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会透视,老子要报仇》
第119节

作者: 龙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其实想想倒也理解,这母夜叉看起来没对哪个男人这么信任过,唯一把自己当哥们,想让自己帮她一下,没想到自己一见面就给老头秃噜了,她能不伤心拼命!
  “好险好险,多大点事用得着疯成这样。”刘富贵心有余悸对老头说,“本来调教得很听话了,一见娘家人就来劲,幸亏您老人家深明大义。”
  “家门不幸啊。”老头苦笑,“我老头子见了手持洋枪洋炮的洋鬼子从没眨过眼,就是治不了这个女洋鬼子,从她八岁那年领回家就开始叫我破老头,破到现在。”
  “你不也是叫我女洋鬼子吗!”花湘蓉毫不相让。
  “嗨蓉蓉!”刘富贵脸一沉训她,“哪有这么跟爷爷说话的。”
  说着过去拍她屁股一下:“这么长时间没见爷爷了,也没个亲热劲儿!”
  花湘蓉一扭脸:“我不亲他,他想把我抓回去。”
  刘富贵附耳悄声说:“你不能跟破老头硬碰硬,你得用亲情软化他,没听破老头刚才说吗,我已经打动他了,这说明还有商量。”
  花湘蓉斜眼盯着刘富贵:“破老头很倔的,你怎么打动他的?奇怪啊,他刚才还帮你说话!”
  “嘿嘿。”刘富贵都要咬到花湘蓉的耳朵了,“刚刚吹了个牛逼,老头很傻很好骗,信了。”
  花湘蓉比较懵逼,她不能确定刘富贵这话是真是假,要说刘富贵吹了个牛逼这话她信,因为这是刘富贵的强项,可说老头傻,那怎么可能!
  破老头熟读兵书战策,用兵如神,鬼神莫测,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晓人和,明阴阳,懂八卦,晓奇门,知遁甲,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自比管仲乐毅之贤,抱膝危坐,笑傲风月,未出茅庐,先定三分天下……呃,跑偏了。
  反正破老头打了半辈子仗,兵者诡道也,骗了半辈子人,你一个小小的刘富贵居然说他很傻很好骗,很明显是中了破老头的“诡道十二法”,这一招叫“卑而骄之”。
  花湘蓉附耳嘁嘁喳喳跟刘富贵说出自己的想法,刘富贵笑着摇头,又附耳回去:“不是那么回事,他是真信了,反正咱俩的最终目的是让他改变想法,不带你回去,看效果呗。”
  “真的没骗我?”

  “咱俩这么好的哥们我能骗你。”刘富贵奸笑。
  “哼,谅你也不敢。”花湘蓉拿鞭子的手柄敲敲刘富贵的脑袋,“效果不好的话有你好看。”
  “效果好呢,有什么福利?”
  “少嘚瑟,肯定会奖励你!”
  看他俩鬼头鬼脑地窃窃私语,很明显是在讨论什么阴谋诡计,而且是用来对付老头的。
  想不到花老头却是越看越高兴,都笑眯了眼。
  “喂破老头,你真的可以不带我走了吗?”花湘蓉过来问他。
  啪!贴身跟着的刘富贵拍她屁股一下:“软化他。”
  哦!花湘蓉赶紧搂住爷爷的胳膊,声音变得软腻:“破老头,不要带我走好不好?”
  花老头笑着点点头:“我决定了,你就留在这里,继续干你的事业。”
  是吗?花湘蓉高兴得一下子搂住爷爷:“我就知道破老头对我最好。”
  花老头把孙女拉到一旁说:“知道最后是什么让我下定决心的吗?就是刚才你跟少年嘀嘀咕咕,那可不是装的,我看出你俩很有感情,唉,爷爷要的就是这种效果。我宁愿你跟一个穷农民在山里种地,也绝对不愿意看你跟一个女国王登记结婚,懂不懂啊女洋鬼子!”

  花湘蓉默然不语。
  她是女汉子性格,我行我素,可她知道爷爷的思想很传统,他无论如何接受不了自己取向偏差这个问题。
  以前她曾经试着改变过,可她的改变就像喝凉水都长胖的女人减肥,越减越肥,减下二斤然后再长回四斤。
  可是今天经爷爷这么一说,她也幡然想到,自己是不是跟刘富贵走得太近了?居然一点都不排斥他,他拍自己的屁股,摸自己的手,都能很坦然地接受,甚至感觉还有点小享受呢!
  花湘蓉想到此不禁脸色一红。
  “呦,还会脸红了!”爷爷亲昵地刮刮她的鼻子。

  “改变还真是大啊!”老头感慨万千,“看起来他还真把你管住了,是不是不听话就打屁股?以后你要听他的话,脾气好一点,记住,女人最大的魅力就是温柔,你要用女人的温柔软化他。”
  “爷爷,你变成婆婆妈妈了!”花湘蓉脱口说道。
  哎,哎哎!花老头笑着连连点头,眼角居然泛起泪花,女洋鬼子长这么大,头一次叫爷爷。
  孙女能有如此大的改变,刘富贵功不可没。
  “少年,我相信你会实现你的梦想。”花老头对刘富贵说,“以后遇到什么困难,尽管向爷爷开口,条件只有一个,到时候养老院建好了给老头子留个席位,我要来养老,吃自己种的粮食,喝刚冒出来的泉水,呼吸山里的空气。”
  老花头走了,再也没提带孙女回去的话题。
  刘富贵居功至伟,从此整天以花湘蓉的恩人自居,并且在一个月色朦胧的夜晚要求抱花湘蓉二分钟,被花湘蓉好一顿暴揍。
  不过刘富贵也不是很吃亏,在挨打的过程中故作慌乱摸了母夜叉硕大且肥的胸脯两把。
  进入冬季,万物萧杀,果园里再没果子可摘,农家乐的生意也进入真正的淡季,刘富贵要动身去南方了。

  吕大强被判了五年,这老家伙即使出来,也再也翻腾不起波浪,不足为惧。
  吕胜宇判了一年,但他爹吕大成还活蹦乱跳的,刘富贵同样不怕,姓吕的要报复也是针对自己,自己不在家,他们就是把农家乐砸烂了,也只能激起自己更大的怒火,所以自己不在家的这段时间应该没事。
  再说不是还有母夜叉给照看着的嘛。
  临走的时候,徒孙女们都很不舍,刘富贵挨个抱抱,表示自己最多去个十天二十天就回来。
  白笋肯定也得抱抱,都扶着自己去尿尿,也是很实在了。
  母夜叉一百个不乐意,但她不能搞特殊,只好让刘富贵抱抱。
  这小子抱着就不想放手,母夜叉身体滚圆,搂在怀里感觉很美妙,他甚至心里一软掉进温柔乡,都不想出门了。
  告别结束,母夜叉开着刘富贵的陆虎送他去坐车,路上一个劲儿碎碎念:“你小子太坏了,当着那么多人,搂我就不放开,老娘害羞了知不知道!”
  “害羞好,说明越来越有女人味儿。”刘富贵意犹未尽,舔舔嘴唇,感觉好像某种好东西刚刚吃上瘾远远没吃够。
  他之所以不开车,而选择坐动车去,就是想保持低调,因为是去买树苗,不想让南方的果农以为自己很有钱,他怕被宰。
  日期:2017-09-05 06: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