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745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左安邦的出现,可是一个意外,不仅是从彤,连顾秋都觉得不可思议,可左安邦却情若自禁,“哟,想不到嘛,你还能炒菜?”
  左安邦的秘书提着奶粉,司机搬着那辆好大的玩具电动车,顾秋道,“你这是干嘛?”
  左安邦说,“我过来喝酒的。”
  顾秋道,“那你得来正好,今天晚上我亲自下厨,有好菜。”
  菜,都是家乡菜,什么炖土鸡啊,炒土鸭,炒羊肚,炖羊肉,红烧甲鱼,红烧猪手等等。
  左安邦老早就闻到了这股气味,香喷喷的,不过他的目光落在白若兰身上,“白小姐也在,这么巧!”
  白若兰说,“我来很久了。”
  左安邦笑笑,在沙发上坐下。从彤说,“左书记,买这么多东西干嘛,想喝酒随时都欢迎。”
  左安邦说,“我就怕有人不欢迎,不过今天不管欢不欢迎,我还是来了。”
  司机和秘书放下东西,立刻出去了,他们另找地方吃饭。
  顾秋说。“你等一下,我还有二个菜就炒完了。”
  左安邦说没事,忙你的吧!
  然后,他就跟白若兰,从彤她们聊天。
  顾秋心里琢磨着,左安邦怎么突然来了?还买这么多东西,感觉不对啊!这家伙明明说过,要堂堂正正打败我,今天这事就有点怪了。
  左安邦的目光,扫过从彤的时候,看到从彤那吹弹可破的皮肤,心里就有些不爽。凭什么顾秋的女人这么漂亮,自己的女人这么难看?

  难看也就罢了,胸还小。
  要知道,女人的胸是男人一生的玩具,小时候吃妈妈的奶,大了的时候,摸着老婆睡觉。
  有人说,男人啊,没结婚的时候摸**,结婚之后摸*。这句话是有道理的。
  只不过,这是普通男人的习惯。当官的男人,又是另一套。白天大权在握,晚上小姐的大腿不错。
  所以左安邦不禁有些羡慕,跟从彤,白若兰聊天的时候,这才发现从彤这个女人,蛮有品味的,水平也不错,一个内外兼修的女人。
  顾秋终于把菜炒好了,解了围裙,给左安邦递了支烟。左安邦不接,他是从来都不抽烟的。
  “今天怎么有空过来?还买这么多东西,这不叫我难堪嘛。”
  左安邦道:“这是给小孩子买的。”
  顾秋问,“喝什么酒?”
  说到喝酒,左安邦就有些害怕,上次被顾秋搞倒了,害得他住了三天院。所以他就问,“今天晚上不许灌酒。”
  顾秋笑了起来,“那是当然。我们喝酒,讲究个尽兴。”

  左安邦说,“那你有什么酒?”
  顾秋道:“安平过来的水酒,还有本地的米酒,或者是白酒,随你挑。”
  左安邦是北方人,米酒,白酒都喝过,唯独没喝过水酒,他就问,“水酒是什么酒?”
  顾秋说,“你试试就知道了。”
  保姆提来了一只塑料的酒桶,足有二十来斤重。顾秋给左安邦倒酒,又问白若兰,“白总要不也喝点酒吧!”

  白若兰说,“我不喝酒!”
  左安邦不干了,“喝点吧,上次你不是挺豪爽的吗?少喝一点吧!”
  白若兰就是不给面子,“我不能喝酒。”
  左安邦觉得有些扫兴,换了在娱乐场所,哪个妹子敢说不喝酒?不喝酒就让你用酒洗澡。
  但是白若兰不喝,他还真没折。
  等他喝了口水酒,这才发现这酒,除了甜味,什么酒劲都没有。左安邦奇怪了,这叫什么酒啊,完全是糖水嘛。
  没喝过水酒的人当然不知道,这酒喝多了,后劲也大。
  今天晚上顾秋炒的菜,全都是地道的家乡味,该辣的辣,该清淡的清淡,虽然说不上什么色香味俱全,但吃起来还是不错。
  白若兰很少吃辣,她喜欢喝汤。
  喜欢喝汤的女人皮肤好,脸上带着一种水灵灵的光泽。
  左安邦呢,偶尔交谈几句,不过大家说的,都是围绕白氏集团医院的项目在讨论。
  不知不觉,他就多喝了几杯。
  这种杯子,估计四两左右,左安邦喝了六杯。

  按他的酒量,应该是问题不大,六杯水酒还是扛得住的。只不过他喝着喝着,就感觉到全身发热了。
  吃了饭,左安邦就坐得有点无聊了,这个白若兰很奇怪,为什么不肯走?
  本来他还想跟白若兰一起离开,顺便邀请她散散步,或去喝喝茶。可白若兰根本没有离开的意思。
  左安邦就只是坐着,找话题聊天。

  顾秋也觉得有些古怪,左安邦干嘛还不走呢?这倒是稀奇了。很快他就明白了,左安邦在等白若兰。
  这个时候,从彤说了句,“今天晚上你去外面睡,若兰在我家里歇了。”
  顾秋说,“行,我去招待所就可以了。”
  左安邦一听,什么?她不走了?这个从彤跟白若兰究竟是什么关系?白若兰居然要留在她家里过夜。

  其实白若兰呢,也不想去招待所睡,她已经吃过几回亏了,那地方又破又旧,还没安全感。
  把顾秋赶出去,睡在这里就踏实了。
  顾秋换了衣服,左安邦见状,知道再耗下去,也等不到白若兰了,他也起身告辞。
  两个男人离开,从彤对白若兰说,“我看这个左书记对你有意思。”

  白若兰眉头一皱,“有意思是什么意思?”
  从彤说,“你就装傻吧!他今天本来就是冲着你来的。”白若兰摇头,“不可能的。”
  从彤说,“左书记人不错,长得又帅气,还是年轻才俊,为什么不可能?”
  白若兰说,“难道这就是你选择男朋友的条件?”
  从彤笑了,“那你的条件是什么?”
  白若兰道:“看对眼!”
  “看对眼?”从彤觉得好奇怪,想来白若兰这样的大财团之娇女,哪能轻易许人?恐怕光是这个看对眼解决不了问题。

  从彤对她们新加坡的情况不熟,更不知道她这话里的真假。白若兰道:“中国男人不适合我的。”
  从彤问,为什么?
  白若兰道:“思想观念不同,怎么可能会有感情?”
  从彤若有所思,点点头,“这倒也是!”
  左安邦回到一招,一个人躺在床上,心道这个白若兰如此贴近顾秋一家,可不是件好事。
  清平县将是白若兰常来之地,要是她每次来都坐顾秋家里,自己岂不是一点希望都没有?
  不行,得想个办法才是。
  左安邦一个人自言自语,嘀咕着要有个万全之策。突然,他想到了一件事,对了,我是不是应该让顾秋离开?
  如果顾秋调离了清平县,白若兰就只能住宾馆了。左安邦想到这里,忍不住有些得意。
  要将顾秋调离,这点本事他还是有的。
  清平县这么穷困的地方,他都过得如此滋润,还有什么地方让他更难过一点?
  这可是个头痛的问题,左安邦一时没想到,将顾秋调往哪里?
  石安市就这么大,旁边的几个县城经济条件一般,左安邦想着想着,呼呼的睡着了。
  白氏集团考察组进入南阳的事情,引起了很多人关注。连杜省长都在问夏芳菲,他们的意图究竟是什么?有没有在南阳投资的可能性?
  夏芳菲无言以答,面对这个死板的考察团,人家不吃你一粒饭,不喝你一口水,刀枪不入,所以你也没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