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34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乔苍说当然不会。贝贝摆手让她那边的荷官下去,对方离开不久,拿了一套崭新的殷子,贝贝说乔老板的荷官玩了两把,该换我这一边了。荷官仍旧是抛向空中让贝贝选,然后拿到我和乔苍面前查验,我没有理会殷子,而是非常疑惑盯紧了殷子盅。
  赌桌似乎只有我留意到,般子盅也换了,颜色款式都一样,唯独刚才那个口部掉了一块漆,这个却是完好,不仔细看还真没人发现得了。荷官正准备继续摇,我眼疾手快一把按住她的手,笑眯眯抬起头,“这是什么般盅。”荷官说最昔通的般盅,赌场都是这一种。我挑眉哦了一声,“我怎么不知道,赌场更新换代,用粘了胶的檀木般盅了? " 荷官下意识看向虎哥,他肇眉役吭声,我一把将般盅夺过,她要和我抢,我大呵放肆,什么地盘上有你动手的资格。荷官手在般盅边缘停住,迟疑着收了回去。

  我等她不敢再抢才打开盅盖,在炙热的白灯底下轻轻晃了晃,两方人马都能清楚看到里面三枚般子有两粒纹丝不动,始终定格在六点上。我扑啧一声笑,“哟,好东西啊,原来虎哥横扫赌场的奥妙在这儿呢。”
  乔苍眯了眯眼睛,他是老油条,他从役想到还有人敢到他地盘上欺生,玩儿这套不入流的路子,他料定没人敢,所以也没留意这些下三滥的东西,可虎哥也料定他认为自己不敢,才动了这点花活。黄毛把虎哥想得太高明,好比权贵吃腻了山珍海味,上一盘爽口的野菜,他反而看作珍俗佳肴。
  虎哥役什么本事,就是胆子大,这世道还就是撑死胆大的。乔苍叼着烟卷冷笑,虎哥看事态不对,扬起一巴掌扇在荷官脸上,怒骂,“谁他妈给你的胆子,在乔老板赌场搞花招,你活腻了! " 虎哥为了把戏做逼真,下手是真狠,荷官被扇打的半张脸顿时红肿出一条条血丝,唇角也唆出一口血,直接趴在乔苍脚下的椅子腿,差点磕了鼻梁。
  荷官哭着说我再也不敢了,我也是猪油蒙了心,想从虎哥这里多拿点报酬,想法子让您赢钱,没想到犯了忌讳虎哥抬起腿又是一脚,狠狠踩在荷官的胯骨上,她一声惨叫,哭声更烈。
  “乔老板眼睛里揉不得沙子,你这是栽我,我缺钱吗?你他妈是道上谁安C`ha 在我身边的眼线,要对我和乔老板泪匕拨离间吧。”荷官一边哭一边摇头说不敢,她朝乔苍和我哀求,放她一马,虎哥根本不知道她做了手脚。虎哥把过错推到了女人身上,但凡有点骨头的,不可能怎样了,他不承认,乔苍也无法紧抓不放,何况虎哥有点来头,在漳州势力蛮厉害,敢进大赌场赢钱,如果不是背靠大树好乘凉,谁也不会冒险,说白了真役点硬茬子撑着,钱拿不走。

  广东最牛逼的四大赌场,华章,天都,广发,还有一家是老板得罪了马副局,赌场名儿总换,现在叫什么我也不知道,这四大赌场都有一批爪牙,身手很硬,凡是眼生在当地也没多大势力的客人,赌桌上过瘾行。
  把钱拿出大门是绝对不敢的,除非有中间人给场子打招呼,也得撂下一半回敬。贝贝给虎哥点了根雪茄,他抽了两口,不动声色掀起眼皮,试探着和乔苍说,“乔老板,我一共在您场子赢了八百多万,虽然一多半是贝贝凭真本事赢的,但摊上了不懂事的荷官,我也不能栽面儿,我原封不动还回来,咱拍照样还是朋友。”
  剩下的他们自己解决,我也乐得清闲,我端起有些冷却的茶水,放在唇边吹了吹,意犹未尽品尝滋味,茶水很甜,里面加了糖,赌场都是糖茶水,给输钱的赌徒静心,也是有讲究的。
  “笙笙。”我只顾着喝茶,眼神往对面膘,役留意乔苍喊我,他侧过脸等了片刻,我这才察觉到有一束目光定格在脸上,我刚要间他怎么了,他伸出手在我唇角抹了抹,择掉一根被茶叶粘住的发丝,“白老板已经这样说了,我们也不要为难,笙笙。”
  我脊背又是一阵控制不住的发麻,乔苍似乎适应了,他喊得很顺口,而且越喊越,渝悦,眉梢眼角都是藏不住玩味和笑意。我不动声色放下杯子,将倾靠他肩头的身体朝一边挪开,“当然,虎哥也是一条汉子,道上多条朋友多条路,也不是什么大事,手下人不规矩,怎么也不能怪虎哥。”
  他听我这么说松了口气,乔苍地盘上玩花活被揭穿了,这可是太岁头上动土,怎么也要留下身上一点物件,比如切两根手指买教训,能还钱了事,也是捡了大便宜。

  虎哥盼咐贝贝把事情办得乔老板满意为止,以后笙笙小姐去漳州,一定记得好好招待。他们又喝了几杯茶,两方起身告辞,我和乔苍先从赌场出来,坐进车厢后男人问去哪里,乔苍似笑非笑侧过脸看我,“何小姐要回去吗。”
  我说当然,事情我给你办完了,乔先生答应我的也不要忘记。他嗯了声,“自然,只是有些内情,外面人多口杂,何小姐去我的住处,我细细和你说,怎样。”
  我皱眉看乔苍,“原来乔先生根本不打算告诉我,是耍我玩。”他说我从不骗女人。“乔先生骗得还少吗。”
  我嗤笑出来,“常小姐是那么有心机的女人,照样被自己丈夫骗得团团转,你分明和我在一起,却骗她在忙公事。”我目光落在他好看的唇上,他唇很薄。薄唇男人大多薄情,吻过许多女人,却不曾在谁身上长久停留。
  “乔先生这副皮相,配上花言巧语,天生就有一万种哄骗女人上当的招数。”他被我咄咄逼人的玫击逗笑,“我说我仅仅不骗你,其他女人在我眼中算不得女人。”他手伸过来,指尖增掉我下巴残留的已经干涸的茶叶末,“只有睡过后让我记忆深刻的女人,才会在我这里留下痕迹。”

  他另一只手隔着农服戳了戳自己心脏位置,他眼底有一丝戏谑,此时天色渐沉,路灯已经亮起,光束昏暗,透过玻璃映照在他脸上,他十分清俊,但又十分危险。他原本就是一个危险至极的男人,只是我最初看不透,错把充满荫谋的靠近当作了情欲的诱惑,险些掉入其中不能自拔,毁掉了我的一切。
  我冷笑说,“你真的喜欢我吗。”他一怔,役有预料我会如此直白。他反问我为什么提起这个。住果 n 目女廿石义‘之‘ " 我面无表情朝他逼近,手指握起他衣领,我感觉到掌心捏住了一枚纽扣,随着我不断收紧,而更加坚硬了我的皮肉,“你到底是在利用我,击溃周容深的底线,还是真的被我迷住,才想尽一切办法得到我。”
  他身体倚在靠背,眉眼陷入黑暗,我看不透他,只能在如同盲人般的世界与想象中那双犀利的眼眸对视,我不是周容深的女人,你会这样吗。”乔苍轻浅绵延的呼吸一点点喷洒在我脸上,他起初很稳,后来忽然有了一丝起伏,我将他衣领松开,掌心空空如也,铬痛了我很久的白色纽扣陷入褶皱的层叠中,仍旧牢固系在上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