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37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忽然想到那个梦,司机背叛周容深杀了他倒戈对方的梦,我转过头扬起泪痕斑驳的脸孔,“容深失踪前身边跟着什么人。”王队长说们也不敢派去只有两个刑警,从市局带去的,非常骨干,而且这几年对周局也很忠贞,不是底细干净清白的人,我我问是一起失踪了吗。他说是。“把档案调出来给我。
  我要最详细的。”王队长问我什么意思。我两只手捂住脸,将湿润的水痕抹掉,“他是谨慎睿智的人,在那样危险的处境更是如此,他失踪不一定是对方干的,很有可能遭了自己人暗算。”
  王队长说不可能,都是周局培养的丨警丨察,谁会做这样的事。我苍白铁青的脸上溢出一丝冷笑,“人性的忠义,道德的底线,在金钱诱惑面前,屁都不算。”
  广东省厅对周容深非常重视,他用自己安危震慑住金三角猖撅的势力,赵龙被围剿击毙于山洞,数千斤丨毒丨品收缴并焚毁,给予这个庞大的跨国贩毒组织致命一击,周容深功不可役。

  省厅联络云南当地省厅以及周边省市的公丨安丨和搜救犬,几乎将整座山包围,查找他的下落,不过为了掩藏他出事的消,自、,只说是搜救一位处长。赵龙死后中国境内的金三角群龙无首,部分与条子对抗的余党放弃了殊死搏斗纷纷吞枪自杀,可是接连几日的搜山仍旧毫无下落,只找到了周容深的警帽,帽檐染着血迹。
  那只警帽被悄无声息运送回特区,没有尸首,役有消息、,所有人都相信他死了,我的执念也在长久的等待里被消磨得柔轮,不再如最初那样坚硬得竖起满身剌,谁说他死了,我便去扎谁。我丢掉了和全世界为敌的力气,把所有希望与不甘藏在,臼里,不再与谁争锋。
  只要他的尸首一日不见,我就相信他还活着,活在这世上某个角落,只要我一直等,终有一日和他于万水千山重逢。
  周容深失踪第十天,所有上山搜救的丨警丨察全部撤退无功而返,省厅在得到消声息后连夜开会,于次日早晨对特区市局、市局下属十一区局发布讣告,市公丨安丨局长周容深于 1 。
  27 金三角特大贩毒追逃案中壮烈牺牲。立一等功,追认省公丨安丨厅正厅长,十佳烈士,终年 4 。岁。王队长将讣告令交给我时告诉我十佳烈士是非常高的殊荣,只有重大贡献才能评定,可以将遗体存放八宝山伟人陵园。
  我问他遗体呢。他一愣,我推开他的手没有接受,我平静说他没有死,我看不到尸骨永远不会相信他死。王队长说省厅尽力了,是真的找不到,让我节哀。
  我沉默许久,当他再次将讣告令递到我面前时,我崩溃颤抖着撕碎了它,碎成漫天雪花,从头顶簌簌飘落,将满眼含泪的我吞没其中。周容深终于入了我的梦。

  他站在铺满月光的窗外,他的脸起初非常模糊,只有一个浅浅的轮廓,逐渐在我祈求而痴迷的目光里变得清晰,我大声哭喊着,朝他伸出瘦弱的手,我真的好想他,失去周容深的何笙,几乎就是行尸走肉。
  我凝望他悬浮在夜色中的脸,他不曾靠近我,反而在一点点远离,我眼睁睁看着他朝窗外飘去,他面带微笑,仍旧那样英俊好看,可是他脸很苍白,比我还要苍白。
  他眼睛里温柔似水,身上的警服役有被鲜血染过,我看到的不是狼狈的他,也不是满身伤口令我,白如刀绞的他他笑容犹如一缕世间最美好的月光,“何笙,你很想我。”
  我哭着说是,我朝他爬过去,我说我错了,求你原谅我,是我错了,你带我走吧,不要丢下我。他看着我无动于衷,没有伸手拉我,我在哭声中听到他说,“那个地方不属于你,它只属于我。”我摇头说怎样才能属于我,我愿意去做。
  我根本不敢眨眼,即使睁得酸涩疼痛,我也在拼命坚持,我怕自己不留意丢了他,我更怕漫长的等待后,再也等不来他。“容深,我快要活不下去了。”
  我放声痛哭,他垂眸看着趴在地上无力挣扎的我,他笑着问,“你活不下去吗,那你当初为什么要背叛我。”

  他的脸在说完这句话后忽然变得狰狞而血腥,太阳x`ue 处露出一个圆形血洞,不断喷血,他非常痛苦捂住,那是枪口,里面还藏着一枚金色的子丨弹丨。我吓得连连后退,脊背撞击在坚硬的库头,他开始发光,发出漂亮朦胧的蓝色光,缭绕着一层雪气,他说我要走了,他脸上都是血,我问他是谁杀了你。
  他问我有意义吗。我说我为你报仇。他笑了声,“你不会舍得。”他说完便在我视线中消失得干干净净。我从噩梦中醒来,身上浸泡了一层汗水,房间里空空荡荡,到处都很熟悉,很温馨。
  我恍然大悟,我已经回家了,回到了我和周容深的家。只是我自己,再也没有他。
  周容深因情况特殊,不能举行匹配他身份的隆重追悼会,灵堂和吊唁仪式都设在家中,他没有尸首,棺棒内放置的只有一顶警帽和一套他没有穿走的警服。省厅领导,特区各层高官,部分与他有往来的商人,都将出席这次拜祭。

  吊唁会前一晚,我将灵堂打扫得干干净净,抱着周容深的黑白遗像坐到了天明。我问他冷吗,我问完忽然想起,云南很热,整个南方都很热,已经春天了,怎么会冷。
  我指尖触摸在玻璃上,抚摸着他的脸,没有温度,没有皮肤。他英朗的眉眼笑意很浅,似乎在凝视我,又似乎在怨恨我。他用这样惨烈决绝的方式,折磨我在无休无止的 J 海浪里,他不原谅我。他果然是心狠手辣的男人,他拥有今天的荣耀 J 都是这一颗冷血心肠。
  上午八点多宝姐从外地赶回,她下飞机直奔我的住处,还带着薇薇,她们出现在门口时被两名特警阻拦,薇薇说她来找周太太,特警说周太太悲伤过度,吊唁仪式九点钟开始。薇薇用力推操他,想要闯进来,她踞着脚朝别墅里大喊,我没有反应,保姆听到后打开门,询问了情况让特警放人进来。
  她们被带入客厅,保姆指了指坐在地上麻木的我,“夫人,您朋友来了。”我迟缓转过头,当这张了无生气只剩下皮包骨头的脸孔落在她们两双眼中,空气忽然间静止下来。

  我抱紧遗像,生怕被谁抢走,我蜷缩的身体甚至还没有遗像宽广,薇薇愣了良久才认出是我,她呢喃叫我名字声音裹着哭腔和便咽。保姆站在她们身旁看了一眼我空洞呆滞的样子,“周局走了,夫人也垮了,这半个月都是这样,每天只是饮水输营养液,我想尽一切办法喂她吃点食物,可吃什么都吐,不知还能不能好。”
  宝姐一把推开薇薇,风风火火朝我冲了过来,她一把抓住我头发,将我的身体扯到她面前,“何笙,我知道你后悔,你痛恨自己做过的事,可男人死了,你总要活着,你难道跟着一起去吗?他的家业谁来守,他的仇谁来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