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104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律师,我知道你很有学问,但是有时候道上的事情,需要用道上的方式去解决,现在我觉得有人要脏我,那我也只好脏回去了。”我认真的说。
  梁律师笑了一下,说:“虽然不同意你的话,但是不管怎么样,我是你的律师,我还是会为你服务的。”
  我笑了一下, 我说:“所以我喜欢你这个人。”
  梁英无奈的摇头,显然已经被我的脸皮给打败了,我也没有多说什么,静静的等着这件事就行了。
  我没有回家,而是在世纪大酒店开了房间,我一回家,就觉得不舒服,我也会让我的家人不舒服,我永远记得我被抓的时候啊召的眼神,真的很心碎,虽然这个小家伙看上去对我冷冰冰的,但是当我被抓的时候,他的眼睛里是愤怒,是惶惶不安,但是他的性格又冷的很。
  不愿意去诉说,不愿意去求助,这才是一个三岁的孩子啊,怎么感情就这么细腻了,性格也不是很好,我不喜欢冷傲的性格,像我这样的性格才好。
  王静把报纸放下,说:“满城风雨,你又上了头条了,但是,都是讨伐你的。”
  我端着酒杯,看着王静,她姣好的身材,在一套火红的内衣衬托下,像是绽放燃烧的红牡丹一样,他知道我出事了,第一时间就来找我了。
  我有些头疼的坐下来,我问:“你就这么闲吗?不能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吗?”
  “你需要我,你饥渴,孤独,没有人能了解你的内心,更不知道你想要什么,只有我知道,所以,我就来了,而且,我还在你这投资了两个亿,难道我不应该看紧你吗?万一你出事了,怎么办?”王静笑着问。

  她摸着我的胸膛,酥酥麻麻的,让我有点受不了,推开了她的手,我喝了一口红酒,现在有点醉生梦死的感觉,很不好,我虽然想做点事情,但是我现在那都不能去,什么都不能做。
  如果张栋那个王八蛋被挑唆,真的要控告我的话,那我就是打官司都把事情给耽误了,所以我现在只能听梁英的话,老实一点,等着冷超把事情给我办好。
  王静像一只猫一样趴上来,双腿夹着我,控制我的身体,让我动不了,我有点累了,就闭上眼睛,我说:“你也这么撩太子跟他二哥的吗?”
  王静听了,就不高兴的坐起来,一板正经,说:“他们跟你不一样,我是为了利用他们才跟他们上床,我是爱你才跟你上床,还有谁还能没有一个过去?我希望你不要在提过去的事,否则,你会很难过。”
  我斜着眼看着王静,不屑的笑了一下,我永远记得这个女人高冷的样子,但是她风*起来也是让人印象深刻。
  “你对太子了解吗?”我问。

  王静笑了起来,说:“野性十足,一开始,我要对付你的时候,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他的计划,是干掉你,然后吞并你的财产,但是他没想到,被你给打败了,他看到你有才华,有钱,就想利用你帮他打败他的二哥,一开始,我并没有提醒你,因为那时候,我还是你的仇人。”
  我听着就意外的看着王静,我问:“什么时候?”
  “你还记得你们决战的那天晚上吗?我本来想要太子杀了你的,他没有,而是跟你成为了兄弟,也就是那个时候,我恼羞成怒,去找了他二哥,把他想要利用你对付他二哥的事情告诉了对方,你知道的,他们三个兄弟,没有一个是好鸟,所以,对方就来了。”王静说。
  我听着王静的话,就眯起了眼睛,太子,是个好演员啊,从一开始,我们都被他给演了。
  太子接触我,是别有用心,我一开始以为他的脑子不够用,但是没想到,脑子不够用的是我,我无奈的笑了一下,真是人心隔肚皮,但是我也没有办法,那个时候,我刚好无助,需要他帮我。
  而太子,也是一头沉睡的黑龙啊,为了腾飞,也是能下的了血本,现在想想他有的一些奇怪的举动,就都能解释的通了。
  怪不得,他敢贪,怪不得,他敢在缅甸矿区用那种血腥的方式来欺骗我,原来,一切都是有缘由的,那就是,他想独占我打下来的江山。
  原理如此,原来是他早就计划好的,我苦笑了一下,如果我没有进去坐牢,估计现在我跟他已经打起来了,而且,还会死的很惨,因为,缅甸是他的地盘,他没有在我得到矿区之后立马杀了我,是因为我跟丁瑞跟缅甸政府军还有交易,还很重要。
  等我在缅甸的关系淡化了,他崛起了,那么就是我的死期,我摇晃着酒杯,花花他们筹划的那么精密,都没有能从我手里把矿区夺走,但是没想到最后是太子这种温水煮青蛙的方式,把我的矿区夺走了。
  我一口喝掉红酒,我心里很担心,如果他接近我是早有预谋的话, 那么他拉拢张奇呢?我觉得太子不会有好心要跟张奇一起做生意,现在想想,张奇就危险了。
  张奇是真的没有脑子,就是一个暴躁的非主流,我还记得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得罪了王老板,也因为如此,他的手筋才会被挑断,现在他又跟着太子混,虽然看上去他混的很好,什么独臂阎王,但是就是个笑话。
  太子聪明啊,我突然坐起来,我想起来一件事,我杀太子二哥的时候,那个金丝眼跑了,太子突然变得这么聪明,又变得未雨绸缪,我觉得可能跟他有关系。
  如果是他的话,那就厉害了,我永远记得这个金丝眼,他的聪明与阴险,我都害怕。
  “王静,你了解太子的大哥吗?”我问。
  王静,皱起了眉头,说:“我跟魏家的关系,是因为我爸爸,我爸爸他因为生意的关系,常常走缅甸,带一些游客过去,但是你知道的,边境嘛,偶尔会带一些违禁品,我爸爸就是帮老杂毛带违禁品的,因此,我也就结识了魏家的人,他们的大哥很神秘,一直都在美国,但是却是他们魏家的核心的存在,老杂毛有一半的钱,都去了美国。”
  我问:“为什么?”
  “为什么?他们在缅甸矿区的每一分钱,都是带血的钱,毒,矿工,奴隶,抢劫,哪一样钱是没有血的?而且,他们的东西,都是卖到美国的,所以,美国人早就想抓他们了,但是老杂毛一直能安然无恙,这是为什么?当然是因为他们的大哥在美国打点了,还有,我听我爸爸说,他们魏家人的钱,都到了美国,从非法资金,变成了洗白的钱,总之,他们这个大哥,很危险。”王静说。
  我点了点头,王静说的,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他让我想到了一点,我现在终于知道太子为什么这么急需要钱了,我猜,他应该把钱送到美国洗白了,手里面又缺钱,所以才要张奇来找我,跟他们一起赌石的。
  我看着王静,我问:“那他们洗白的钱,到那了?总不能白白的就给他们大哥吧?”
  “产业,他们在美国开了几百家皮包公司,投资房地产,娱乐业,珠宝公司,事业做的很大,至于钱到那了,我也不知道。”王静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