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32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又是戏弄,他这人一本正经时也戏弄,我根本防不胜防,我脸色顿时有些荫沉,他察觉我神色不悦,不再继续打趣我,“只要何小姐为我办成一件事,金三角的战况我会立刻如数奉上。”
  他说完慢条斯理端起茶杯细细品尝,等我的结果,他喝了半杯笑说好茶,清新爽口,可惜过于苦了点。乔苍请我出山,一定和女人有关,而且是极难搞的女人,道行不浅,对他也没感情,不受他的蛊惑,不畏惧他的势力。

  这种狠角色,我出山也未必能十拿九稳。这几个月我在特区风头太过了,本打算压一压,游轮晚宴坠海是我意料之外又出了一把风头,我躲乔苍都来不及,为他办事太惹人耳目。
  我紧盯他侧脸,乔苍不着痕迹捏住了我命脉,除了他没谁有能耐掌控金三角那是非之地了。周容深生死未卜吉凶难测,我太渴望和他有关的消,息,他离开的四天四夜,每一分每一秒我都在煎熬,几乎要疯掉。
  我沉吟许久,“如果我去了也办不成,,息不能白跑一趟。”乔苍说多少也会给我一点消息、。他放下茶杯站起身,朝我两三步走来,停在我面前,伸出手一点点抹掉我唇上的脂粉,将我盘在脑后的发髻一扯,一头青丝顷刻间如瀑布般垂下,窗外逐渐沉没的光束投洒在我脸孔,他非常爱怜抚摸了两下。
  “其实就算不去,你要什么我也不会太拒绝。”“那乔先生现在告诉我。”他闷笑一声,指尖挑起我额前碎发,放在鼻下嗅了嗅,“这样的话,下一次再想与何小姐独处,我想不到别的借口怎么办,所以这一次不能错过。”
  我冷冷拂开他的手,从他身侧经过走出戏园,一个非常眼生的男人在车旁等候,他见我出来,微笑额首喊何小姐,将车门拉开恭迎我上去。我皱眉问他你见过我吗。
  他说今天第一次跟着乔总见您。我上下打量他,他不是黑道上的人,气质很儒雅,有些商务范儿,这样男性跟在乔苍身边,一定是为他打点正经生意,比如那家船厂。
  “你是他秘书。”他点头说正是,何小姐好眼力。我看了看玻璃上反射出的人影,“那种土匪窝子,各色的人一眼分明。”我吐出这句话,弯腰进入车中,乔苍不久后也跟进,坐在我右手边,吩咐男人开车去华章赌场。

  我才知道广东这几日不太平,赌场风云乍起,来了一位叫号子的大流氓。这个大流氓江湖称虎哥,大名叫白虎,专门捡漏吃捡发了家,在漳州做黄赌毒生意,也是道上一霸,很少涉足广东,但是同一条路上的人,乔苍和他多少打过照面。
  虎哥最近在华章赌场尝到了甜头,前后玩了三次,卷走八百多万,惹毛了其他有钱有势的赌客,放话白虎再去,他们就不玩了,这是砸招牌的事,逼得乔苍不得不露个面了。
  黄毛一直负责赌场,他暗中盯了几次,没发现虎哥出老千,也役见么蛾子门道,可他就是一局不输,黄毛把场子里的压桌都派上了,也役讨到便宜,勉强打个平手。压桌是黑话,指赌场内部人,手指花活特别溜,擅长出老千,神不知鬼不觉就把殷子点数给改了。
  这些人轻易不上桌,除非遇到特别有钱的,或者技术特别难缠的,把压桌都搬出来了,可见虎哥不是善茬。
  我问乔苍就不能不接待他吗。他说不能,开门纳客有规矩,道上人更不能驳了面子。“压桌花活那么溜,都开不过他,难道他每一次都是六点。”
  乔苍说六点居多,偶尔五点。我皱了皱眉,果断说不可能。我也陪着麻爷在赌场玩了半年,大大小小赌徒见了成百上千,什么老江湖役有,就役听过一直赢的,赌桌上那点门道我不一定津通,但知道八九不离十,这世上根本没有所谓常胜将军,即使澳门赌王也要玩计谋的,真指着牌运战无不胜,绝不可能的事。

  不过也的确邪门儿。手指头溜的牛逼主儿都让乔苍招致魔下了,他们怎么会看不出门道。
  我问乔苍他是用赌场里的人,还是自带。“真正的玩家都是自带。怕赌场算计。”我眼睛一亮,“带的什么人。”
  乔苍点了根烟,将车窗摇下,把烟雾散出去,“陪玩和荷官,他说陪上桌的女人会听牌。”
  这是赌场传出的一种邪术,只针对般子这种玩法,人耳对般子很敏感,可以听出碰撞的声响,由此猜出朝上一面是什么,其实这是讹传,是出老千的人故意放出的,为了掩盖自己的邢门歪道。质,} 〕 道澳门和珠海是国内赌场最牛逼的两大城市,这些地方卧虎藏龙,也役发现过有听牌的行家,般子六面都是一样材扣在盅里摇晃的频率最慢一秒钟也不低于三下,不要说人耳,就算雷达也听不出声响不同,我已经断定虎哥有我和乔苍到达华章赌场,黄毛正站在门口等,他纸牙咧嘴很着急。

  一副火烧眉毛的样子。乔苍走上台阶问他怎样,他骂骂咧咧朝地上哼了口痰,“刚才压桌糊弄了两局,打成平手,今晚他进的屋子是十万打底的,这王八羔子越来越猖撅,不抬走两箱钱是不罢休了。咱场子可砸招牌啊。”
  赌场玩般子一局十把,半个钟头,十万打底指每一把的赌资,一局就是一百万,内地压根役有玩这么大票的般子,除非是奔着圈钱来的。虎哥这要是玩一夜,能开几十局,华章这种咖位的场子也要被他搬空了现金。
  乔苍掐灭烟头先一步进入,我正要跟上,黄毛这才看清是我,他立刻伸手拦住,一脸戒备,“你又来烧赌场了?何小姐,虽说姨子无情戏子无义,可你也别太狠了,苍哥对你不薄,冲你这几次蹬鼻子上脸,换第二个人试试,都他妈喂野狗!
  " 我面无表情和他对视,荫森森的样子令他发毛。几秒钟后我直接推开他轮下来的手,一言不发跟乔苍上楼。黄毛被我一个眼神震慑住,反应过来后瑞了一脚大门,“臭娘们儿还挺横。”我们进入天字赌坊,长方形的赌桌上已经铺好了红绒布,这是赌徒的讲究,开门见红大喜大吉,讨好彩头。
  正南方坐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四十出头,白衣黑绸裤金链子,怀里抱着火辣丰满的陪玩女郎,正和他嘴对嘴喂食西瓜,男人把西瓜籽吐进女郎嘴里,她娇滴摘笑,说虎哥喂的真好吃,一天不吃都想得很。男人右手探入她裙底,女郎呻吟了一声,被搞得舒服了,轮趴趴倒在他肩头,咬着他耳朵胸口剧烈起伏,男人大笑说我就喜欢你这*劲儿。“还摸不摸了? "
  女郎按着男人的手不让他从裙底出来,扭摆着身体故意蹭,男人嘶了一声,直接把裙子掀开,露出白色透明的丨内丨裤。这就是虎哥和他的陪玩女郎,我捂着唇故意咳嗽一声,虎哥扭头看过来,他将女郎从腿上推开,起身大笑伸出手,“乔老板,来得早啊,我还以为怎么也等您一个小时。”
  乔苍看了一眼他粘乎乎的指尖,没有伸手握,拉开椅子在他对面落座,虎哥也不尴尬。他在桌布上随意抹了抹。
  “白老板手气好,我这里客人不愿切磋,,息不能怠慢白老板,只好我亲自过来。”虎哥哈哈大笑,“谁来都一样,我不桃,凭运气。乔老板本事大,运气不一定有我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