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752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我们先回去再说吧!”
  一行人又返回芳菲公司,考察团的同志说,“我们明天继续去考察,选一个最佳的地址。白总就留下来,跟你们领导接触。”
  顾秋说,“那我走了!我会让省长和你面谈的。”
  白若兰当然不信,顾秋一个小小的县长,搬得动省长?
  顾秋出门后,第一个电话打给杜省长。
  杜省长惊讶的喊,“什么?谈下来了?”
  顾秋说,“没有谈下来,是需要您出面,她现在跟我摆架子呢!”杜省长说,“这个没问题,我们可以约个时间地点,面对面交流。”

  顾秋说行,那剩下就没我什么事了,我回清平了。
  杜省长说,“什么话?你给左书记打个电话。让他也知道这事。”
  杜省长让顾秋打电话,当然是把这个人情送给顾秋,这可是大功一件。顾秋说,“还是您跟他好勾通一些吧?我哪说得上话?”
  杜省长闻言不悦,“叫你打你就打!”
  没办法,顾秋只好亲自去省委大院。

  孔秘书见到顾秋来了,说老板很忙。顾秋道:“再忙你也得进去通报一声,说我有急事。真的很重要。”
  孔秘书说,“那我试试。”
  左书记正和几位厅长在说话,孔秘书悄悄地递了张纸条给他。左书记很随意的扫了眼,将纸条收起来。
  “那今天就这样吧,你们再回去研究一下。”
  几位厅长自然明白,左书记有更重要的事情,当他们退出来的时候,就看到顾秋在秘书室等。
  顾秋走进去,左书记问,“什么事情这么急?”
  顾秋说,“白氏集团的投资项目已经审批下来了,现在他们看中得月山庄那个环境,估计得从那里入手。”

  左书记心头一震,左安邦不是信誓旦旦跟我说,有把握搞下来,结果白忙一场。
  才过了二天,顾秋居然把项目弄下来了?
  得月山庄这地方,他也知道,并且去泡了一回。
  左书记说,“既然下来了,那就让杜一文去谈,由政府出面。”
  顾秋说,“那你跟他去说,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我得回清平去。”
  左书记故意问,“你没告诉杜一文?”
  顾秋说,“没有啊!”
  左书记笑了起来,“那好吧,你先回清平县。”
  顾秋站起来就走,左书记喊了句,“等下。”
  顾秋还以为有什么事呢,结果他扔了二条烟过来,“拿去吧!”
  擦,就奖励这个?

  顾秋接过烟,“谢谢左叔!”
  左书记叫秘书给杜一文打电话,杜省长匆匆而来,左书记吩咐道,“白氏集团投资的事情,你去跑一趟。尽可能的给予人家最大政策上的优惠。”
  杜省长说,“好的,我这就跟他们接头。”
  本来这事,完全不需要杜省长出面,不过这次杜省长亲自给夏芳菲电话,说是要见个面谈一下。
  夏芳菲说,“白总就在酒店里,你可以安排秘书与她接触。我最近有些忙,压力很大。”

  杜省长说,“是不是资金上的问题?”
  夏芳菲说,“没有,没有。”
  杜一文猜测到,肯定是资金上的事。他当时都不明白,夏芳菲从哪里弄来这么多钱,自己跑去办了个公司,这件事情,他一点都不知情。
  于是他就想通过见面,与夏芳菲沟通一下。
  “晚上一起喝茶,我有些事情想问问你。”
  夏芳菲犹豫了,“看情况吧!”
  杜一文说,“就这么定了,晚上我在茶楼等你。”
  夏芳菲就坐在那里发呆,当初的茶语轩,已经成为了过去式,而且自己已经和顾秋这小子,唉!

  此刻的夏芳菲有些焦灼,猛然发现,自己都迷茫了。
  就在她发愣的时候,顾秋来敲门,夏芳菲缓过神来,顾秋笑笑着走进来喊,“芳菲姐,庆祝一下吧!”
  夏芳菲说,“庆祝什么?”
  顾秋道:“好不容易有了进展,晚上庆祝一下?明天我就要回清平了。为我们的胜利喝点什么?”

  夏芳菲笑了下,“你准备怎么庆祝?”
  顾秋说,“随你吧,去哪都行。”
  夏芳菲说,“那就你定地方,不要太奢侈了。”
  顾秋笑着道:“你说不要奢侈的话,我倒是有个地方。地道的家乡口味。”
  夏芳菲点点头,“行啊!就这么定了。”
  顾秋挥挥手,“那我走了,晚点来接你。”
  出了门,他就直奔周小洁的饭店,今天晚上要好好布置一下!
  答应了顾秋,这才发现自己刚才还答应了杜省长。

  夏芳菲有些失神了,自语道,我这是怎么啦?
  明明都答应了杜一文,跟顾秋说话的时候,居然把杜一文忘在脑后。夏芳菲的脑海里,同时浮现两个男人的影子,一老一少。
  不管自己曾经,多么眷恋杜一文,甚至与他一度知己,最终还是与顾秋,不明不白地发生了关系。
  夏芳菲是一个骨子里很传统的女人,她对爱情的渴望,几乎到了执着的地步。
  可惜,自己这个大了顾秋一截的女人,却多次与他发生暧昧,最终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神女也有爱,只是她们不曾将爱表现在脸上。
  她们会用普通人做不到的方式,掩饰自己内心的感受。看似风轻云淡,实际上激情澎湃。
  如果不是顾秋点燃了她心中的激情,连她自己都不会想到,身体里间然埋藏着这么深的渴望。
  她们的爱情,就象蕴酿在地下的火山,没有特殊的环境,永远都不来爆发出来,一旦爆发,将如洪水猛兽,不可收拾。
  夏芳菲坐在那里发呆,脑海里时而是杜一文的影子,时而又是与顾秋缠绵悱恻的片断。

  留在她记忆深处最清晰的,不是杜一文,也不是顾秋强行占有她的那一回。而是第一次,两个人在那个雨夜,稀里糊涂的拥吻。
  她到现在都搞不清楚,到底吻是的杜一文,还是顾秋。身体里表现出来的需要,出卖了她平时那种端庄,秀丽,恬静的形象。
  夏芳菲一直在想,为什么顾秋那天晚上强迫自己的时候,自己没有太多的反抗,或许就是在那个晚上,两个人的梦中交吻,激醒了她内心深处的渴望。
  一个三十岁的女人,不可能没有爱。
  正象鲁迅先生说的那样,世上本没有爱,做的次数多了,也就有了爱。
  感情是培养出来的,这句话应该是永恒不变的真理。
  在当今社会,很多男人女人,出于各种压力,勉强走到一起生活过日子,他们之间有爱吗?

  没有,至少大部分人都没有,但是他们天天都在为了下一代而做。
  或许时间一久,经过磨合期后,两人会发现,原来彼此都还算适合自己。虽然他(她)不是自己一生追求的,却也凑合,于是,下定了决心。反正人生如戏,这辈子眼睛一睁一闭就过去了。
  爱,因生命而存在,那是一种伟大。
  爱,因生活而存在,那是一种需要。
  不管你追求的是伟大,还是需要,在现实的生活而前,只有服从。
  夏芳菲一直在想,上天安排的这段缘份,自己是服从?还是继续反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