂寥与颓废,实在没有颜色。这条冗长的街巷,两侧春树鳞次栉比,一直延伸到很远很远的地方,仿佛役有尽头,把楼宇山河都笼罩在风华之中。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一切都没有变,时间还在走,风雨还会落,这一刻的举市悲哀,终有一日将被遗忘,释怀,揭过。几十年后当我再回忆起周容深,回忆起那段他宠爱我的岁月,就当做一个漫长又热烈的故事,一场载满了悲欢离合的梦。它是遗憾的,残缺的,仓促的,可它也美好盛开过。
  我躺在车里眯眼睡了一会儿,到达目的地后,保姆将我叫醒,我吩咐她和司机留在车上等我,不要打扰。
  我推开面前有些破败的铁门,沿着一趟荒芜人烟的石子路走入院落,树丛中带剌的荆棘划破了我脚躁,我顾不上收拾伤口,匆忙撕下一缕裙衫的布条绑住防止失血,继续朝更深处走。落英缤纷之中,青石砖上铺满一层薄薄的花海,那不是残骸,而是干净饱满的花瓣,它们刚刚从枝头坠落,还役有沾染凡尘太多的肮脏,我有些怜惜,蹲下捡起许多,放在两旁粗大的树干底,用土埋住。
  如果它们足够顽强,来年初春再盛绽,不如枝头多停留。我不知埋葬了多少,有些满头大汗,我抬起头擦拭额头的时候,面前空荡的石凳上忽然坐了一个人。
  他来得很轻,我投有察觉,他穿着黑色西装,背对我不动。我役有立刻喊他,而是打量这套废弃的无人居住的宅子,大约年头不长,砖瓦都不陈旧,应该是出了什么事才空了下来。我朝男人的背影说,“容深今天会启程送往京城下葬,省厅领导亲自送他,我底子不清白,就不跟着了。
  他的身后事还等我处理。”男人等我说完,非常平稳转身面对我,是我流产住院到病房代替容深送我股份的律师,他笑着站起朝我鞠躬,“周太太,恭候您多时了。”我停在和他相距两三米的地方,“你怎么知道我今天会来。”
  他扶了扶眼镜框,“其一,失去了丈失庇佑,他身后遗留的钱财和股份是您最看重的,其二,周局牺牲很明显被金三角的人算计,他的公司将成为一块众矢之的肥肉,您不动,自然有更多人凯叙,以周太太的聪慧与毒辣,这样局面您一定不能接受。”我面容憔悴,听完他解释还是忍不住笑,“当然,我丈失的东西就是我的东西,我丈失的冤屈也是我的仇恨,生前恩怨过错死后荫间了结,现在我不会因为愧疚与悲痛,就让大权旁落,让自己一无所有,容深的一切我都要掌控,仇也会报。”

  律师将拿在手里的档案袋交给我,我取出里面文件大致浏览一番,除了股份转让书,还有一些股东高层的人脉圈子,联络方式,他笑说这些都是周局生前准备,他早就为自己立好了遗嘱,以备突然事发来不及交待,看来他很有远见。
  我握住厚厚一攘,“他什么时候准备。”律师指了指边角,我掀开看,日期是我跟他的第二年春天,也就是去年这个时候。我忽然意识到周容深不是因沈姿背叛他而离婚,早在去年他已经有了打算,那时沈姿的奸情还不曾败露他比我更早动了把周太太位置给我的念头,除了他的喜欢,更多是我适合,有手段坐稳。
  律师在我失神时说,“男权当道,这条路不容易走,如何巧妙驾驭那些奸诈贪婪的生意人,抵挡住情爱的诱惑,就看周太太的手段了。”情爱的诱惑。我心口一凉,“你好像知道很多。”
  律师将眼镜摘下,对准嘴唇吐了口热气,镜片顿时浮上一层白霜,他用手指涂抹擦拭,唇角勾着意味深长的浅笑。“周太太不要小觑周局,他是个非常耳聪目明善于观察的男人,他很清楚自己注定有死于非命的一天,只是没预料这么快。他更清楚这世上除了您,再没有任何女人能与乔苍博弈。”
  我和乔苍葬礼结束后再也役有见过,他忙碌于盛文和奥地利跨国合约的事,我忙着了解周容深公司内幕,那名律师将东西交给我后便销声匿迹,我安排许多保镖在特区找他,都没有这个人消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