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251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孙才思考着说,“是得好好研究研究。我估计他待不长,得合适安排,让他顺利的度过,既不能让他感觉到冷落,又不能太辛苦。”
  “是啊,这个是真头疼。咱们基地的培训任务一向不重,事情不多,合适的工作还真没有。让他坐办公室?”张世杰说。
  孙才摇头,“不合适。他这个年纪正是摩拳擦掌想干事业的时期,你让他坐办公室他肯定不满意。”
  “那可没有了,真让他当战术教官吧。”张世杰沉声道。
  思索了一阵子,孙才眼睛一亮,道,“有了。”
  “什么?”张世杰说。
  孙才说道,“有个电影要在咱们这里拍摄取景,我看让他去当战术指导是不错的。年轻人嘛,这个肯定是对胃口的,又能表现自己的军事素质。这个好,越想越合适。”
  张世杰想了一下,眼睛也亮了起来,“对啊!没错!这个太合适了!那个电影要拍多久?发挥空间怎么样?”

  “起码一个月,很多景要在这里取,到时候海军陆战队的也要来部队配合拍摄。不管怎么样,先应付掉一个月,没准他待腻了走了。”孙才说道。
  “行,那这么安排!”
  李牧坦然接受了一切。
  包括独立小院正军级待遇,以及那台崭新的陆地巡洋舰,以及每个月多出的一万多块钱工资。

  哦,他还有军队教育人员的津贴。
  好歹也是年收近百万的高级薪酬干部了,他可是有许多补贴津贴的,单单是特殊人才津贴有好些钱钱。
  他的存款连他自己都搞不清楚有多少,因为这些年来,除了在南京买了一套房子之外,他没有任何大笔的支出。
  平常所需要用到的消耗的,全都是配给,列入后勤补给系统的,想花钱都没地方花去。
  当然他这点年收是不值得一提的,尤其是与大陆控股集团几个发小,是点零花钱。如果他没有撤出企业,现如今也是个亿万富豪了。但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更何况他的心思不在赚钱面。
  军衔还在,级别正团,兜兜转转副军到正团。只是有一点是必须要看到的,既然他的军衔还在,那么恢复级别也只是时间问题,并且相信不会很久——因为军衔制的改革在即,军衔要和级别相匹配,既然他的军衔不会变,那么级别要变。
  想通了这些之后,李牧放轻松了。
  正如耿直老前辈所说,权当休息练内功了。
  他实际也是有所预感的,以他这样的工作方式,在当前的政策之下,的的确确的显得太过于扎眼,并且不那么的符合庸之道,自然的要给他换下来。
  院子很舒适,是李牧喜欢的农家小院样式,并且是标准的部队风格,很接底气。房间多得用不完,除王国庆一个房间,以及陈春英和她的丈夫一个房间,李瑾钰一个小闺房,李牧住了主卧,还有足足三个客房,以及相关的房间。
  二公主还没到,要过个几天,等冯玉叶把手的事情处理完了,把她给送过来。陈春英的丈夫陈尚武也是警卫团的军官,为了让他们小夫妻俩不至于两地分居,李牧也把他给调了过来。
  李牧的老妈要跟着过来照顾的,但李牧拒绝了。李牧老爹的封建思想较严重,重男轻女,尽管对孙子孙女一样的疼爱,但对孙子更加重视。李牧知道这一点,又不能让二老分隔两地,没答应让老妈过来。

  他自信一个人能搞掂女儿。
  关键是他不会像冯玉叶那样宠着李瑾钰。在对待儿女的这个方面,冯玉叶的观点是非常鲜明的,对儿子要求很严格,对女儿却很宽松,这导致了李瑾钰现在脱缰野马一般的性格,糟糕的地方在于——冯玉叶认为这样很好!
  长大了还嫁得出去嘛!
  李牧因此第一次拿出一家之主的权威,硬生生的把李瑾钰从冯玉叶身边夺走了。
  第二天,张世杰亲自带着李牧到了给他安排的办公室,同样的是超级待遇,基地最好的一间办公室。
  李牧在大班椅坐下笑着说,“我当副军职的时候都没这待遇,没想到降了正团反倒享受了,不错。”

  张世杰听了个稀里糊涂,但没敢多问,连忙前汇报,道,“首长……”
  “讲过了不要叫首长,张司令你这是怎么回事。”李牧打断他的话。
  张世杰连忙说,“是,李教官,是这个样子,关于你的工作,基地是这样安排的。过几天会有一个摄制组过来拍戏,咱们这个基地是协作单位之一,基地决定由你来担任该影片的战术指导……”
  “拍戏?”李牧很意外,“这个玩笑可真是……张司令,你知道我是搞突击队出身的,拍戏算了吧,我是战术教官,当然要做战术教官的工作。”
  张世杰为难地说,“李教官,咱们基地近期没有集训任务,唯一的一件大事,是配合剧组完成好拍摄任务。这可是海军政治部提出要支持的工作。”
  “来头这么大?”李牧微微皱眉,他是以为只是个什么抗日神剧之类的影片,要么是哗然取众的没有丝毫军事常识的军事爱情片,他一向是瞧不那样的片子的。
  他当然的知道宣传工作的重要性。

  思考了一阵子,他点头说,“行,那我当这个战术指导。”
  “好的,李教官,回头我让宣传科的小林来找你,她具体负责沟通接洽。”张世杰说,“那我不打扰你了。”
  李牧问王国庆,“给你安排什么工作了?”
  王国庆说,“没有。”
  “走,去靶场。”李牧一拍大腿,“好些日子没打枪了,浑身都不得劲。”
  王国庆也笑了,“是啊,从叙利亚回来一直没开过枪。”
  “你前几天不是开了两枪。”李牧笑道。
  王国庆呵呵笑。
  发泄的最好方式是射击,当五公里越野也无法充分表达的时候,用无数的弹药以及各种方式的射击动作来宣泄,绝对是男人以及军人最好的选择。
  靶场有值班人员,李牧提出要求的时候,他们没有丝毫的犹豫,马把武器和弹药搬了出来安排射击。管理规定要求,实弹射击必须有副团职干部在场组织监督,而李牧自己本人是正团职干部,基本是想打打。
  “先搬一箱过来,准备八一杠和十二点七重机。”李牧说。
  值班人员马去布置,但是弹药他们却没有按照李牧说的搬了一箱过来,而是只是取了几盒。一箱子丨弹丨有千发,怎么可能会打千发子丨弹丨。这新来的教官只是想过过手瘾罢了。十二点七毫米口径重机枪子丨弹丨更不用说了,打个几十发肩膀要受不了。
  靶场很大,设置了部队所有的射击模式,在步兵部队射击模式的基础增加了特种作战实战射击的样式,想怎么折腾都行。
  李牧和王国庆一人提了一把装了满单机子丨弹丨的八一杠站在了射击位置,李牧说,“怎么着,先立姿无依托固定靶?”
  “头儿,怎么都是行的。”王国庆信心满满。

  “那行,说好了,一款两局,精度和命各一局,谁输得多,今晚谁请刷火锅。”李牧道。
  “没问题!”
  日期:2017-09-05 06: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