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路边捡到一只镯子,镯子主人要逼我配阴婚》
第96节

作者: 与鬼同舞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9-04 18:29:50
  我的心一顿,知道自己这次是逃不了了。
  我闭上了眼睛,由着季凌拉着我向空中飞去。不一会儿,耳边的风忽然停止了,睁眼一看,见我和季凌静止在空中。我诧异的看着季凌,见他此时身体抽搐着,一张俊脸变得无比狰狞。
  “啊!”
  随着他一声大叫,双臂松开,我掉落下去,以为会摔个体无完肤的时候,却及时被苏羽接住。
  “没事吧?”
  苏羽等我站稳了后收回手臂,关切道。
  我的头一阵晕眩,吞咽了一口口水摇摇头,艰难的说道,“我没事。”
  空中的季凌,此时不断的翻着筋斗。他的模样痛苦,俊脸一会儿黑化,一会儿金化。我看着心惊,情不自禁上前,胳膊被人拉住,我扭头一看,苏羽冲我摇头,“不要过去。”
  我焦急的看着季凌,情不自禁的问道,“他怎么会变成那样?”
  苏羽深深的看着在空中翻滚的季凌,“严寒可能要回来了。”

  我睁大了眼睛去看苏羽,心中又惊又喜,激动的锁着空中的人影。
  “啊!”
  季凌忽然一声大叫,整个人张开双臂朝着空中的某一处扑了过去,眨眼的瞬间,消失在了天际。我挣脱了苏羽的束缚,朝着那个方向奔了过去,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失落像是一只手,此时抓紧了我的心脏,我看着暗沉的夜色喃喃自语,“怎么会这样?”
  苏羽追到了我身旁,他的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身上,轻轻的拥抱着我。
  眼泪无声无息的滚落在了苏羽的肩上,我抓紧了他的衣服,仿佛一松手全身的力气就会被抽走。
  尽管我嘴上不说,但心底一直盼望着严寒回来,我甚至梦里都会和他重逢。此时,好不容易有了一点希望,那希望也变成点点星光,散落在空中。这种希望破灭的感觉只有亲身体会才会知道有多绝望。
  夜色浓郁,仿佛是嗅到了一股诡谲的气息。苏羽带着我迅速回到家里。等我情绪稳定之后才将我送回房间。
  我趴在床上无法抑制内心的伤痛,双手捂脸,泪水从指缝流出。
  严寒,我真的很想你,这么长的时间你到底过的如何?有没有危险?
  我从房间里出来,见苏羽守在门外。见我出来,他似乎早有预料一般,神色并无惊讶,“睡不着吗?”
  我抿唇点头,坐在了苏羽身旁,“苏羽,严寒到底去了哪里?他还能回来吗?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确定的答案。”
  我坚定的看着苏羽,也许苏羽一直给我不肯定的回答只是怕伤害我,怕我不够坚强不能去面对那些。但经过今晚,我很清楚,我必须要得到一个答案。

  日期:2017-09-04 18:30:23
  “虚空之处到底是什么地方?”
  我还记得三白说起的时候谈之色变。
  苏羽的神情一顿,似乎是陷入了不好的回忆。尽管他在努力掩饰,我还是看到他颤抖的指尖,“虚空之处是一个如无底洞一般的地方,无色无味无声,一片黑暗,被关在那里的人,最后都会被夺去一些能力。”
  我的身体一阵颤抖。饶是我做了最坏的打算,也没想到虚空之处是那样可怕的地方。
  “三白,我真恨你!”
  我双手不自禁的紧握成拳,咬牙切齿道。
  苏羽双手放在我的肩上,声音冷静,“子陌,冷静,不要让愤怒淹没了理智。”

  我这才发现身体里仿佛是有火焰在燃烧,差点就将我吞噬完毕。深吸了一口气,全身的骨骼都松下来。我叹了一口气双手捂脸,无助道,“苏羽,我该怎么办?”
  “明天马上到了,我们现在能做的便是阻止三白和季凌的计划。所以,在这之前,你千万不能气馁。”
  我明白,因为,如果孙媛说的是真的,那么我便是对付季凌最好的武器。
  我回到房间辗转反侧,始终无法睡熟。第二天很快便来了,即便是早就算好了日子,如今还是猝不及防。

  阳光明媚的天气,却是要实施阴暗恶毒的计划的日子。
  我和季凌收拾好便去了学校的后操场处。一直到了夜晚,身后忽然刮起了一道阴风。我还来不及说话,身体已经向身后移去。身旁站着的是三白。
  “好了,七个人终于聚齐了。”
  我拧眉,见孙媛在我身旁站着,她眉目拧紧,显然是在承受着痛楚。

  孙媛还没死。我惊讶于此,却听三白冷冷讥讽,“别着急,马上你们就一起下地狱了。”
  我咬紧唇角,双眸含恨的瞪着三白。
  这个衣冠禽兽的臭道士,他不知道要害多少人的性命才肯罢休。
  “三百,你迟早会得到报应的!”
  我恨恨的瞪着三白,三白不在意的哈哈大笑,“你这句话都说了好多遍了,不过临死之前让你过过嘴瘾。”

  苏羽拿着装满我的鲜血的瓶子此时出现了,我心中酸涩的看着苏羽。
  他如今灵力大失,要如何才能打败三白和季凌?
  夜色愈加的浓黑,皎洁的月亮看起来十分圆润,此时挂在天空,让人觉得无限凄凉。一阵浓而黑的大雾之后,季凌出现在我的视线里,他今天穿了一件黑红的衣服,或许是即将得到力量,双瞳竟隐隐泛着红光。
  日期:2017-09-04 18:30:49
  阴风肆虐的席卷而来,我浑身颤抖,“季凌,你别再继续下去了,你不会成功的!”
  季凌凌厉的双眸扫过来,眼底尽是嘲讽,只是一瞬间,苏羽便持剑站在季凌面前。季凌冷笑一声,“我不是说过你抓不到我?为何还要白费功夫?”
  苏羽眸色冷清,“不管如何,都要试过才知道。”
  我看到苏羽的白剑剑身上藏着一抹红色,此时隐隐发着红光。

  两人在半空中如同旋风一般打斗,我看不清楚剑招,心中焦急。
  不一会儿,两人的动作停止了,苏羽的白剑刺在了季凌的心口处。却见季凌冷笑着,丝毫不在意,而苏羽却是一脸坚定。我紧张的看着两人,见季凌神色忽然大变,他指着苏羽半天说不出话来,最后目光落在我身上。
  那神色似哀伤,似不甘…还有更多的我看不懂的复杂。
  苏羽利落的收回白剑,冷漠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季凌。
  我明白了,苏羽的剑身用我的血浸染过,果然,孙媛说的话是真的。在我出神的时候,脖颈忽然一凉,我睁大眼睛,这才发现自己刚才松懈竟没察觉到三白。
  “不要高兴的太早,就算是你杀了季凌又如何?苏羽,你现在灵力减少,和我对战胜负未定。况且…”三白声音停顿,接着,一旁躺着的几个魂魄,还有孙媛,瞬间都站了起来。神情木讷,随着三百的指示向苏羽飞去。
  三白真是卑鄙,竟妄想用魂魄和人类来阻止苏羽。我焦急的看着苏羽,毕竟他现在灵力减退,面对的又是五个魂魄和一个人类。不说五个魂魄如何,就说孙媛,她是一个人,苏羽出招时定是只守不攻,时间一长,怕是凶多吉少。
  五个魂魄在夜色里忽明忽暗的闪着光,她们的肚子里仿佛是装着什么东西,我转眸一想,立即出声喊道,“苏羽,把血洒在肚子上。”
  此话一出,我的嘴立刻被三白捂着,苏羽也听懂了我的暗示,收回白剑,在手上快速的涂抹了随身携带的血液,一拳接一拳的打在这些魂魄上。她们便吐出了一道符纸,孙媛也一样。我心中大喜,三白则是大怒,“竟敢坏我好事!”
  闪亮的剑身在夜色里朝我刺来,我毫无招架之力,一阵刺骨的疼痛之后,我眼前昏暗,竟是看到了严寒。
  自嘲一笑,我一定是太想念他了。
  这疼痛绵延许久,我在睡梦中挣扎着,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睁开眼睛。迷蒙的光线从窗外落进来,我看着站在窗边的那个身影,很熟悉,却又很陌生。我喉咙干哑,无法发出声音,要起身身上一阵疼痛。直到窗边的身影转过头来,我才看清楚了。

  这个人生的极其俊美,一双狭长的丹凤眼深若古井,双眉长入鬓角,鼻梁高挺,薄唇如被刀削,完美弧度透着一股冷酷。他看着我朝我走来,浑身都透着一股君临天下的霸气,停在床边,“醒了。”
  我瞬间怔住,这个声音我最熟悉不过。是严寒的声音,但好像是哪里不一样,似乎比起严寒的声音更冷酷,更生硬一些。我没有去想那么多,莫大的喜悦涌上心头,眼泪模糊了双眼,“严寒,你终于回来了,我好想你。”
  本以为严寒会跟我挑逗几句,没想到他自始至终脸色都未曾变化一分,还是那般冷酷的看着我。
  我不禁疑惑,难道这不是严寒?是我认错了?
  我上下打量着严寒,他一身衣服有些古怪,脸庞跟季凌相比更加的俊美,冷酷。尤其是那一双眼睛,尤其幽深,仿佛是一滩寒冰。
  我哽咽了一下,不管他发生了多大的变化,我就是能够一眼辨别出他是严寒。但此时此刻,他看着我的目光为什么那般冷漠?
  日期:2017-09-04 18:31:17

  “夏子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