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762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妹妹看着她那模样,忍不住劝了一句,“姐,你也是公门中人,应该知道国家法纪,左家的事情,我看你还是不要意气用事。”
  宁雪虹看着妹妹,“你就是太善良,你要知道,这是一个弱食强肉的世界,你不吃他,他就要吃掉你。”
  妹妹说,“我总觉得不妥,如果你真要是恨他们左家,就要用光明正大的手段,将他们击垮,让他们输得心服口服。”

  宁雪虹笑了,妹妹总是这样子,以前她看到秋天的落叶,都在哭红了眼。看到一只蚂蚁死去,也要伤心半天,她这辈子,就象一尊菩萨,那么慈悲。
  宁雪虹终于决定了,要起程回京。
  既然顾秋不愿合作,那她就要看看,这个顾家的子弟,能不能经得起左系的打击。宁雪虹走了,她在心里暗道,你总有求我的一天。
  顾秋到达州上任第二天,政府秘书长过来问,“市长,关于秘书的人选,档案都在这里了。要不要看看?”
  顾秋接过那些档案,发现只有几份,他就有些奇怪了。秘书科不可能只有这么几个人,秘书长为什么只拿这几份过来?
  秘书长可能是察觉得顾秋有疑问,他才道:“这是我仔细删选过的,觉得他们比较合适,我才敢把档案拿上来。”

  顾秋明白了,把手里的文件一放,“你先去忙吧!”
  等秘书长一走,顾秋就靠在椅子上,目光扫了几眼那些档案,这里仅仅只有四五份。自己真要在这里选一下秘书吗?
  顾秋琢磨了一番,决定自己去秘书科看看。
  达州市秘书科有好几个科室,这里的人员都是按科室安排的。顾秋走下楼,来到秘书一科。
  这里有六七个人,顾秋进去的时候,他们都在聊天。
  “哎,新来的市长你们见过吗?”
  “没见过,昨天才来,听说一来就喝醉了,哪有机会碰面?”
  “我听人家说了,新来的市长,比我们这里任何一个人的年纪都要小,好象只有二十几岁。”
  “吹皮吧,二十几岁当市长,八成是你看错了。你看我们这个科室里的人,最小的都二十八岁了,大的老刘,都四十六啦。二十几岁能当市长?”

  有人说,“他大概是不知道王市长是怎么死的!”
  所有人都愣了一下,感情这句话很敏感,那人看到大家都望着自己,这才发现有些不对劲,马上解释,“吓死的。你们想想啊,达州关系复杂,王市长哪忙得过来?工作太多,吓死了。”
  这时一名年纪大点的同志说,“你就乱说吧,到时有你好过。”
  刚才说话的那人,早吓得不敢做声了、因为他知道自己一时口快,说错了话。
  有人发现顾秋站在门口,来了好久了,也没有离开。刚才还以为他是路过,没想到他站在那里半天,一句话也没说。、有人问,“你有事吗?”

  顾秋说:“没事。”
  “没事那你站在那里干嘛?”
  顾秋说,“我看你们说话,挺有意思的,好奇了,所以就在这里听听。”
  旁边一个人说,“新来的吧?”
  顾秋道:“嗯呢。”
  “哪个科室?”
  旁边一个人道:“肯定是羡慕我们秘书科,要不他站那里半天干嘛了?告诉你,我们秘书科是不随便收人的,看到没有,在坐的这些,都是达州市有名的笔竿子。”
  顾秋道:“我知道,各位都是有才气的人。要是哪一天被上面领导看中了,做了专职秘书,那更不得了。”

  有人得意地笑了,“看来你懂的不少嘛?怎么?真想进我们秘书科?”
  顾秋笑,“我恐怕不行,没这个笔力。”
  有人说,“那也是,秘书科的要求太高了。我看你进其他科室也不错。”
  这人打量着顾秋,“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顾秋说,“顾秋。”、顾秋?
  有人笑了起来,旁边一个年长的秘书,听到顾秋与这人一问一答,又听说顾秋的名字,他心里有些奇怪了,新来的市长,不也叫顾秋吗?
  霎时,他的脸色一片惨白,冲着那名正说得欢的秘书瞪了几眼,那人估计有些得意忘形了,一时也没有领会。

  他还拍着顾秋的肩膀,“兄弟,秘书室可不是这么好进的,你还是去你们自己的科室吧!”
  顾秋还没说话,秘书长从外面走进来,一眼就看到这家伙把手搭在市长的肩膀上,还歪着嘴吹牛。秘书长心中一急,大吼了声,“刘德顺,你这是找死?还不快把你的臭手,从市长的肩膀上拿开、!”
  !!!???
  什么?

  秘书科里的人,霎时傻眼了,他?就是新来的市长?
  “你跟我来一下!”
  顾秋指着这名刚才还勾搭着自己户膀的秘书。
  科室里的人都傻眼了,眼睁睁地看着此人被顾秋带走。秘书长杨忠孝一时手足无措,他不知道刚才这些王八蛋说了些什么,看样子不会是件好事。
  这名被带走的秘书,是秘书一科里,比较有名的大嘴巴,姓邱,人称臭大嘴。
  此人喜欢乱说话,经常比领导点名批评,又因为略有点小才,这才一直留在秘书科。

  顾秋进了办公室,邱大嘴跟在后面,心中忐忑不安。
  如果说刚才还能侥幸,那现在他看到顾秋走进这间市长办公室,又坐上只有市长才有资格坐的椅子,他的心里只有绝望。
  顾秋问,“你叫什么名字?”
  邱大嘴结巴着回答,“我叫邱邱邱邱志。”
  顾秋哦了一声,“坐嘛,干嘛要这么紧张?”
  扔了支烟过去,对方有些疑惑,哪里敢去要那支烟。顾秋道,“坐下来,我们聊聊。”
  邱大嘴还是不敢坐,“市市长,我站站站着就就好好好了。”
  顾秋笑,“我有这么可怕吗?”
  邱大嘴点点头,又慌忙摇头,“不,不,不!”
  顾秋说,“你们在秘书科平时都干些什么?”

  邱大嘴说,“没干嘛,真的,什么都没干。”他本来想掩饰干什么,却又发现这话不对,什么都没干?那要你们干嘛?]邱大嘴马上解释,“哦不,我们平时也就写写稿子,讨论一下稿子怎么写,交流经验之类的。”
  顾秋心里明白,他可是当过秘书的人,象秘书科里,竞争压力大,交流经验那是扯淡,就算是真有这事,也没有人会说真话。哪个都不愿意把自己拿手的东西说出来。
  顾秋听他说这些,也不想浪费时间,直接问,“刚才你们说,我不知道前任市长是怎么死的,这是什么意思?”
  邱大嘴慌了,忙扬了扬手,“不,不,不。市市市长,他们这是瞎瞎瞎说的。”
  前任市长无故坠楼,如果没有前天那张纸条,顾秋也不会引起重视。再说,房间里突然多少这么一张纸条,顾秋心里明白,有人在试图告诉自己什么。

  今天碰巧又在秘书科听到这么一句话,顾秋自然就更加留意了。
  邱大嘴呢,听到市长问起这事,不由有些慌神。顾秋呢,脸色变得严肃起来,根本就不似刚才那样和颜悦色。
  只见他抽了口烟,缓缓道:“说说看,知道什么就说什么?”
  邱大嘴扬着手,“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真的。他们都说王市长是坠楼而死,省厅专案组也结了案,其他的我真不知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