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76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没说话,老段道:“超生一个罚一万二,超生二个罚三万。好好的经济建设不抓,去抓收入。人家说,这个怀县长应该叫坏县长。一肚子坏水。”
  顾秋道:“老曹是不是受了什么打击?”
  “搞不清楚,我感觉到他已经没什么干劲了,估计有退休的念头。”
  这可不是正常现象,堂堂一个县委书记,人家都争着往上爬,他偏要选择退休。

  顾秋也不再对清平的事,做什么过多的评论,毕竟自己已经走了,现在管清平的是怀志远。
  自己又不是领导,更没资格指责他。
  再说人家怀志远才上来几天,不能就这么一棍子打死,说不定他干得不错呢?
  可老段说,“世上有些事情,明明知道是不好的,也明明知道这个人要闯祸,但偏偏就是没有人站出来防患于未然。用警方的话说,在人家没有造成实质性的犯罪时,不可以对人家采取措施,恐怕就是这样道理。”
  顾秋笑,“你也不要太悲观,现在你是纪委书记,你有权管好自己份内之事。毕竟很多人还是很害怕纪委班子的。”
  老段说,“我这个纪委书记有屁用,一把手焉了,二把手当政,到时还不得要听他的?我还是再回省纪委算了,当个不大小二的副处级干部。至少没有这么多烦心的事。”

  顾秋看着他道,“老段,做人可不能走回头路啊!既然都出来了,是不是要干出点成绩来?好马不吃回头草嘛?”
  老段喝了口酒,“什么好马不吃回头草,简直就是扯蛋。你没听说过,有句话说,浪子回头金不换?我记得有首歌里说,妹妹大胆地往前走,莫回头。可佛祖说,苦海无边,回头上岸。”
  顾秋道:“你现在怎么啦?受打击了?这么低落。”
  老段说,“哎呀,看不到希望。以前我一直以为下面的工作开展,比上面要好,没这么多顾及,哪想到会是这样子?”
  顾秋说,你喝多了,老段。
  老段道,不行,我得回去想想办法,还是调回省纪委算了。
  顾秋就笑了起来,“那你就当是旅游了一回。”
  “只能这样啦!”

  两个人在饭店里喝了个八分醉,顾秋的司机将两人送到市委宾馆。老段住楼下,在四楼。
  顾秋住楼上,在六楼。
  送走老段,他才回房间去。
  用房卡刷开了门,顾秋特意看了一下脚下,今天没有看到那张纸条。要不这几天每次回来,都有一张纸条。
  由于喝了不少酒,顾秋进房间,就倒在床上,想休息会再去洗澡。
  刚躺下,感觉想上厕所了。

  跑到卫生间,日,没纸啊!
  搞飞机的,这怎么办?
  顾秋只得忍着,打电话叫服务员送纸过来。
  不出二分钟,服务员马上将纸送到。
  顾秋在马桶上,坐了十几分钟。

  出来的时候,感觉到整个人都轻松了。他就想,干脆把澡洗了。刚脱了衣服,把身子打湿,外面又有人敲门。
  顾秋喊了句,“谁啊?”
  “服务员。”
  声音不大,顾秋围了浴巾出来,拉开门。看到门边站着一个一米六几的女子,长得比较清秀,也蛮漂亮的。
  顾秋一眼就看出,这绝对不是服务员。
  于是他问,“你谁?”
  对方说,“能让我进去再说吗?”
  顾秋道,“我在洗澡!”

  对方很执着,“那我在外面的房间等就是了!”
  顾秋正在拒绝,对方哀求的目光,让人有种恨不下心来的味道。顾秋说,“那你在客厅里坐坐。”
  顾秋进了浴室,打开水龙头。
  外面的年轻女子,打量着这房间,悄悄地将门上的保险关上。把包放下,望着浴室里犹豫起来。

  很快,她就做了一个很奇怪的举动,开始解自己的衣服。
  这是一个很苗条的年轻女子,身高一米六多,五官端正,腰肢细腻,两条腿更是象筷长一样修长。
  她解扣子的时候,很有些犹豫,但是她还是咬咬牙,把衣服解开了。
  衣服敞开,纯白色的内衣露出来,一对拳头大小的包,看起来还不错。

  她脱下衬衣,放在沙发上。又解开了牛仔裤上的扣子,本来在牛仔裤衬托下的翘臀,在她脱下裤子的瞬间,完全暴露出来。
  顾秋在浴室里洗澡,当然不知道这位不速之客已经脱了衣服。浴室里的水声,让这名女子变得有些犹豫不决。
  本来想去解内衣的,还是有些紧张,考虑再三,她还是双手伸到背后,把内衣解了。
  虽然如此,她的双手马上捧着胸部,将那对可爱的宝宝保护起来。这种浴室里,是没有门栓的。
  顾秋正用毛巾擦头,猛然发现她抱着胸闯进来了,则开始,他呆了半秒,然后就大喊起来,“你这是干嘛?出去!”

  对方一脸委屈,眼中带着泪水,“市长,让我来伺候你洗澡吧!”
  顾秋脸色一变,“出去!”
  这么一声喊,年轻女子吓了一跳,猛地跪在地上,“市长,我有冤屈啊!”
  洗了个澡,又洗了个头发,顾秋明显清醒多了。看到对方这楚楚可怜的模样,不由暗叫自己笨蛋,怎么可以如此没有防备之心把她放进来了呢?

  对方一喊冤,顾秋马上就猜测到了,此人应该就是多次给自己塞纸条的女子,因此他冷静下来,“你先出去,我穿了衣服再说。”
  年轻女子见状,双手抱着胸,咬着嘴唇退出来。
  达州市委宾馆,顾秋住的套房里,两个人面对面坐着。
  顾秋换上了正装,对面的年轻女人,则回到了没脱衣服时的模样,仿佛时间倒退一般,她还是那么完整,没有遭到任何侵袭。

  顾秋抽着烟,打量着这名女子。二十四五的年纪,体态苗条,五官端正,头发扎成马尾吊在那里。
  一条浅蓝色的牛仔裤,衬托着她修长的身子。白色的衬衣下,隆起的坡度不是太高,她这身材,应该说还可以。
  顾秋刚才目睹了她脱完衣服后的样子,当时顾秋在想,真不知道她一个女孩子,哪来这么大胆。
  只是此刻,她就象一只受惊的小鹿。
  低着头,都不敢正视顾秋的目光。
  房间里,出现空前的寂静,顾秋终于开口了,“你是谁?”

  “顾市长,我叫代佩君。”
  “多大了?”
  “二十四岁。”
  “我房间里的纸条,都是你塞的?”顾秋盯着这名女子,想到她刚才的举动,不由在心里暗自叹息。眼前的代佩君这胆小怕事,楚楚可怜的模样,只怕谁都想不明白,她会做出刚才这样的事。

  顾秋心道,从代佩君的表现来看,王市长之死,只怕真有内情。代佩君抬起头,鼓起勇气道:“是我塞的,顾市长,求求您,一定要帮王市长申冤,他是被人害死的。”
  代佩君哭了,泪眼汪汪。
  顾秋道,“你和王市长是什么关系?”
  顾秋曾经在心里分析过多次,这个塞纸条的人,有可能是王市长的女儿,或者是他的妻子。可看到对方后,他就以为代佩君是王市长之女,可对方说自己姓代,这关系就变得复杂了。
  代佩君抬起头,一脸悲愤,“我是王市长未过门的媳妇。”
  嗡——!
  顾秋的脑子,象被人踢了一下似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