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758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然后他就去抱苏卿,苏卿柔柔道:“不要嘛,这样不好的。”
  怀副书记嘿嘿地笑,“美女,你就不要装了,我的心思你还不懂?放心吧,我不会亏待你。”
  他就把苏卿强拉过来,按倒在沙发上,伸手一顿去碰她。
  苏卿连连喊,“不行啊,不行啊。”
  “怎么不行?放心吧,我懂的,嘿嘿——”
  看他这么色,苏卿在心里暗叹了口气,这个怀志远平时掩饰得很好嘛,每个人都说他好,其实他最坏了。

  就在怀副书记的手伸进苏卿的裙子里时,外面又有人敲门了。咚咚咚——两个人都吓了一跳,所有的动作都僵在那里。
  怀副书记说:“谁?”
  苏卿说,“不知道。”
  怀副书记松开手,苏卿坐起来,整理好了衣服。“我去看看!”她心里明白,应该是老曹。

  她这里,一般人哪敢来?
  怀副书记急了,站起来躲到门后,看看来人究竟是谁?
  苏卿打开门,果然是老曹。老曹醉迷迷的。“苏卿,苏卿!”苏卿迎上去,扶着他,“干嘛喝这么多酒呢?”
  老曹道,“今天给顾县长开的欢送会,喝多了一点。今天晚上我不走了,就睡你这!”
  苏卿回头一看,怀副书记还在自己房里呢?她这里可没有后门,进出就这么一个院子。
  在扶老曹进来的时候,苏卿想,但愿这个姓怀的机灵点,不要撞破了。
  扶着老曹摇摇晃晃进来,怀副书记早藏起来了,不见人影。苏卿暗松了口气。可老曹今天兴致好,抱着苏卿,“到房间里去吧!”一边走一边脱苏卿的衣服/。
  苏卿急啊,被老曹拉到卧室里,两个人一屁股坐下去/噗——床底下,有一个灰蒙蒙的脑袋。
  只听到苏卿说,“别急,别急,先洗个澡嘛!”
  可老曹今天性子来了,忍不住,解着苏卿的衣服,一件件往地上扔。床底下的怀副书记,两只眼睛瞪得象铜铃一样,看着这些带着苏卿体温又性感的衣服落下来,他完全傻眼了。
  可这还不是最郁闷的,很快头顶上,传来一声接一声,挺有节奏的床板响,嘎吱嘎吱——嘎吱——(求鲜花)
  。。。。。。。。。
  六月八号,省委组织部派人送他去达州任职。
  达州位于南阳东,与省城相隔四百里有余。不过去达州有高速,这倒也来去轻松。
  一路无语,车子开了一个半小时后,在服务区加油,稍作休息。
  他们要赶去达州吃中午饭,组织部的副部长不大爱说话,休息的时候,他也不下车,只是在车上吸烟。

  顾秋朝洗手间走去,女卫生间那里,一名神色冷峻,表情严肃的女子守在那里,好几名妇女被拦在门口。
  有人叽叽歪歪,“凭什么不允许我们上厕所嘛,这是公共厕所,又不是哪一个人的。”
  “对,你这是什么意思,太过份了吧!”
  站在门口的女子一言不发,只是伸手一挡,愣是让这些人无法进去。
  顾秋觉得有些奇怪,他仔细打量了几眼,发现这名女子不论是神情,还是气质,都具有那种军人的特点。

  她站在那里,就象铁钉钉住那样,牢不可破。
  而且她的手很有力度,光是这么一拦,这些人根本撼动不了她分毫。
  顾秋心里琢磨着,她应该是在为某人保驾,如果所料不差,里面的人应该大有来头。
  等顾秋从洗手间出来,女卫生间那边的矛盾已经化解了。顾秋四处张望,发现刚才那名女子跟随在另一名女子之后。
  只是那女子戴着帽子,满头秀发藏在帽子里。

  上面穿着一件白色的圆领,外面套着一件马甲,下面穿着一条七分裤,露出来的半截小腿,看起来那么完美。
  从短袖里露出来的双臂,细直可人,手腕处戴着表和饰物。这种小清新的打扮,顾秋估计对方的年龄可能不大。
  由于她是背对着顾秋,看不到她的真容。
  两人正朝一辆黑色的吉普车走去,一名守在车旁边的男子,为她拉开了门,她跳上车的瞬间,顾秋看到了那张戴墨镜的脸。
  这肯定不是一辆普通的吉普车,一看就知道不是国产货,车轮子很宽,象那种赛车一样。

  对方车子启动的时候,顾秋也上车了。
  他们到达达州的时间,是中午十一点二十。
  欢迎仪式,简单进行。
  达州班子的人,从书记到副职县长等人,全部到齐。

  组织部领导发表了简短的几句话后,大家一起鼓掌。然后顾秋说了三分钟,算是就职宣言吧!
  达州市市委书记罗汉武,一名四十出头的中年人,他看起来很有威信,达州班子在他的带领下,一一跟顾秋握手。
  罗汉武说,“欢迎你,顾秋同志。”
  顾秋跟他握手,觉得很公式化。

  中午,大家喝了个稀里糊涂。顾秋假装不胜酒力,喝个七分醉意,就再也不喝了,走路都摇摇晃晃的样子。
  罗汉武叫几个人把他送到市委宾馆。
  顾秋进去,就倒在床上,几个人笑笑,退出房间。市委秘书长吩咐宾馆经理,要安排人照顾新来的市长。
  经理有些诧异地看着顾秋,这么年轻的市长?
  眼前这男的,顶多不过二十七八岁,不象领导,反而象个秘书。但是她相信,秘书长不会开这种玩笑。
  顾秋喝倒了,罗汉武等人陪组织部领导去唱歌,跳舞。
  顾秋躺在床了休息了会,一名服务员悄悄地走进来,顾秋马上装睡,对方看了眼,又悄悄离去。
  “他还在睡!”

  “那就让他再睡会吧!”经理说。
  顾秋躺在床上,手机铃声响起,居然是陈燕的电话。顾秋喊了句陈燕姐,陈燕说,“你在哪呢?什么时候有空嘛,过来陪陪我啊!”
  顾秋苦笑,“我最近恐怕都没有时间。”
  初到达州,一切情况都不了解,哪来的时间出门啊?再说,从彤告诉过他,这里治安不好,很乱的。
  顾秋还想摸一下底呢,陈燕听说他很忙,几乎没有时间,就问顾秋,最近都忙什么?
  顾秋告诉她,自己调到达州了。
  陈燕有些惊讶,“什么时候的事?”
  “今天才到,还没有进办公室。”
  算算时间,陈燕肚子里的孩子也有六个多月了,顶多还有三个月就要生。她突然想见见顾秋。

  听说顾秋调达州了,陈燕只能放弃这想法。
  顾秋想,就是再忙,陈燕生孩子的时候,自己一定要去看看。只是目前,他初到达州。
  对于这位空降而来的市长,有些人心里是不痛快的。最懊恼丧气的,当然是最有希望得到这个宝座的人。
  他们曾经已经无限地接近了这个位置,市长突然坠楼,这应该说是一个变数,如果不出什么意外,按正常模式,他下面的人就有机会上来。
  只要这些人中间,上来任何一个人,那么他们的位置,又必须有人接替。
  这就是官场中的连锁反应,一动百动。
  可突然空降了一位市长,叫他们好不难过。
  顾秋躺在床上,休息了个把小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