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路边捡到一只镯子,镯子主人要逼我配阴婚》
第97节

作者: 与鬼同舞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严寒接下来的话更是让我摸不着头脑,甚至有一种恐惧在心底持续延伸,仿佛有什么东西再也抓不住了,“严寒,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严寒依旧是一脸冷酷,像是看着一个他从不认识的人一般,“我不认识你,对你的第一感觉也谈不上喜欢,该怎么看你?”
  像是一道惊雷从头顶劈下来,我张了张嘴拧眉看着他,不敢相信的问道,“你…你刚才说什么?”
  严寒不耐烦道,“我说我不认识你。真麻烦。”
  身体瞬间僵硬了,我的大脑一时转动不过来,只能靠着身体的本能去接触他,抓着他的胳膊,双目含泪,“你不认识我?我是夏子陌,是你的妻子!”
  我盯着他一字一顿道。
  严寒却没有丝毫反应,始终静静的看着我,将我放好在床上,他的眼底闪过了一抹很淡的情愫,“你的身体有伤,不要毫无顾忌的就爬到别人的身上。”
  门被关上,我受到了冲击,无法相信刚才发生了什么,征愣的坐在床上。直到门再次被推开,苏羽来到床边坐下。
  “他失忆了。在虚空之处里,他丢掉的是记忆。”
  我双手捂脸,这痛苦深深的传达到了四肢百骸。

  我等了严寒这么久,没想到等来的却是一个已经忘记了我们之间发生的事情的人。我不能接受这样残酷的事实,浑身痛的抽搐着,嘶哑的喊道,“我不相信,苏羽,怎么会这样?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苏羽怜惜的看着我,“子陌,或许你可以尝试让他重新爱上你。如果他还能再次爱上你,才说明你们之间拥有谁也阻挡不了的缘分,你就应该抓紧这段恋情。”
  我摇摇头,一阵哭泣之后更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苏羽,我会让他爱上我,我不会放弃爱他,我早就已经做了决定。只是,一下子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苏羽轻轻抱着我,“事情都会过去的,也都会变好的。”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仿佛是触到了自己的回忆,神情微微透着苦痛。
  我从苏羽那里已经确定严寒忘记了我,但令我不解的是,这些天我一睁眼就会看到严寒,我的一日三餐都是由他包揽。从他不耐烦的眼神里我知道他是不情愿的,但又为什么这么做?难道是苏羽强迫他的?
  我没有再去多想,不管怎样,眼下,严寒能够陪在我身边,对我来说依旧是幸福的。
  我身上的伤在严寒的照顾下终于好了。这天,我正在睡梦中突然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睁开眼见严寒看着自己的手深思,而纤长好看的右手此时宛若是烧伤一般,透着焦黑。我大惊,“你怎么了?受伤了?”
  严寒始终是盯着我,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神色有些不自在。却见严寒靠近我。
  “护命珠怎么会在你体内?”
  我一怔,有些不敢相信,原来他这些日子陪在我身边只是为了护命珠吗?我的心被寒冷侵蚀,仿佛是冰冻的雕塑,一碰就碎。
  “是你给我的。”

  “那么重要的东西我怎么会给你?”
  严寒一脸的不相信。
  日期:2017-09-04 18:31:50
  我忍住内心的疼痛,“确实是你给我的,你当时为了保护我,就把护命珠给了我。”

  严寒深若古井的凤眸紧锁着我,“我难道真的喜欢过你?但我怎么会喜欢你这样的女人?”
  我咬紧了唇角。
  他真的失忆了,当残酷的现实扑面而来时,过去一切美好的回忆瞬间成为泡影。
  “我们已经结婚了,我是你的妻子。”
  严寒拧紧眉头看着我,心情看上去十分的不爽,“我是不会喜欢你这样的女人的,结婚,更是不可能。”
  说完,只是一晃严寒便消失在房间。我痛苦的摸着心口,他拿不走护命珠,就说明他要一直待在我身边。
  没关系的,夏子陌,你还有机会,你一定要让他重新爱上你。
  我在卧室里待了好些日子,出门的时候还以为家被苏羽和严寒折腾的不成样子。哪知出门一看,倒是给了我意外的惊喜,家里干净整洁如新。我转念一想,两人都有灵力,根本不需要自己动手。
  我叹了一口气,来到厨房要做早餐,刚站定了一会儿,感觉身后站了一个人。转眸一看,见严寒脸色阴沉的站在身后,我告诉自己忘掉我们之间不开心的回忆,冲着他甜笑道,“我要做早餐了,一会儿就会好的。”
  严寒始终面不改色。
  我不得不承认,这样的严寒让我有些无法招架。或许是过去爱的太过浓烈,以至于如今哪怕只是看他冷漠的神情一眼,都会感觉钻心的疼痛。
  “苏羽为什么会住在这?”
  我一怔,对严寒的话有些回不过神来,他这是吃醋吗?
  “你一个女人,和他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真是一点都不注重自己的名声。”
  我听他后半句话,整个人如坠入冰窖,难受的无法言语。如今的我,在他心中形象大跌。

  严寒离开了,好几天都没有回来,我心底难过,即使是有护命珠,还是无法留住一个不爱我的人。
  我绝望的坐在房间里,苏羽看到我的模样,忍不住劝解,“你要振作起来。”
  我当然知道要振作,我不止一次的告诉自己没关系,可是真的做到哪是那么容易。
  “我还是无法相信他真的忘记我了,不管如何,他的脑海里总该是有一些回忆的,那些美好的东西,他真的忍心舍去吗?”
  苏羽没有回答我,他的眼神充满怜悯。
  过去是严寒爱着我,他不断的缠着我,让我爱上了他,所以如今是要换一个位置了吗?只要我是夏子陌,他就一定还会爱上我。我在心底不停的给自己打气。
  严寒晚上没有回来。
  半夜,我感觉到了什么睁开了眼睛,恍惚间见严寒坐在床边目光复杂的看着我。我精神一震,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四周空空如也,哪里有严寒的影子。刚才不过是我的错觉吗?
  失落大片大片的包围着我的内心。我深吸了一口气,躺在床上后半夜久久难以入眠。

  日期:2017-09-04 18:32:15
  我这几天精神不佳,没有再去学校,除了严寒,最近苏羽也是神出鬼没的,到了晚上才回来,有时候晚上也不会归来。我心情沉重,没有过多的关注他。
  在家浑浑噩噩的待着,出门便是去买菜。
  早上阳光正好,出门走着走着感觉一阵阴风袭来,我浑身打了一个哆嗦。察觉到自己处于一个巷子之中时,发现对面站着三白。我警惕的瞪着他,脚步不自觉的后退。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三白。
  “夏子陌,我们真是冤家路窄,在这里遇到。”
  三白照例是一副阴险的模样,小眼睛因为嘴角咧开的弧度太大,此时都看不见了。
  “你想干什么?”
  三白深吸一口气,倒是没有上前追我,“我不干什么。本以为严寒在虚空之处会选择丢掉自己的灵力,没想到,他竟然选择丢掉了记忆。”
  我的心猛地一顿,呼吸都变得无比艰难,“你是说,是他自己选择丢掉的?”
  三白冷笑一声,“怎么?苏羽没告诉你?”

  我不说话,眼睛直直的盯着地面,忘记了该做什么,该说什么。只剩下三白的话在耳边盘旋不断。
  原来我在他心底这么不重要,既然是他主动舍弃掉这一段感情,我接下来就算努力再去做再多又有什么意义?
  三白难得的一次言而有信,真的没对我做什么便离开了。
  我站在原地久久才回过神来,扭头一看,见严寒正深深的注视着我。心中被绝望填满,我没有更多的旖旎思想,犹如行尸走肉般慢慢行走。
  “他和你说了什么?”

  严寒在身后问道。
  我没有回答,脚步不停,好想逃离这个虚伪的世界。
  回到家里,我把自己关在卧室里,趴在床上哭了好久才缓过神来。我宁愿从不知道真相,或许那样我会坚定的走自己接下来的道路,但现在,一颗心变得尤其迷茫。
  我在房间里待了好久,直到房间的门被敲响,敲了好长时间,让我不能忽视。打开门见苏羽深深的注视着我,我没有说话,转身回到床边坐下。门被关上,苏羽安静的坐在我身旁。

  “三白说,是严寒自己选择忘掉我们之间的事情的。”
  苏羽没有说话,我确定了这句话的真实性。内心像是针扎一般的疼痛。
  “苏羽,我发现我真的不够了解你们。你和严寒都一样,就像是一个我永远都猜不透的谜,每次在我觉得快要接近真相的时候,会发现有一个更深的谜底等着我。”
  空间仿佛就这么安静了下来,我不清楚苏羽什么时候走的,或许他对我的话无力反驳。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到了傍晚的时候我才从卧室走出来。家里空无一人,我没觉得害怕,只是无尽的孤独笼罩着我。

  孤独这个词,最终属于的只是无法被理解的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