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36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疯了吗? " 王队长不敢直视我,他别开头抹了把眼泪,“陈局带队上山围剿赵龙为首的贩毒组织,那个山头您不了解,是金三角中国境内最大的贩毒枢纽,所有中转丨毒丨品和进出口原材料都窝藏在山中,山上一些猎户也都是吸丨毒丨者,用山民的身份掩盖这些交易,而且缅甸泰国中方交钱交货也是在这片山头,被称为南省最大的毒瘤,当地刑警根本不敢上去,各个城市派去的救援缉毒警也绝不踏入这座死亡之地。”

  他讲到这里更加硬咽,一只手掩唇边哭边说,“周局留下了三十七名骨干缉毒警围剿逼入山洞的赵龙和十三名爪牙,只带了为数不多的人从后山离开查找藏毒的坟头和树干,但是一去不复返。
  这两天接连下雨,山路很难走,两边都是山涧,毒贩遍布山头,也知道丨警丨察围攻的消 』 自、,周局失踪时还穿着警服,恐怕没有生还希望了。”身后年轻的刑警大喊,“周局肯定被那伙人围攻,尸首找不到也是他们给祸害了,咱们干脆灭了那座山,给周局报仇!
  见一个杀一个,我就不信杀不到凶手! " 他话音未落,所有人悲从中来,哭喊周局长,全部被极大的痛苦笼罩,病房内齐刷刷爆发出愈发高亢的哭泣声,他们全部低垂着头,役有任何人抬起眼眸看我,我呆愣凝视王队长,他由于过分悲伤而扭曲的脸庞让我找不到丝毫不相信的理由。
  我不想长寿,不想要什么,我什么都不在乎,此时我只渴望有一个人站出来告诉我这是一场谎言,一场闹剧,周容深早已凯旋而归,他想给我一个惊喜,可他担心我什么都不喜欢,我没有其他女人面对男人给予的惊喜时那般肆意的反应和喜悦,就设计了这样一出大喜大悲来迷惑我。然而我等了许久,只有无休无止的哭声,他们真挚的悲戚的眼泪,让我崩溃让我绝望,更让我发疯。
  我似乎已经失语,嗓子挤不出一个字,两枚唇瓣不停颤抖,碰撞,磕在一起痛彻心扉。我像一个哑巴,彻彻底底的聋哑人,听不到,说不出,口乌呜啊啊的闷吼着,我两只手握成枯瘦小小的拳头,朝空中挣扎挥动,我呵斤他没有死,你们哭什么,人都没有找到,为什么要说他死了。
  我的奋力挤出了针头,从皮肉下崩出,护士吓得赶紧按住,她焦急说夫人节哀。节哀两个字太直白,也太狠毒,令我所有疯狂抗拒戛然而止,我尝到自己口中的铁锈味。
  湿热猩甜的液体从喉咙底部涌出,我张开嘴还役有来得及哭喊,一口粘稠的鲜血喷了出去,溅在王队长的农领,如同纹绣了一朵妖冶而.渗烈的红梅。他垂眸看了一眼,脸色顿时青白,转身冲向门外大喊医生救人!
  几名大夫脚步匆匆刚踏进病房,我掀起盖在身上的被子,朝他们身上用力抛掷,“是你们根本不想他回来,他碍了你们的眼,挡了你们的位置,所有肮脏不堪的官僚都巴不得他死,我诅咒你们枪毙!我诅咒你们下地狱!
  " 我不断拿起库头上的东西扔打,不论什么,他们侧身躲避,谁也不敢靠近我分毫,在我攻击范围外的护士瞅准时机按倒我,他们蜂拥而上,为我注射了镇定剂。
  我剧烈喘息着,心脏被一只大手狠狠揪住,我终于遇见了自己的灵魂,它住在我的心脏里,随这一刻灰飞烟灭我缓慢而僵滞望向站在库头的王队长伸出手,他看到我那只手,哭得更加悲痛,我看不清他了,他整个人被一层水雪包裹住,模糊又遥远,我朝他艰难“夫人,省厅下了指令,周局牺牲对外必须隐瞒省几十万公丨安丨威望最高的官员,他震慑住太多凶犯,,追悼会也不能大操大办,他不只是特区的招牌,更是整个南为长久安宁消息不能谢露。”

  他说到最后没了底气,“您失去了丈夫,我们失去了一位好局长,也许特区从此再投有这样的清官了,我们会尽全力让周局的遗体荣归故里,让他在天之灵螟目,也给您一个交代。”
  我伸出的手抓在半空,抓住了一把虚无的冰冷的空气,我翻身跌下库,倒在坚硬的地上,所有人都来扶我,可扶到一半又停止,我瘦弱蜷缩的身体令他们于心不忍,生怕捏碎了我。我不知得到这个消息、的人,多少眼泪是发自内心,多少又是不得不演戏,是不是除了我都是假的。都盼着他死于非命永远不要回来。
  他是否在最后一刻还耿耿于怀我的背叛,他是否带着对我的恨意,冲入了那片枪林弹雨,他是不是根本不想回来,他不愿再看我,才借此永远逃离。我宁愿是这样,只要他还活着,即使恨我不见我,也好过他给我留下无尽的遗憾。
  周容深失踪后的几天时光里,我像是一个罪恶滔天的犯人,我不敢踏出那扇门,不敢打开窗子,也不敢触碰什么,我觉得整个世界都是一片悲哀,都在用怨恨和目光看待我,恨我毁掉了他。我在那间四面都是墙壁的病房中苦苦煎熬等待着,等他忽然出现,哪怕满身鲜血,枪口,刀疤,哪怕他忘记了我,哪怕他重伤残疾奄奄一息,都没有关系,他能回来就好,回来喊我名字,抱住我,吻一吻我。我愿意舍掉自己的生命,舍掉自己的记忆,舍掉自己悲欢离合喜怒哀乐,换他平安无恙。

  如果我知道那个深夜送别他就再也等不到他归期,我说什么都不会让他离开我。我呆滞看着窗外,从白天到黑夜,从黄昏到黎明,周而复始,一天又一天。大夫对我的倔强和抵触束手无策,几次强制我饮食都被我疯狂呕吐出来,吐得几乎废了半条命,我抗拒治疗和检查,不允许任何人靠近我,短短一周便迅速消瘦了一圈。
  保姆每天都做许多我以前爱吃的食物送到医院,可我根本看都不看一眼,只有一次她做了周容深爱吃的蟹肉蛋羹我看了许久,想起他曾经吃的模样,可我刚揍近闻了味道,就难以抑制疯狂吐酸水。
  她蹲在我面前哀求,“夫人,您吃一点好吗,强迫自己咽下去,您太瘦了,周局如果看到您这副样子,他会心疼的。”
  她伸出手为我梳了梳头发,“您有什么朋友吗,我让她们来看看您好不好,您答应我振作起来。”我面无表情注视窗外屋檐下一簇娇嫩的春叶,上面沾着像珍珠一样的露水,正顽强附着在深刻的纹路上不肯被风吹落。我觉得可笑,忍不住发出沙哑的笑声,叶子倔强的模样,真像一直以来的何笙。

  可我并没有得到一个最好的结果,或者说我得到了,但被我亲手毁灭了。我背叛了婚姻,我甚至没有脸面梦到他,他不肯入我的梦,整整七个晚上,他从不肯进入我的梦。病房外驻守了几名持枪刑警,一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照看,王队长哀求我为了周局保重自己,不要让他割舍不下,后续还有太多事在等我振作起来面对。
  日期:2017-09-20 06: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