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111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些仇恨,是我无法为田光洗刷的,但是,现在为了翻身,我也不能管田光了,等我爬起来再说吧,田光已经做过这个位置了,他也应该满足了,现在这个位置三番易主,终于是到我的手里了。
  我应该做,太应该了。
  我站起来,看着他们三个,阿福把马帮总锅头的鞭子给我,说:“这是象征我们马帮总锅头的马鞭,这根鞭子,就是带动整个马帮队伍前行的象征,每一个总锅头,多会亲自收着的,但是马玲做了之后,一直把马鞭放在我这里,因为他知道,你始终会回来的。”
  我听着,就拿着马鞭,很精致的一个马鞭,跟什么丐帮的打狗棒一样,或许都是一个精神象征,只是,我从来没有想到,马玲会没有拿,一直放在阿福手里,他知道我会回来的,他从来没有想要霸占马帮。
  她防着的,也只是田光而已,如今,我自己要做这个位置,她就拿出来了,我看着门口,拿个女人,还是这么潇洒啊。
  “邵飞,这件事,是我们马帮的大事情,所以明天我们在打蜡村祭祖,宣布这件事。”五叔说。
  我点了点头,我说:“你们安排。。。”
  几个人都点了点头,我走出去,看着阿福,我叹了口气,说:“我从来没有想过你会。。。”
  “过去的事,不用多说,男人做的事,男人要自己承担后果。”阿福冷冰冰的说。

  他还是那个阿福,我笑了一下,我说:“后天,我要去缅甸,我可能有生命危险,所以,我需要马帮的兄弟支援我。”
  阿福说:“我会有安排。”
  我点了点头,阿福做事,我是非常放心的,他是五爷的心腹,也是马帮的顶梁柱,阿福这个名字是非常好的,有福气。
  我坐在沙发上,我说:“我需要去矿区一批人,三年了,我的有效开采日期还有一年,但是在合同没有结束之前,矿区还是我的,我必须要夺回来。”
  “说的对,矿区虽然是你邵飞自己买的,但是你现在是我们马帮的总锅头,那就是我们马帮的产业,不能让外人霸占的,那个太子,是老杂毛的儿子,他们一家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贪得无厌,哼。。。”五叔生气的说着。
  我点了点头,四叔说:“邵飞,你出来之后,流言满天,我们这些做老的,也没有第一时间出来帮你,你不会生气吧?”
  我笑 了一下, 我说:“清者自清,我当然不会怕谣言了,再说了,你们今天还是一如既往的支持我,我当然不会生气,只会感激你们。”
  三个人都点了点头,五叔说:“马玲这几年虽然把马帮管理的不错,生意上,看上去呢,很赚钱,但是,这都是虚假的,我们马帮一开始投资文化,几十亿,他能赚钱,是因为文化园建造成功了,带来了收益,这两年,有十几亿的进账,但是如果按照走账的方式来对比的话,我们还没有回本,所以,我们迫切你回来,帮我们把公司经营起来。”

  我听着就点了头我, 说:“我回来,自然是要帮公司赚钱的,第一步,就是把盈江赌石基地夺回来,这个是我的重中之重,有了赌石基地,想要赚钱不难。”
  “好,邵飞,只要你的决定,我们都支持。”五叔说。
  我站起来,说:“好,大家回去准备,等我从缅甸回来,咱们就大干一场,马帮的名声,要广传四海,就像是当年,整个东南亚都是马帮的天下一样。”
  几个人都哈哈大笑起来,很开心,我走了出去,心里很开心,这一次,我只是跟马玲打了一架,就把马帮夺回来了,当然,如果马玲纯心跟我作对的话,那我根本就没有这么简单就把马帮夺回来的,但是,马玲没有要跟我作对,他只是恨田光而已,她不想让田光再坐马帮总锅头的位置,所以,她才对我冷漠。
  我出了门,捏着手指上的戒指,穷走夷方急走场,每次缺钱,我都要去缅甸,每次我都会从缅甸带回来一大笔钱,来缓解我的难关。

  我坐上车,没有急着走,我给马炮打电话,很快电话就通了,我说:“嘘,别说是我,告诉我大表妹在那?”
  马玲不会好受,没有一个女人在被男人修理之后,心情还能好的,尤其是马玲这样的女人,所以,我需要跟她谈谈心。
  “酒吧,你的酒吧。。。”
  电话挂了,我皱起了眉头,酒吧,我的酒吧?
  我好像想起来什么了,在边贸街,我有一家酒吧,那是我最初的根基之地,但是我好像很久都没有回去了,马玲在哪里喝酒,我苦笑了一下,还真的有些深意。

  我挥挥手,柱子开车朝着边贸街开,我看着前面黑暗的道路,我问:“你觉得,光哥出来之后适合做总锅头吗?”
  柱子回头看我,说:“如果我说,肯定不适合,他太累了,男人有时候会把自己的内心藏起来,他做的事,对得起你,对得起他自己,但是,对不起别人,虽然他不在乎,但是他还是会累,我有时候希望他能在牢里呆一辈子,因为,那样至少不会那么累,你永远不知道,他有多少个不眠之夜,他在经历跟你生死抉择的时候,他有多少时间,是把自己的眼神隐藏在自己的墨镜之下的。”
  柱子的话,让我感动,我知道田光很看重我们之间的感情,男人会有很多兄弟,但是只有一个是能为付出生命代价的,我跟田光就是这样的兄弟,无论我们的感情破损到什么地步,但是,我们还是无法割舍对方。
  但是相对于别人,我们就做的恶毒多了。

  车子到了边贸街,这里还是瑞丽最繁华的一条街道,我下车,看着我的酒吧,还在开,规模也不是很大,进出有不少客人,自从我有了瑞丽大世界之后,我就很少来酒吧了,因为那里更繁华,更刺激。
  我走了进去,看着里面,环境还算安静,我看着马炮跟马玲坐在吧台前,我走了过去,说:“给我杯啤酒。。。”
  马玲跟马炮都看了过来,我看着他们,马炮说:“那,大表妹,我该走了,虽然我可以安慰你,但是你现在需要的是个男人,我不是那个能安慰你的男人,现在这个男人来了,我就走了。”
  马炮说着,就给了我一个套子,马玲气的把酒瓶砸了过去,吓的马炮赶紧跑,我拿着套子,看着马玲,我说:“疼吗?”
  马玲看着我,没有说话,直接走过来,捧着我的脸,开始亲吻起来,粗鲁,没有技巧,像是报复一样,咬着我的嘴唇,疼痛伴随着渴望一起传递过来。
  我抱着马玲,掐着她的脖子,她下意识的松开,我看着她,她也看着我,眼神里有太多的感情要表达,空虚,恨意,渴望,害怕,种种的种种,很复杂,所以,她不用语言来表达自己。
  我搂着她,朝着地下室去,来到地下室,我把门锁上,马玲直接扑上来,把自己两年多的渴望与空虚发泄出来。

  我拥抱着,释放着,虽然我们已经分手,但是身体还是非常诚实的告诉我们,我们需要彼此。。。
  我跟马玲,无需言语来表达,身体语言,永远都是最好的选择!
  张奇是回不去了,无论怎么样,他都无法在回到内地了,因为,他需要背锅。
  他很暴躁,或许,是被这里憋得太久了,所以性情也大变,独臂阎王的这个外号,也不是白叫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