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会透视,老子要报仇》
第110节

作者: 龙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半个小时!”白笋不禁替刘富贵抱不平,“谁能坚持半个小时不喘气?他现在还能有口气已经算是奇迹,咱们是不是太过分了!”
  “嗯——”花湘蓉无言以对,连忠心不二的白笋都对她表示不满,可见她这事做得确实不地道。
  可是,她也不想这样啊,她不过就是想让刘富贵吃点苦头,威胁他一下,让他以后老实,不要再动手动脚。
  当然,威胁到最后,还得让刘富贵答应她们可以随便到果园来采挖提笼草,这其实是她的最终目的。
  “他太无辜了。”白笋哭得很伤心,刘富贵父母双亡,一个人孤孤单单弄着这么大一片果园,有时候看他累得体恤衫上汗渍斑斑,都不舍得雇人帮一下忙,本来过得就不容易,这个村的村长还老是找他麻烦。

  也幸亏他会点功夫,才没有被村长欺负下。
  还有齐姜上次来,非得要去人家的果园里洗浴,末后穿着人家的衣服跑了,还把人家身上的手机和钱一并带走,也很无辜。
  而跟她们主仆二人的矛盾,也没有一件是因为他主动找事,这次提笼草的事人家本来挺热心的,割的草达不到要求,只是因为她们跟人家撒了谎的原因,他可是一点错都没有啊!
  现在可倒好,不但到人家园里偷东西,还把人折腾成半死不活这副模样,良心何安!
  见白笋哭成那样,刘富贵感动坏了,真是好人呐。
  他不愿看小姑娘继续伤心,于是装作醒来的样子,先哼了一声。
  俩女孩又是一喜,赶紧小心翼翼地把他搓揉一番,刘富贵这才装作渐渐醒转的样子慢慢睁开眼。
  “富贵哥,你怎么样?”白笋赶紧问他,生怕他因为缺氧大脑痴呆了。
  “嗯——”刘富贵呻*吟一声,微微摇头,“我这是在哪儿?”

  “在你家啊,我俩来做客,你忘了?”
  “嗯,是啊——”刘富贵有气无力,“我怎么睡着了?”
  俩女孩对视一眼,思维倒还正常,怎么感觉记忆力好像有点问题,明明刚才俩人把他擒拿起来,他居然忘了!
  难道因为缺氧失忆了?

  俩女孩又吓坏了,赶紧又给他各种提词,刘富贵这才慢慢记起刚才发生的事。
  “怎么回事,开玩笑也没那样的吧!”刘富贵有气无力,但是看起来有点生气。
  “是,是是。”白笋喜极而泣,富贵哥虽然看起来还很虚弱,但是没失忆就谢天谢地,“我俩以后再也不跟你开这样的玩笑了。”
  “是啊是啊,以后咱们要好好的。”花湘蓉讪讪的,差点酿成大错,她也是想想就后怕。
  而且刚才白笋说的也很对,刘富贵确实没有主动找事,他一个没爹没娘的孩子,是有点无辜。

  见刘富贵还很虚弱,俩女孩也不能离开啦,一直服侍到天亮。
  小黄这位大厨都做好了早饭,东屋里还是没有动静。
  刘富贵还很虚弱,花湘蓉和白笋不知道怎么跟西屋那俩女孩交待。
  小绿忍不住,站在堂屋叫道:“师公,饭做好了,起来吃吧!”
  看来没法交待也得出去了,老在屋里能躲到什么时候?事情到了这种地步,花湘蓉满心内疚,对刘富贵也恨不起来了,终于低声下气求他:“等会儿出去吃饭,你能不能别说是因为开玩笑弄成这样的?我是怕你两个徒孙误会。”
  “没事吧。”刘富贵说话都无力,“咱是开玩笑,又不是你俩故意的。”
  “最好还是别说,算我欠你,好不好?”花湘蓉真怕那俩徒孙女一看刘富贵这幅惨样会勃然大怒,万一打起来那弩箭可不是好玩的。
  “好吧——”刘富贵说话太多都累得上不来气,伸出颤抖的手,“你给我揉揉手,我心里觉得慌慌的。”
  花湘蓉只好给他揉手,好歹伺候他一夜,都嘴对嘴了,现在给男人揉手倒也不再觉得恶心。
  白笋很有眼力地给他揉腿,还捏脚。

  刘富贵舒服得差点再次睡着。
  俩女孩终于扶着刘富贵走出来。
  小黄和小绿吓了一跳,这是怎么回事?
  一看师公那虚弱的模样,很明显是被榨干了!

  怪不得东屋里彻夜灯光呢!
  太可怕了,师公功夫那么高的人,居然也能榨成这副模样?
  五人各怀心事吃早饭,刘富贵因为身体虚弱嘛,稍微吃了几口就由四个女孩前后搀扶上炕歇着了。
  吃过早饭各忙各的,小绿继续监督装修,而小黄就去镇上赶集,买了不少食材,其中一道菜就是杜仲核桃猪腰汤,师公确实需要补一补了。

  其实补什么补,大家都去忙了以后,刘富贵悄悄起来扒了两大碗饭,然后继续躺在炕上装病。
  母夜叉这种刚烈性格,不给她点教训治不过来。
  刘富贵卧床不起,白笋耿耿于怀,回到上边种植基地一直碎碎念,花湘蓉十分内疚。
  看看刘富贵开着好几个工地,果园里还有很多活儿要干,正是需要人手的时候,花湘蓉就派白笋过来帮着干活儿,时不时还要去屋里看看刘富贵怎么样了,要不要倒点水给他喝。
  刘富贵十分感激,一直向白笋道谢,等她要走的时候,不忘让她拔点提笼草喂兔子。
  白笋挎着两大筐子提笼草,回到上边撅了小嘴:“姐姐你看,不就是些杂草,都差点弄出人命!富贵哥真是好人,他都牵挂咱那小兔不要饿着。”
  是啊是啊,花湘蓉点点头,刘富贵其实不坏,要是他不摸自己的胸,不拍自己屁股,不攥着自己的手诗朗诵的话。
  吃过晚饭,花湘蓉怕刘富贵半夜发病死掉了,就让白笋过去贴身伺候。
  她知道两个徒孙女不好意思跟他一个炕。
  白笋倒是没有多想,反正已经伺候过一夜,再说她甚至认为,姐姐也应该一块儿过来伺候的,只不过她没有说出口而已。
  病了两天,刘富贵在白笋无微不至的关怀之下终于下炕了,甚至都能拄着棍子来到上边的种植基地,坐在土坎上看花湘蓉干活。
  老是盯着人家看,花湘蓉被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了,抬头白他一眼:“没见过啊,哪有那么看人的!”
  “我在沉思。”刘富贵笑笑,“我想跟你商量个事。”
  “你说说看。”

  “农家乐装修好了,再晾几天出出味儿我就准备开业,二楼是客房,你要不要租一间?”
  花湘蓉笑了:“原来是拉生意来了。”
  “我倒不是图了那点房租。”刘富贵说,“你和白笋年轻轻的住在这种简易房里,又是毒虫又是潮湿,时间长了会得病。你要是手里不宽裕的话,可以先住着不要钱,反正我刚开业也不会太忙,房子闲着也是闲着。你让白笋照顾我好几天,权当我报答你俩好了。”
  花湘蓉看一眼刘富贵那张略带顽浮的脸,突然有点感动。
  刘富贵的农家乐终于开业了。
  他就是一个孤儿,亲戚朋友不多,本来他就不想高调,当然就凭他现在的人脉也高调不起来,所以开业当天也没请多少人。
  铁杆五人组那是必须要到场的,高山请了两天假,亲自在厨房做菜,小黄这个女厨子这下又有了一个师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