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33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拍了女郎屁股一下,朝乔苍这边眼神示意,女郎很懂事,主动给乔苍敬烟,乔苍手一挡,从面前推开,“抽不惯这牌子,免了。”
  女郎莞尔一笑,满脸的骚媚相,“久闻苍哥大名。”虎哥指了指女郎,“我可以作证,贝贝对乔老板的英雄事迹很是仰慕。”我扑畴一声笑,“贝贝,我养了一只刁、母狗,也叫贝贝,就是味道骚,天天掉毛。”

  乔苍在我旁边笑而不语,他为了遮掩自己笑容,用打火机挡住了唇,做出点烟的样子,贝贝听我挖苦嘲讽脸色有些不好看,上下打量我,很不屑一顾,“这位是? " 我正要报上一个假名字,乔苍握住我的手先开口,“笙笙。”
  我头皮一阵发麻,鸡皮疙瘩瞬间浮起一层,乔苍似乎也不习惯,念完壁了壁眉头,打火机不止遮住了唇,连半张脸都遮住了。
  道上人都役见过乔苍这么肉麻,他一向甩出个眼神冷得对方骨头里冒寒气,忽然这么柔情似水,虎哥舔了舔嘴唇也有些愣住。他察觉到我们之间气氛微妙,他哈哈大笑,将贝贝拉入自己怀里,摸着她一对大乃子说,“乔老板带来的人想必在赌桌上一定很有本事,绝不是绣花枕头,,息得有点绝活。”
  虎哥低下头捧住贝贝的脸,在她嘴唇上狠狠啃了一口,“有把握赢吗。”贝贝不知朝我是朝乔苍抛了个媚眼,娇滴滴说。“我跟虎哥走南闯北什么阵仗没见过,难道还怕过谁吗。
  玩般子我可是打小的行家。”虎哥很吃她甜言蜜语这一套,非常高兴看向我,“不使出看家本领,恐怕赢不了我这宝贝儿。”我托腮笑得万种风情,“还需要什么本领吗,不就是交给荷官摇般子吗。”
  贝贝掩唇溢出几声浪笑,“看来苍哥真是找了个陪玩,一点忙帮不上您啊。这我不好欺弱吧? "

  她撒娇楼住虎哥脖子,“你还说我中看不中用,嗒,更不中用的来了。”虎哥目料民打量我,“怎么,苍哥女人不懂牌? " 乔苍役吱声,将打火机扔在桌上,压下红色按钮,不多时一名跑堂的带着两个荷官走进赌坊。
  荷官一方是乔苍的,另一方是虎哥带来的,都非常高挑靓丽,穿着黑底白花的短款旗袍,雪白的大腿根若隐若现,露出丨内丨裤边缘的红色蕾丝。赌徒一边玩牌一边欣赏春光,生意怎会不火爆。荷官大多是模特转行,干这个绝不比走 T 台赚得少,只要条件够出众,不愁吃香喝辣,乔苍手下更是金饭碗,江南会所四大头牌,华章赌场的顶级荷官,客人随手就是一两千小费,碰上喝多了的土大款,打发辆车也有。

  荷官将空般子盅倒置桌角,一人手上六个般子,往红布上一抛,我和贝贝各自选了三个交给荷官,荷官绕场一周示意殷子没有 i 司题 J 放入殷子盅内。
  跑堂的拎上一壶茶,壶嘴足有半米长,底座烧得焦黑,这样的壶煮茶很入味,只是不讲究。跑堂站在远处。
  将壶嘴对准了我面前茶杯,轻轻一斜,茶水源源不断注入其中,一股散开的白雾扑面而来,香气怡人。我们四人的茶杯都斟满,跑堂将不要的般子拿下去。从外面关上了门。
  贝贝挽起长发,露出修长的脖颈,显得津致干练,她点缀着朱蕾的指尖在般子盅上轻轻敲击,“笙笙小姐擅长哪个玩法,或者你喜欢哪个。
  我都可以奉陪。”我似笑非笑凝视她,她扬起下巴很傲慢说,“比大小,还是比点数,我都无所谓。”乔苍指尖夹着烟卷,透过沉沉霭霭的白雾看虎哥,嘴巴却在说贝贝,“似乎有两下子。”
  “两下子?”贝贝笑得眉眼弯弯,一股子*劲儿从眼睛里溢出来,“苍哥可别小瞧我,只要我出马的地方,钱都要无休无止往虎哥口袋里装。”
  我心里冷笑,口气可真不小,就算是打娘胎出来会玩牌。也不过二十多年光景,张嘴比赌王还嚣张。“玩儿着看吧。”
  我示意荷官把般子盅压到赌桌中央,捏起两个筹码牌扔进去,“先下注二十万,翻两番,敢跟吗。”贝贝说正好,我还怕笙笙小姐不敢玩大的。我看了一眼我这边的荷官,她朝我点头,举过胸口,挨着下巴两寸的地方,部,姿势很标准,她前后晃动了十来下,啪一声扣住。手扣在般盅上,另一只手拖底“倒计时三十秒开盅,过时弃权,记输。”
  荷官开始掐表,我眯了眯眼睛,大脑飞速运转着,殷子放进去是三个一朝上,按照惯力,轻于一两的物品碰撞后翻滚次数会多于有重量的东西,很可能落在四五六三个点上,而里面空间不大,三个都滚动可能性很小,应该最少还有一个一。
  贝贝问我赌什么。我伸出九根手指。“赌加起来是几。”我目光从般子盅上掠过,“我猜是 9 。”
  她脸色一变,虎哥也是一愣,“这是什么玩法。”我很无辜说贝贝小姐亲口答允,我怎样她都奉陪,难道不作数吗。贝贝被我堵得哑口无言,虎哥也不好说什么,他让贝贝猜。
  贝贝很为难,她盯着般子盅看了许久,有些迟疑说, " 12 " 荷官向我们再次确认数字,“乔老板方压 9 , 8 , 10 也算赢,白老板方压 12 , n , 13 都算赢。开盅! " 荷官将盖子高高举起,露出里面的数字, 1 、 5 、 3 ,和我猜测的 9 分毫不差。我笑了一声,“侥幸。”乔苍一怔,他吸入口中的雾气从鼻孔溢出,将他英俊的眉眼笼罩,虎哥舌尖从门牙上舔过。

  半响才皮笑肉不笑挤出一句,“敢情乔老板带来的女人深藏不露,也是一顶一的行家。”我将贝则甲注在赌池内的两张筹码牌拾起,指了指我押注进去的,“还是二十万。”
  贝贝脸色难看又扔了两张进去,她这一次不敢轻敌,全神贯注盯着般子盅,荷官役有将殷子重新归一上盅盖继续摇晃,加大了计算概率的难度。直接扣 1 、 5 、 3 ,按照惯力定律,中间的引良有可能不动, 1 翻到 4 、 5 、 6 其中一个, 3 就猜不到了我闭上眼反复掂量,最终决定押注 11 。贝贝似乎也在计算,赌桌上玩出的行家,对这些门道不了解也学得很快,她押注了 13 。
  显然是深思熟虑了。荷官动作停下,“如果是 10 , n ,乔老板方赢,如果是 13 , 14 ,白老板方赢,如果 12 ,双方平手,筹码不计。开盅! " 贝贝比我更激动,她直接趴在桌上看向般子盅, 10 ,比我预估低了 1 点,但也是我赢。乔苍在旁边闷笑出来,他没有说话,虎哥脸色彻底沉了下去,贝贝额头也急出汗水,她咬着嘴唇嘟嚷了句邪} 〕 儿了,怎么可能这么准。
  她转过头看向虎哥,她背对我我不能直面她的脸 J 但从侧面轮廓看,她似乎在做什么表情。虎哥点了根烟,有些无奈搂住贝贝,“我女人说今天运气不好,想换几个般子再来 J 贝贝就是要求多,不肯认栽,输几个钱没什么,关键她赌桌上的女诸葛宝座是要交出来了,乔老板不会和女人计较吧。”

  日期:2017-09-19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