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35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从自己手包内摸出一枚纽扣,这是很久之前,他衬衣掉落的玻拍色纽扣,我不知着了什么魔,一直留到如今甚至将它携带在身上,我喜欢它通透的颜色,更喜欢它落入我手中的那一刻。我将纽扣塞入他口袋,轻轻合拢上边缘,“是不是对我无所谓,我只是很想知道,自己伤己伤人,是不是值得我清脆笑了声,“我会一直等,等容深凯旋而归。”
  乔苍轮廓在我视线中有几分朦胧,那样的朦胧十分迷人,倘若是一个陌生女子经过,定会沉醉在这样微风掠过的晚上。
  我知道他不会告诉我,他根本没有这样的打算,他只是在诱惑我,跌入另一个不受控制的情欲深渊。我握住扶手将车门推开,_口脚刚迈出去,忽然身后传来一个陌生男人略带嘈杂的声音。

  “苍哥,周容深带一伙条子上山了,沿着龙哥留下的记号过去的,他们装备带得很充足,可山上容易迷路,而且这几天云南一直下雨,只要没翅膀能飞,上去就很难下山。”
  我身体一僵,我瞪大眼睛注视面前一团浅淡的橘黄色光,它穿梭过树影的裤隙,坠落在地上,里面盛了我单薄的身影,我迅速转过身,乔苍拿着手机,录音正不断从里面传出。
  “苍哥,不出您所料,龙哥被他们围剿了,现在根本突围不了,条子先派了一个分队把所有爪牙都讴走了,剩下十几个跟着龙哥,根本顶不住事儿,而且带队的人是周容深,龙哥要栽。”
  几秒钟”乌”乌哇哇的断线声响过后,又是那个男人的声音从听筒散出,有些急躁,“龙哥找您求支援!周容深底下一支缉毒分队要和他同归于尽。”

  乔苍的声音也传出,“周容深在吗。”男人说不在,没有看到他,不知道是不是被人护送下山了,他是局长,这些条子谁不护着他,他坐镇指挥就够咱们喝一壶了,龙哥下悬赏,搞死周容深分他一半地头。之后男人还流出多段录音,包含山中坟墓藏毒这些内情,可乔苍除了询问周容深在不在那一句,再也役有了。
  我问他什么意思。乔苍说周容深目前失踪。我心里咯瞪一跳,嘴唇一瞬间失去了颜色,白得近乎透明,“失踪。”乔苍默不作声,我收回还落在车外的脚,疯了一样朝他怒吼,“他役有出现在山上就是失踪吗?
  他就不能在宾馆等消 』 自、,就不能在山下埋伏,就不能在缉毒大队幕后指挥吗! " 我情绪激动,整个身体都难以自抑颤抖,连带着汽车也随我一起摇摇晃晃起伏摆动。乔苍非常冷静注视我有些扭曲的面容,“他被赵龙引上了山,他不可能不在山上。
  山上有毒贩的包围圈,踏入就是死路一条,赵龙役想到周容深竟然有本事避开,还带着人反包抄了他,被逼进死胡同。赵龙是亡命徒,他如果确定自己活不了,那就谁也活不了。”
  司机从驾驶位离开,站在车头抽了根烟,将空间完全留给我和乔苍。他继续说,“赵龙身边爪牙有我的人,役有在条子的队伍里发现周容深,他不一定出事,以他能耐平安脱险的希望有五成,但如果是别人,一成都没有。
  因为那座山是金三角三国毒贩聚集交易的山头。当地条子谁也不敢上去我不知自己如何下车,这一路我不停说我要回去,我要回家等他。乔苍抱着我,我身体的温度在他怀中一寸寸冷下去,我更不知自己怎样进入冷清的,没有周容深味道的别墅。
  保姆站在阳台上喂鱼,她听见动静朝门口看过来,她发现是我,刚喊了声夫人,我整个身体不稳,剧烈摇晃后直挺挺朝后面仰去。保姆惊呼一声飞奔到我跟前,想要将我扶住,可我全身都没有力气,双腿麻到失去知觉,支撑不住我不断下沉,我目无焦距凝视衣架上挂了很多天不曾被触动过的崭新警服,那是周容深留下换洗的,肩膀落了一层浅浅的灰尘。

  我仿佛看到他朝我伸出手,一如既往温柔笑着,“何笙,快过来。”我呆滞苍白的脸孔破涕为笑,忽然有了一丝力气,张开双臂朝他怀抱扑过去,可我刚跑了一步,便狠狠栽倒在冰冷的地板。我听到保姆声嘶力竭喊夫人,我视线中天地昏暗的前一秒钟,周容深身穿警服,站在万丈光芒之中,他转身对我说。“抱歉让你等我这么久,也许还会更久。”
  我陷入一团模糊弥漫的雾气中,前方是拥塞的森林,后方是役有光亮的黑暗,白雾在飞快移动,蒸腾,变成了令人窒息的灰蒙。在半空中浮荡,吞噬掉空气。
  这里荒无人烟。只有半米高的荆棘和灌木,我惊慌失措朝着能看到的方向嘶吼奔跑,求救,哭喊。
  忽然在这时,我头顶飞掠过一只巨大的鸥鸟,它来自遥远的海洋,羽毛染着我熟悉的港口的味道与巢湿,它的翅膀近在咫尺。让我误以为它是来救我,救我走出这重重遮目的雾霭。
  然而它只是不断盘旋飞翔,朝我凄厉嘶鸣,仿佛在告诉我什么,直到伴随一声剧烈的枪响,轰一下坠落在我眼前,迅速腐化为一Ju枯骨。
  从生到死眨眼之间,我被吓得止不住颤抖,跌倒在一丛树木后,捂着嘴不敢发出半点声响,几分钟过后又是几下枪击,雾气被惊天动地的暴动驱散,我朝枪声集中爆发的地方看过去,一辆警车在白雾消强的地方显露。
  从驾驶位跌跌撞撞滚下的男人正是周容深的司机,他惊恐抱头,盯着包围住警车的无数蒙面马仔,他不知说什么,月金色早已苍白如纸,那伙人并没有为此动容,反而将短枪毫不犹豫对准了他。男人忽然做出一个令我诧异的举动。
  他夺过那把枪,转身冲向了警车。他颤抖着手拉开车门,我放大的瞳孔中是昏迷不醒的周容深。他满身伤口,枕着椅背紧闭双眼。男人将枪口瞄准了他的眉心,我意识到他要杀了周容深,我顿时失声尖叫,命令他不要,可他听不到,他仿佛和我阻隔了一团白雾屏障,我眼睁睁看着他扣动扳机,闪烁着火光的子丨弹丨穿透了玻璃,在车内炸响,随意染成了浓烈的血红色。
  我撕心裂肺喊叫,满身汗水醒来,头顶晃动的白炽灯剌痛了我的眼睛和每一寸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我听到有女人的哭声,也有男人的制止声。我从浑浑噩噩里清醒,这才发现自己躺在一间病房里。库边站立许多人,有不同兵种的丨警丨察 J 也有一些陌生的医生护士,他们脸上全部是哀戚悲痛的表情,站在各个角落凝视我。
  我想要爬起来。可我役有丝毫力气,手背传来一阵尖锐的剌疼,细长冰冷的针管埋在皮肉里,汝白色液体不断流入进来,在我刚才的挣扎中浮起一块青紫。一名护士见状大喊周太太醒了,所有人都开始躁动,她弯下腰按住针头,叮嘱我再忍耐一会儿,正在为我输液,我察觉到气氛不对,我甩开她束缚我的手,看向距离我最近几番欲言又止的王队长。
  他见我盯着他,双眼迅速泛红,朝我脱帽敬礼,只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让我的心彻底沉入谷底。丨警丨察脱帽是高规格礼遇,除了被首长接见,就是对牺牲者遗体和家属的慰问,我绵轮的身体僵硬住,不由自主瞪大了眼睛。
  “周太太。”他声音微弱,弱到我不仔细听根本听不清,“周局长可能 … ”他低下头,忽然发出低低压抑的哭声,“他可能牺牲了。”这六个字像一剂丨炸丨弹,把我的理智和热血炸得山崩地裂,断壁残垣,我手指死死嵌进洁白褶皱的被单里,不可置信望着他,“牺牲?谁牺牲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