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39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跪在地上,眼底一片荫森,乔苍逆着一束强烈灼目的阳光徐徐走来,他身后跟着十余名强壮的保镖护航,外的白色地毯上停住,分列两侧站立,隔绝了剩余寥寥无几还役有进来吊唁的宾客。乔苍独自一人走入,他穿着一身黑衣黑裤,非常肃穆庄重,胸口也佩戴了白纸花,系着银灰色绸带,胡茬没有舌 IJ 干净,从这一丝面容的颓废竟看出几分哀戚和悲伤。
  他一眼都役有看我,而是径直走向祭拜的灵堂,接过马副局递上的三灶往生香。站在我身后的一名刑警忽然咬牙切齿要冲上去,不过王队长比他更快,他一把拉住被愤怒冲撞得丧失理智的刑警,“你活腻了?乔苍是你碰得了的吗?门外那些保镖吃素的?
  不要说你伤不了他,就算让你走运伤了,你全家都跟着送命! " 刑警红着眼睛说除了他还有谁能算计了周局全身而退,干掉一个毒泉,又干掉一个局长,从此以后金三角和广东都是他的天下了,我们还有什么颜面去见周局?
  王队长说你怎么知道是他,有些事役有这么简单,乔苍也不一定是全盘掌棋人。刑警握拳狠狠砸向一侧墙壁,砰地一声巨响,我胸口好像被什么压住,濒临彻底崩溃的边缘。
  乔苍对这边一切都置若阁闻,他非常专注凝视周容深的遗像,他没有鞠躬,只是焚香,毫无波澜的唇角,似乎隐藏着深沉的冷笑。我抓住面前燃烧正旺的火盆,无视那股烫伤我皮肉的痛苦,紧盯乔苍的侧影,用只有他和保姆听得到的声音问“是不是你做的。”
  我问出这句话拼尽了全身力气,无比惨烈的绝望冲击着我的头颅,我的骨血,将我折磨得百般难耐。乔苍面无表情,两根修长的手指捏住往生香,香雾化成一缕飘渺的蓝烟,仿佛一幕帘,隔绝在我和他之间。他若有所思凝视着香头。

  “何小姐高看我了,周容深不是轻易能算计的人,我有多大能耐,可以让一个局长牺牲,还找不到尸骨。”
  他朝身后伸出手,马副局役有看到,他正在和王队长说什么,跪在我身边的保姆起身重新给他拿了三住香,乔苍役有点燃,而是直接扔在我面前。香折断很多小截,有些狼狈。
  “周容深和赵龙选择玉石俱焚,一方要围剿另一方,一方被逼不得不背水一战,最后赴死拉上了彼此,和我有什么关系。”
  他顿了顿意味深长说,“一定要和我扯上关系,也是何小姐,我们之间旧情我不否认。”
  他眉眼坚毅风隽,毫无遮掩,那样坦荡又从容,我找不到他说谎的痕迹,但除了他不会有别人。
  也役谁有这个本事布下一局无解的棋。筹谋填密凶残到令人叹为观止,就为了要他的命。
  我眼里无声滚下几行泪,我第一次愤怒于自己的无能,自己手段的屏弱,乔苍欣长笔挺的身姿在我模糊的视线中被烟雾和白光笼罩。我动了动唇,干裂得发不出声音。

  世俗眼中我们就是一对*夫Y`in 妇,我摆脱不了他,他也摆脱不了我。那样浓烈的情欲 J 猖撅的交欢,真真实实存在过,肆虐过,我役有资格指责他,我想保住周容深,保他的官位保他的荣耀,保他的安康,可我只保得了一时,在尔虞我诈的黑暗乱世中,他并不是掌控一切的人,我更不是。
  真正能够掌控全盘操纵棋子是乔苍,算计周容深一世的人也是他,他城府这么狠,手腕这么决绝,我何尝不是诱饵与罪人。如果我早一点把华章的内幕告诉周容深,如果我克制住自己的欲望,不陷入他的引诱里,会不会有万分之一的机会改变生死离别的结果。
  但我终究一时心轮不忍,自私摇摆,葬送掉周容深,为我对乔苍的犹豫不决付出了代价。我看着他的脸孔,心底一片荒芜。“乔苍,我恨你。”他微微一怔,“有多恨。”
  我说恨到入骨。他沉吟片刻低声笑出来,“我记得我对你说过,不管是什么,,日、比役有强。既然你口口声声强调,你所有的爱意和深情都给了周容深,那么我就夺走恨,恨久了,也许何小姐对我也割舍不掉。”
  乔苍永远都是一面云淡风轻,这世间的兵荒马乱万箭穿心都无法伤及他,让他动容,让他畏惧,他仿佛置身事外,从头到脚干干净净观赏着泥泞纷争肮脏。我握拳压抑住要冲破喉咙的怒吼,嘴唇在颤抖中被咬破,一丝猩甜的血滴入我舌尖,蔓延融化。
  勾得我一阵反胃,我隐忍住不呕吐,从牙齿里一字一句挤出,“这一次恨不同往日,往日我有错,我哪有资格痛恨你,我只恨我自己,禁不住你蛊惑。今日是你杀了我丈夫,毁我家庭,这份仇恨,我和你永远揭不过去。”

  他将燃了一半的三住香C`ha 入香炉内,抬起头沉默注视周容深的遗像,他彼澜不惊的脸上终于有了些载裂,“何小姐知道周容深都得罪过谁,这世上想要他死的人多到数不清,怎么就认准是我。
  我不出手,他也命不久。”“想他死的人很多,能真正办到的没有,容深做了二十年公丨安丨,什么风浪没有经历过,什么土匪歹人没有制服过,倘若引诱他上山的计策做得不是滴水不漏,他根本不可能上去。翻遍南省除了你还有谁。”
  “原来在何小姐眼中,我如此超群。”他发出几声爽朗温柔的笑,“只要你认定的,就会找借口让它成真,我当然无话可说。周容深死在哪里,如何死去,我的确都很清楚。”
  我身体重重一晃,他说可我永远不会告诉你,除非有一日。他说到这里停顿住,朝火盆迈了两步,他唇几乎要挨上我的发,“你把我彻底迷住,让我为了你迷失心智。”
  乔苍摘掉佩戴在胸口的白花,丢入我面前奄奄一息的火盆内,已经失去火种将要终结熄灭的火苗,在白花堕入后,再一次爆发出灼人的烈焰,烧得我眉间艳丽,他眼底一簇红光。
  “对别的女人,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可对何小姐。这不是很难。当你固执,倔强又美好的时刻,我有多渴望你,多想把你挖得彻彻底底,一点秘密都不留。”
  焚烧纸花与铁针的焦味涌入我呼吸,我忍了忍。险些一口酞水吐在他身上。我许多天不笑了,笑对我而言,是非常陈旧又陌生的奢侈,我艰难咧开嘴,挤出一丝有些沧桑凉薄的弧度,那乔先生知不知道,你对我的兴趣和渴望,会颠覆你的江山。”
  他眯了眯眼睛,很快笑出来,他脸上难得有这样,渝悦的笑容,仿佛听到一个不可思议的笑话,又为这份自信和气势觉得有趣,他平静的脸孔似乎沉入一枚石子,泛起深深的涟漪,良久都没有消散下去。“这么有把握吗,怎样颠覆。”
  他目光役入我胸口,“温柔乡,像上一次那样,如果那晚你可以预见今天,你一定不会放弃。对吗。”我别开头,看着周容深遗像,“灵堂重地,别口出狂言。”
  “报应与后果我都担得起。”乔苍留下这一句,他眼睛里溢出更浓烈的温柔,“我等何小姐来颠覆我的江山。”他说完指了指自己的唇,“用你的身体,这是唯一可能。”
  我身后刑警听到他这句话,愤怒于他襄读我,拔出口袋里的枪要冲上去鱼死网破,他做出这个决然的动作后,其余几名把守在门口的刑警也试图跟随一起,庭院等候的保镖顿时鱼贯涌入,如同千军万马铜墙铁网包围住乔苍,一丝空隙不留。
  日期:2017-09-20 18:3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