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38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绝不只是牺牲那么简单,这其中的隐情,你猜不透吗? " 我身体狠狠一僵,握住遗像的手不由自主收紧,指甲刮过玻璃,留下一道凄厉狰狞的白痕。我抬起头看宝姐,她缓缓蹲在我面前,伸出手撩开我垂在脸上的乱发。
  “赵龙这一次回去,很明显故意诱他离开特区,包括上山也是有预谋的,山上到处都是埋伏。只是赵龙漏算了,他没想到承诺要保他无恙的人,最后撤手了,而且本身就是一个庞大的局,赵龙也是棋子,金三角三大毒泉,真正厉害的根本不是赵龙,他所有的荫谋诡计都是背后人在出,而背后那个人,才是搞死周局的人,他把自己择得干干净净,也达成了铲除异己的目的。”

  我一动不动,像一Ju失去了灵魂的骼艘,脑海闪过一张男人的脸,他不断放大,最后剌痛了我的眼睛。
  我承受不住这样的残酷,捂着耳朵尖叫出来,薇薇将宝姐推开,她大声说何笙已经这个样子了,你还逼她干什么宝姐站稳后指着我,“周局是她丈失,她有权利知道自己男人死因。”
  “这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只会让她活在更大的悲痛和自责里,她杀得了凶手吗,她只是女人,她斗得过那么高深莫钡 l 的男人吗。你这是害她。”
  薇薇将我从地上抱起放在沙发上,她转身冲出别墅,看到外面已经等候的几个市局官员,他们正在提及乔苍,薇薇立刻被激怒,她侧身露出别墅大门粘贴的恕报不周四个字怒吼,“这是周府,不懂事的人不要来。”
  官员被她的吼声震住,薇薇指着那些人的鼻子破口大骂,“你们这些男人,骨子里都残留着玩弄女人的恶毒,容忍不了女人一丁点错误,哪怕一次不体面都不可饶恕,女人哪里是你们的妻子,分明是你们的奴隶。在你们眼中男人可以肆无忌惮,女人却不能不安守本分,这世上役有任何一个高官富商不出轨,不要把一切罪孽都推到女人身上,有些事女人役得选择,周太太为了保周局做出的牺牲,她役有说不代表她没有做,她更没有对不起你们!

  " 薇薇的喊声在我极度疲惫中变弱,我躺在沙发上昏昏沉沉睡到九点钟,被穿着警服的马副局唤醒,他胸口佩戴白花,告诉我所有宾客都在庭院等候,可以开始仪式。
  保姆和一名女警将我搀扶起,走向灵堂一侧的蒲团,在上面跪下,马副局是当天丧礼的司仪,他隔着一扇完全敞开的木门,用无比沉痛的腔调向外面站立的宾客致悼词。
  我原本平静呆滞的脸孔,在哀乐奏响那一刻,忽然歇斯底里嚎哭出来,我扑向灵堂焚香的帘布,面前烧纸的火盆倾覆,一簇燃烧的火苗焚了我的裙摆,保姆扑灭后死死拉住我,哭着让我不要这样。第一批进入吊唁的高官看到这样一幕都纷纷红了眼眶,女眷走向我握住不断颤抖的手让我节哀,一个我根本不认识的官太太说周局长牺牲得伟大,人民会永远记住他,他的名字将刻在历史,不会褪色。

  我不要听这冠冕堂皇的说辞,我宁可他是小人,也不希望他被歌颂,变成冰冷的骸骨,为什么别人不去做这份伟大,因为伟大毫无意义,随着时间都将被遗忘,最终结果只会让一个家庭陷入破碎。我哭得役了力气,只剩下奄奄一息的呜咽,我跪坐在蒲团上,遗像中周容深的眼神那么熟悉温柔,可这世上再不会有那般生动的他,都将彻底终结在这一天,由不得我舍与不舍,信与不信。
  他即将化作一把灰烬,扬起消逝于这天地之间,从此我再没有丈夫,役有了家。悲戚的哭声此起彼伏,在灵堂上空飘荡回响,我不知进进出出多少个人,也数不清自己磕了多少次头,脑门早已红肿,氰氢出血丝,保姆告诉我轻一点,只是一种礼数,不要这么用力。
  我说没事,我再为他做点什么。宾客吊唁持续到午后终于冷清了些,灵堂逐渐有了空隙,不再是黑压压的令我窒息,副市长与夫人最后一批进入,他们一身搞素,郑重其事在遗像前鞠了三个躬,忽然哭出声音。副市长祭拜完走到我面前,他一脸悲痛和惋惜握住我的手,“小何,节哀顺变。
  我听说你始终不肯相信容深牺牲,还抱着他能回来的念头,省厅那边我一直在催促,即使大部队回来了,也不要放弃寻找他这件事。他这辈子鞠躬尽瘁,将自己的热血洒在了公丨安丨事业上,上天会厚待他,不论是生是死,他一定能回来。”我张了张嘴,浑身抽搐着挤出一句话,“有隐情对吗。”
  副市长脸色一变,他压低声音说哪有什么隐情,容深已经是厅长了,谁敢在他身上搞隐情。我直勾勾盯着他,一言不发,虽然一双眼睛红肿,也照样有逼慑人心的寒光溢出,副市长深深呼出口气,“金三角本身就是是非之地,不论谁踏入都有一半可能把命搭在那里,赵龙是三大毒案之一,他的本事并不比容深逊色,能够有这样惊天动地的结果,说容深拿命换来的不为过。”
  我听完没有任何起伏,只有深深的冷意,“所以您还没回答我,他到底是不是被人暗算了。”“你不要追究这些,这淌水很浑浊,上面都非常发怀,你一个女人,有些还是避开好。”
  我反握住他的手。含着眼泪说我只想知道,如果没有隐情,我丈夫能不能回来。副市长被逼得没有办法,他说隐情是有一些,容深十有八九中了圈套,不过他在上山后也意识到了,所以才走了和赵龙同归于尽这步棋。副市长太太哭得更悲 lrgh ,我手无力垂下,她立刻将我握住,“何笙,我知道你不甘心,你和周厅长情深似海,想要为他报仇,但是有些事我们女人办不到,这其中牵扯的利害太多,你该清楚,如今广东省是谁只手遮天。

  你比我儿子还年幼,我很心疼你二十出头丧夫,你的过去我也多多少少知道一些,你走到今天千难万险,可惜命运太薄待你。”她硬咽着,两根指尖拭去我脸上的泪痕,“你还这么年轻,以后日子很长,不管你是为周厅长守身,还是另有打算,都不要有压力,我也是女人,我明白女人独自生活的不易,人这辈子不要顾忌太多风言风语,活着比什么都好。”
  我说了声谢谢,弯腰向副市长夫妇磕头还礼,正在这时,马副局忽然在灵堂正中央说,“盛文船厂乔,息进堂吊唁请上三炫香。”我额头抵在冰凉的砖石上,整个身体瞬间僵住 J 我缓慢睁开眼睛,一层朦胧的水雾凝结坠落,我扣在头顶两侧的手一点点捏紧,在低沉悲 j 沧的哀乐声中将脸庞抬起,死死盯住门口进入的一道身影。灵堂内原本人就很稀少,此时更鸦雀无声,只有一片近乎死寂的沉默。合勺他角乔苍和周容深一个独霸黑帮,一个叱咤官场,本就是一黑一白的对立面,这几年始终尔虞我诈彼此算计,亲自过来吊唁,所有人都觉得非常惊诧,惊诧过后联想到我们的谣言,便又明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