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31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从镜子里看着她,很随意摆动自己头部,“你不用顾虑,我只是自己唱着玩,反正你总比我化得好。”
  女人目光在十几支粗细不同的笔上流连片刻,抬起一根最细的,细得仿佛一根银针,她一边为我描墓眼线一边说,“夫人进戏台时,我就觉得您有某处很惊艳,真正的美丽不是容貌,而是令人回味无穷的眼神,只需要看你一眼,便可以让你神魂颠倒,这很难得。”
  我微微仰起头顺着她的笔法,“你觉得我是这样女人吗。”她笑着说,“在看到您之前,我根本不相信世上存在这样的女人,每个人心中都有对美不同标准的审判,我从小唱戏,在南方小镇搭台子,唱了二十年,走南闯北什么役见过,比您更浓艳的女人很多,可您的样貌最经得起细品。”
  她为我化好妆容,将摆放戏服的衣架推到我面前,问我唱什么戏。我会的戏辄不多,只是为了过过瘾,所以选择一曲很简单的小调。她思考了下递给我一套青衣的戏服,戏服是艳粉色,腰间和袖馆绑着黄色丝带,显得太过花哨,我勾住细带的一端抽掉,只留下略微宽敞的长袍披在身上。
  她站在我身后为我长发警上一支罗钗,静静看了一会儿,“夫人这外行穿戏袍,比我内行韵味还足,幸好您没有唱戏,不然抢了可不止一位青衣饭碗。”
  她掀开帘子等我出去,我走到门口特意侧过脸看了眼身后镜子,里面映照出我妖姨婀娜的身段,果然是风月中的人。我撩起裙摆走上台时,弹奏的师傅已经准备好,琴与笙交织,清平调从幕布后缓缓响起,在这寂静的戏园蔓延开来。
  “浮云散,明月照影来,花好月圆 … ”风灌入拂起垂落的水袖,勾起我一缕缠在胸口的长发,我遮住半张脸,静静凝视屋檐上薄薄一层积雨,一阵风吹得它微微颤动,最后落在我鼻梁融化。
  雨水夹了霜雾,染花我脸上的胭脂,竟万种风情,缠绵)啡 · 侧的戏词从我口中不断溢出,空灵温婉的唱腔回荡在朱红色的房梁。当我转身甩出水袖的霎那,发现坐席第七排有个人。
  偌大观众席只有他一人,灯光笼罩住前六排。他恰好隐身在昏暗处,窗子也役有对准他,光束很朦胧,他那么一动不动坐着,我之前根本不曾看到他。

  我目光在他身上定格,用袖给挡住自己的脸,只露出一双妖烧含媚的眼睛,我立刻辨认出这副英挺清瘦的轮廓属于谁。园长这时带着一名小伙计从另一入口进来,端着一壶冒热气的香茶,他刚喊了一句乔先生,还役来得及张口介绍什么茶,就被乔苍抬起手制止,园长这才发现他眼睛不眨凝视台上,也跟着看过来,顿时住了口。
  乔苍平静而深沉的脸随他身体前倾暴露在灯光下,瞳孔内闪过一丝诱人的光亮。这光亮是惊艳,愕然,兴致,以及一丝探究到我更神秘之处的趣味,男人对女人在一瞬间会产生的东西,都在他这两枚瞳仁中。
  我和他隔着空气对视,他指尖立在椅子扶手上,随着琴笙的碰撞而轻轻扣打节拍,唇角啥着不可思议的笑容。我唱完一辄役有继续,脱掉戏袍扔给戏台旁等候的女人,迈下台阶径直走向他。
  乔苍目不转睛凝视我,玩味很深,他以为我要冲去他面前,然而我在距离他不到半米处,直接看向有光亮的出口,加快速度离开,连招呼都没有打。
  “何小姐。”他喊我留步。我这才停下,和他同一条线上,他稳坐喝茶,我站立看他。“清平调很动听。”
  园长看出我们认识,他邀请我坐下,一同看场戏,我没有理会,乔苍将茶杯递给园长,“你下去。”
  园长询问戏还上吗。乔苍反问有比何小姐唱腔更好的吗。园长尴尬笑说没有,他和我们一一打过招呼,带着伙计离开了。
  我和乔苍谁也不开口,在鸦雀无声的戏园里沉默。他眯眼盯住一团虚无的空气,良久后终于发出一声低笑,似乎刚刚从我在台上的情景里回过神。“你唱戏的模样,让我欲罢不能。”
  他捻了捻手指。“你知道香烟吗。烟的味道让人上瘾。这种戒不掉的瘾头,都不及何小姐刚才一首曲调。”“我不是给乔先生唱。”他嗯了声。“我就当作是为我,我这人一向厚颜无耻。”
  乔苍一脸匪气,“即使何小姐不是唱给我,我坐在这里听了,周局却没有这份福气。。。所以我还是很 J 渝悦。”

  我语气冷淡,“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我也不能白唱,乔先生的分量代替不了容深,,曹、比一个人没有强。”
  乔苍听出我对他的贬低,似笑非笑嗯了声,不再纠缠这个问题。 , ` 1 青平调很有韵味,我在珠海听过几场,对嗓音身段要求很高,唱都没有问题,到了水袖舞这部分,难倒不少戏子。”
  他意犹未尽看向我,“珠海名伶小鹤仙,唱清平调花好月圆最是天籁,身姿也曼妙,不过今天看了何小姐,才知她小巫见大巫。”他目光在我役有卸妆的粉黛上流连,“淡妆浓抹总相宜。”
  “乔先生很闲。”他说很忙。“忙怎么还有雅兴看戏。”他笑着说,“何小姐不也很寂寞,一样有兴致唱戏,散散心而已。”
  我左右打量这座戏园子,不要说达官显贵,就是寻常百姓都进不来几个,这地方太偏僻,生意又冷清,人们喜欢揍热闹,自然越久淡忘。我问乔先生也是不经意路过吗。

  他手指在领口处神了神,“我与何小姐心有灵犀。”我冷笑,“乔先生还是让手下人回去吧,我这里没什么有价值的情报,鬼鬼祟祟跟着一个女人,传出去可不好听 , , O我拔掉发间罗钗,放在面前空椅上,朝出口走去,他忽然在这时叫住我,“金三角目前怎样,何刁、姐想听听风声吗。
  我脚下一顿,瞳孔不由自主放大。金三角。我当然比任何人都想知道,我丈失就陷在那片水深火热中,和不怕死的亡命徒斗智斗勇。只是乔苍人在特区,距离边境十万八千里,赵龙又被条子围剿,一时半会儿没机会放出消,自、,他哪来的风声。王队长每天和我汇报就一句话,周局一切平安。
  我再怎么追问他也不详说。那种地方周容深本事再大也不可能一点险情役有,很明显避重就轻。我偏头看乔苍,“你知道什么。”
  他笑得颇有深意,“市局那群酒囊饭袋,怕是没有我得到的实情多。我在金三角的势力,足以让我对那边风吹草动 7 如指掌。”我不动声色捏紧了拳头,“只要消 』 息属实条件不是问题。”
  他讶异扬了扬眉,“我这样趁人之危的狂徒,何小姐确定要和我交易吗。”“乔先生叫住我,留下一个悬念,目的不就是交易吗。这个筹码我很想要,我就会遵守游戏规则。”

  我顿了顿补充“只要底线不破。他笑出来,“何小姐知道自己最诱惑之处是什么吗。”
  他修长好看的指节微微弯曲,竖在湿润的薄唇上,“猜一猜。”我以为猜完了他就告诉我,我接连说了几样,他都摇头,我问他是什么,他露出几颗整齐洁白的牙齿,笑得极其风流,“哪里都很诱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