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767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怎么会这样?”
  王谦明越发有些紧张,代佩君道:“这里太阴森了,这么恐怕,要不我们明天再来!”
  王谦明道,“明天我们就进不来了!”

  代佩君说,“可我发现有些不对劲啊!谦明,你看——”
  窗台上,闪过一阵绿光。
  王谦明把手电筒照过去,雪白的光线,直直照在窗台上。
  本来好端端的玻璃窗上,突然出现一张狞狰无比的脸。
  这张脸,有一半已经身肉糊涂,另一半惨白惨白的,眼珠眶里流着血。这么一张血腥恐怖的脸,就象怪兽一样扑过来。
  感觉象看立体电影,代佩君和王谦明的心,在瞬间猛地收缩,紧张恐怖到了极点,代佩君更是一下窜到王谦明的怀里。
  王谦明手里的电筒掉下去,电筒照在墙上,墙壁上又是一个阴森森的,穿着白衣服的男子朝两人走来。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王谦明也吓坏了,语无论次道。
  嗡——!
  就在这一时刻,背后传来一阵风声,两人只觉得脑后生痛,顿时晕死了过去。

  第二天凌晨,有人晨跑的时候,在河边发现两个人。
  还以为是两具尸体,报了警后,才知道是两个受伤的活人,送到医院后,两人还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警方给他们做笔录,两人居然一问三不知。
  等丨警丨察一走,王谦明来到代佩君那边,昨天晚上明明在一招察看现场,怎么就被人在河边发现?还好,这个时候没有涨水,要是涨了水,被水淹死也没有人知道。
  但是昨天晚上那一幕,两人这辈子都忘不了。
  仔细回忆了番,两人都觉得不可思议,肯定是中了别人的圈套,有人想阻止他们去看现场。
  代佩君说,“这些人应该是想阻止我们追查下去,不希望我们知道真相。”
  王谦明也觉得有道理,但是两人去一招的消息,是临时决定的,还有谁知道呢?
  王谦明马上想到顾秋,“肯定是他!”
  代佩君说,“不可能!”
  王谦明见女友护着顾秋,不由有些醋意,“为什么不可能,明明是你去找他之时,他一再要求要有铁证,这无疑就是引导我们进入这个圈子。也可以说,是暗中警告我们,不要再查下去了。”
  代佩君说,“我认为不可能,他是新来的市长,对达州的情况根本不熟悉,没有任何理由安排这出戏。再说,如果是政府那边的人,人家有千万种方法,绝对不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王谦明还是不信,“那我们去现场看看,看个究竟!”
  两人又溜出来,这大白天的,总不会见到鬼了吧!
  找到一招的负责人,负责人当然知道他们的身份,听王谦明说,要去房间里看看,有没有什么遗物。
  负责人说,你要看就去看,反正一招自从出了这事,这里一个客人都没有了,服务员都放了假。上面也被法院封了,你们想看的话自己上去。
  两人壮着胆子,再次上楼。
  由于碰到昨天晚上这样的怪事,两人上楼的时候,总觉得阴森森的,感觉背后有人在跟踪一样。回头一看,又什么都没有。
  到了昨天晚上的地方,封条果然在,轻轻撕了封条进去,房间里干干净净,摆得很整齐。
  两人当时就愣了,昨天晚上可不是这样的,这里灰尘满天,蜘蛛网挂了不少。
  当王谦明用棍子挑开衣柜,衣柜里什么都没有。

  进入另一个房间,哪有什么蜘蛛网啊。墙壁上,也没什么怪异的东西,阳台上,同样很干净,看不出任何异样。
  两人愣了好久,“这是怎么回事?”
  负责人进来了,“有什么发现吗?”
  两人摇头,“没有!”
  负责人说,“反正这里要卖掉了,开发成商业用地,你们要是有什么疑问,尽早查看。”
  两人看了半天,愣是没看出一点痕迹。

  下了楼,王谦明垂头丧气道:“看来光凭我们两个,永远都查不出真相。可又没有人能帮得了我们。”
  代佩君道,“要不我再去找一下顾市长,求他帮忙。”
  王谦明看着女友,一脸复杂。
  代佩君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我觉得,如果能找出王市长真正的死因,再大的牺牲都算不了什么。我这辈子生是王家的人,死是王家的鬼。如果当年没有王市长帮助,我早已经不在人世了,谦明,所以你不要怀疑我,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找出真相。”
  王谦明说,“我知道,如果我爸真的是被人害死的,那一定是胡三达这个王八蛋干的。但是我们没有证据。”
  代佩君说,“最令人胆寒的,并不是胡三达,而是省厅专案组。胡三达毕竟只是一个土霸王,不可能把手伸到省厅去的,但是省厅专案组的人在这里,居然没有半点发现,这说明他们这些人手眼通天。”
  王谦明叹了口气,“都是我没用,居然一点办法都没有。”
  代佩君道,“别自责了。谦明,你已经能干了。”她站起来,对王谦明道:“还是我去吧,如果我在这件事情中,被人糟蹋了身子,你就忘了我,另一个女朋友吧!”
  王谦明急了,“你说什么话?我是那种人吗?”
  代佩君说,“你知道的,我们面对的将是什么人,胡三达,就更不要说了,如果落到他手里,不要说清白,能活着回来都不错了。”
  王谦明抡着拳头,“我不许任何人碰你!”

  代佩君苦笑了,“别傻了,谦明,除非我们放弃,认定这个事实,拿着这些赔偿远走高飞。但我们都不是这种人,王市长对我有恩,此生不报,更待何时?”
  王谦明还要说什么,代佩君已经走了。
  顾秋坐在办公室里,正和老段打电话,昨天晚上两个人都喝得有点高,老段到现在才起床,他是跟顾秋告辞的。
  顾秋也不客气,说那我不送了,下次省城再聚。
  老段嗯了声,等顾秋挂了电话,他才将手机摁了。

  杨秘书长走进来,对顾秋说,“顾市长,秘书的人选定下来了吗?”
  顾秋说,“正在考虑。”
  杨秘书长道,“实在不行,就招一个吧,面向社会招一个。”
  顾秋说也行,你看着办。
  杨秘书长心里嘀咕着,“我看着办,我办好了你又不要。唉!去哪里找他满意的人?”

  顾秋一直在想,自己要招一个什么样的秘书?
  但是他发现,秘书科里的秘书,要么老气横秋,要么自视清高,要么成了马屁精。
  这些人,大多数时间在寻找机会,其余的时间,都在写稿子。可能这种环境下,给他们的压力太大,这才造成了今天的现状。
  所以顾秋不喜欢这种环境下出来的人,他宁愿找一个新人培养,就象当初,杜书记给自己机会一样。
  这天下了班,回到宾馆里,又看到代佩君。顾秋说,“你又来干嘛?”

  代佩君说,“我只是想过来看看,并没有其他意思。”
  顾秋用房卡开了门,代佩君就进来了,门没关。
  顾秋扔了包,“你找到证据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