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74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也在想这个问题,但不管是不是他的,至少人家已经答应了。对眼前这方山水,顾秋很有把握。
  当两人回到酒店里的时候,黎小敏和从彤在那里聊天,王为杰和陆一丹不见人影。
  杜小马问,“你们怎么没去按摩?”
  从彤说,“按过了啊!你们去哪了?”

  杜小马道:“刚才顾秋说要去看看那个西楼先生,我们去了他的别墅。”
  两人听说顾秋去见山庄的主人了,不由有些好奇,“见到了吗?”
  顾秋说,“见到了。哎,王书记呢?”
  黎小敏说,“回房间去了,一丹好象很不高兴。”
  “出什么事啦?”

  黎小敏说,“这个要问你们,刚才都干了些干什么?”
  两人当然不知道,“没有啊,我们就按个摩,然后去得月楼了。”
  顾秋说,“走,去看看!”
  四人来到王为杰和陆一丹的房间外面,听到陆一丹在吵,“再也不相信你了,你就是一个*鬼,见一个喜欢一个。不就是人家*大嘛,可她毕竟只是个小姐,人尽可夫,你居然这样对我!”
  王为杰的声音,“没有啊,你误会了,我只是按个摩,又没干别的。”
  陆一丹把枕头扔过来,“鬼才相信你,王为杰,我警告你,以后不要再碰我了!回去后我就找个男朋友,从此我们两个井水不犯河水。”
  听到他们在吵架,顾秋说,“走吧,让他自己去搞定。”
  时间不早了,都十二点多了呢,两对夫妻各自回房。

  从彤问,“王为杰真干坏事了?”
  顾秋坐在床边看着从彤道,“我哪知道。他说去上厕所,就没跟过来了。”从彤道:“你们这些男人,还真的只能寸步不离,转过背就干坏事。”
  顾秋说我没有,不信你检查。
  “检查你个头!”从彤瞪了他一眼,这有什么好检查的?谁不知道顾秋那方面的能力?不管他怎么折腾,用不了半小时就能生龙活虎的。
  从彤白了他一眼,“别闹,人家还没准备好。”
  顾秋的手去碰从彤,从彤急了,轻点!话还没完,胸前已经湿了一片。
  她就急得拼命打,“叫你轻点,还那么重。”
  顾秋说,“反正你要挤出来的,要是过几天不挤,奶水就没了。”从彤说,“你不说我差点忘了,可怎么挤啊?”
  顾秋笑笑着,“我来帮你!”
  从彤不干,“你尽干坏事。”

  顾秋把她的衣服脱下来,“我来帮你!”然后嘴巴就盖上去,象个小孩子似的拱在从彤的怀里。
  顾秋他们在得月山庄呆了三天,被一个电话打了回来。
  夏芳菲告诉顾秋,“考察组的报告出来了,可能很麻烦。”
  顾秋就急了,问夏芳菲说,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夏芳菲告诉他,“他们考虑的因素很多,一是环境,二是交通,三是地方气氛等等。”
  顾秋爆了句粗口,“麻痹的这些新加坡人必名堂真多。算了,我现在回去。”
  听到顾秋爆粗口,夏芳菲在那边皱了皱眉,觉得不可思议。
  这个消息同样传到左安邦耳朵里,左安邦心里暗道,这个考察团真是个麻烦,这么大的地方,就没有一个他们满意的?他就想去找白若兰,希望能绝处逢生。

  左书记也听闻了此事,暗叹可惜。
  当然,能够把这笔投资拉下来,对南阳省来说,未必不是件好事。有了第一笔投资,就不怕第二笔,第三笔。
  白氏集团是个大公司,能将他们引进来,影响力也不少。
  左安邦自告奋勇,再去试试。
  他说我跟白老先生有些交情,说不定可以说服他。
  左书记听说他要再去试,也同意了他的意见。当左安邦找到白若兰的时候,白若兰很直接的回绝了他。
  如果这是私事,我可以考虑你的意见,但这是公事,我不可能感情用事,公事就必须公事公办。
  左安邦还真没什么办法,缠了半天,没有半点效果。夏芳菲也找过了,夏芳菲对于考察团的结果,也感到很失望。
  如果他们不在这里投资,夏芳菲只有铤而走险,去贷款自己搞医院。
  只不过她要去贷几个亿,的确有些难度。
  左安邦觉得很没劲,因为他在叔叔面前许下诺言,一定要说服他们。
  可人家白若兰根本就不同意,她说考察团的意见,自己无法改变。左安邦一气之下,离开了芳菲公司。

  顾秋在当天下午赶到省城,他打听到了白若兰他们一行,是明天下午的机票。
  因此他叫了夏芳菲,把白若兰喊到一起,“若兰小姐,这几天辛苦了,什么时候回新加坡?”
  白若兰说,“明天下午的机票,怎么?你又要来当说客?刚才左安邦同志被我们气得七窍冒烟离开了,你要是肺活量差的话,还是别提项目的事,我一个人做不了主,他们代表的是集团的利益,不会听我一个人的。”
  顾秋笑,“我知道,只是你误会了,我又不是要过来当说客的。再说,投资这种事情,要你情我愿,又不能强迫?这跟两夫妻过日子是一样的,总得两个人合拍才行。一头热的话,那注定只能单相思。若兰小姐你说是吗?”
  白若兰眉头皱起来,“你这是什么意思?”
  顾秋抱歉地一笑,“SORRY,我忘记了,不能说得这么深奥,你是新加坡人嘛。”
  他看着白若兰,“其实我今天过来,只是想尽地主之宜,请大家吃顿饭,也算是朋友一场,为你们饯行吧!”
  白若兰扬了扬眉头,夏芳菲解释,“他想请你们吃饭,给你们饯行。”
  白若兰道,“好啊!但不能代表政府,只代表个人。”

  顾秋道:“在你面前,什么时候代表政府了?我什么时候都只能代表个人。”
  白若兰说,“那好吧!夏芳姐,一起去吧!”
  顾秋早安排车子,把众人接上车。
  也没有说去哪里吃饭,白若兰以为就在附近,结果上车之后,车子直奔绕城高速。
  白若兰对这里的环境并不熟悉,以为这是正常路线,夏芳菲看出苗问,悄悄捅了一下顾秋,这是要去哪?
  顾秋只是笑了下,也没做声。
  等车子到了效区,白若兰才发现不对劲,“你这是演哪一出?”
  顾秋说,“别急啊,好不容易有个机会,征得白总的同意,要玩就要玩得开心点。”
  白若兰说,“这是要去哪?”
  顾秋道:“一个令人心驰神往的地方。”
  对顾秋的话,白若兰肯定是不信的。但是都上了高速,他们也没有办法。
  顾秋请了王为杰帮忙,王为杰此刻就在得月山庄候着。
  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坐得白若兰有些恼火。

  顾秋呢,也不着急,先是叫司机把车子绕着得月山庄这个湖转了一圈。
  然后把车停下来,夕阳斜照,顾秋下了车,望着微波荡漾湖面,对面就是得月山庄,顾秋道:“都下来吧!看看这里的景色如何?”
  夏芳菲先下车,其他们也跟着下车,唯有白若兰坐车上不动。
  顾秋说,“你也下来看看,行不行,我不勉强的。”
  白若兰说,“我真不应该相信你!”
  顾秋道,“你不下来?那我抱你下来!”

  白若兰瞪了他一眼,那眼神分明就是警告,“你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