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74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很无语,体制内的这种拖拉繁杂,的确需要改革。但是顾秋死不承认,“那是你的片面之词,是你对我们大陆市场不够了解。凭着我国十几亿人口,九百多万平方公里的领导,区区一个医院的投资,绝对是有赚无亏的,我真不知道你们在犹豫什么?”

  白若兰说,“你只是从政,不懂投资。我们考察的是投资环境,既然是做生意,当然要考虑很多的因素,不能赔钱才行。”
  顾秋道:“世上的事,万变不离其宗,投资的事情我当然懂,只是你们太犹豫的话,很容易失去先机。”
  白若兰看到顾秋这么说,她就告诉顾秋,“其实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总部对大陆市场和政策的理解不够,否则早就决定了。”
  这才是事情变得拖拉的原因,顾秋心里早就明白了,这事夏芳菲跟他说了一次。总部更有意将这个项目投到其它国家和地区,但是这样一来,夏芳菲公司断然不会答应。
  陪了一天下来,顾秋打听到一些消息。
  白若兰对中学的投资,基本到位,现在只要把装修搞完,九月即可开学。
  根据教育局的规定和招生要求,全县最顶尖的学生,都有机会进入若兰中学读书。

  为什么这样制定规则?当然是为了激励那些学生好好读书。成绩不好,别指望进这所学校。
  当然,到时还有一些关系户,这种现象不可避免。
  反正若兰中学,将面向整个县城招生。
  对于成绩优异的学生,学校会给予扶持。关于若兰中学,顾秋也会给予重视与关注。
  顾秋已经初步决定,大力发展农业项目,扶持教育事业,对于这个穷地方,不要抱太大的希望,也不要指望短时间内,能改变什么。
  因此,他制定的方针是,稳步前进,稳定中求发展。
  墓园竣工之后,白老先生会亲自过来。他要参加这个大典。当然,这样的事,政府不会参与了,那是他们家的私事。
  下午,从彤打电话给白若兰,要请她吃饭。
  白若兰刚好跟顾秋在回去途中,她看着顾秋,“你们商量好的?”
  顾秋问,“什么事啊?”
  “你女人要请我去你家做客!”白若兰的话,很直接。
  顾秋说,“那是你们女人之间的事,我不知道。要不我晚上就不回家了。”
  白若兰看了他一眼,答应了从彤的邀请。
  才挂了电话,助理又喊,“白总,市委的左书记想请您吃饭。”
  白若兰说,“不去,告诉他我没空。”
  助理犹豫了下,“他说他已经到清平县了,正在县委检查工作。”

  白若兰说,“没看到我答应从彤了吗?”
  助理只得回了左安邦,说白总晚上没时间。
  左安邦有些气闷,白若兰居然不给面子,他可是挑着这个时间段来的,还特意把曹慧打发出去了。
  回到县里,顾秋去了办公室。白若兰叫司机把车开到城区转一圈。路过清平宾馆的时候,她才叫司机停下。
  清平宾馆正在搞绿化,装修已经接近尾声。但是牌子还没挂呢。苏卿正在现场察看,发现有什么不好的地方,马上纠正过来。

  为了这个项目,苏卿把自己的全部家当都投入进来,又贷了些款,才把资金垫上。
  白若兰看到这家宾馆,心里还是比较满意的,只是觉得奇怪,究竟是什么人敢在这样的贫困县投资,建一个这么好的宾馆。难道他就不怕亏本吗?
  她下车的时候,刚好苏卿从里面出来,一边跟秘书吩咐,一边走,看到白若兰,她就露出一脸笑容。
  “白总,您好!”
  白若兰当然不认识苏卿,在白若兰的眼里,苏卿区区这二千万投资算什么钱啊?
  白若兰奇怪的问,“你认识我?”
  苏卿花枝乱颤般笑了起来,“当然,白总在清平县做了这么多善事,我们清平县的人哪个不认识你啊?”
  那是,从若兰路到若兰中学,提到白若兰这个名字,大家当然知道。
  苏卿自然介绍,“我叫苏卿,这个项目是我的,以后请多关照。”
  白若兰问,“你为什么在这里投资建这么一个宾馆?清平县可是一个贫困县。”
  白若兰是新加坡人,当然不知道其中的奥妙,苏卿只是笑,“再贫困的地方,总得要吃饭,要招待客人。再说我也是为了助政府一臂之力。为他们排忧解难。”
  白若兰才不相信,商人就是商人,没有利益的事,才难得做,除非另有所图。
  要么图名,要么图利,总得有个想法啥。除非你做大了,钱太多,就拿些钱来做慈善。
  所以白若兰就在心里猜测,苏卿的投资动机。或许这里真有什么商机也说不清楚。
  其实说穿了,苏卿就是胆子大,敢冒险。再加上她对政府部门的了解,每年在公款消费上的资金,简直无法令人相信。

  因此,只要和政府处理好关系,她是永赚不赔的。
  左安邦看看表,叫人退下。白若兰没有约上,晚上跟谁吃饭?眼前这个老曹,成了他的岳父,他说话的语气稍有些改变。
  不过他的秘书告诉左安邦,白若兰小姐去了顾秋家里。
  左安邦愣了下,没道理啊!

  他顾秋何德何能,把白若兰拉到他家里去了呢?想来想去,都觉得不可思议。
  秘书在耳边嘀咕,听说白若兰小姐和顾秋的老婆是朋友。左安邦问,她们怎么可能是朋友?
  秘书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左安邦略一琢磨,“给顾秋打电话,晚上我去他们家去喝酒!”秘书额了声,这是演的哪一出啊?
  秘书正要打电话,左安邦又喊住他,“算了,你去给我准备点东西,小孩子的礼物,电话就不用打了。”

  秘书收起手机,对司机说,“去附近最大的超市买点奶粉吧!”
  司机说,“这地方有什么好奶粉啊,都是垃圾货。”
  秘书看看时间,那就赶快去市里,快去快回。
  司机把车子开到路上,马上反应过来,“我这是有病吗?叫他们送过来就行了。”

  一个电话打过去,让市里的人给他买了四罐奶粉,一辆几百块钱的电动玩具汽车,可以供小孩子坐的。只要按遥控,就可以开了。
  出门的时候,将小孩放在车上,拿着遥控,想去外面散步是最好了。对方把东西送过来时,才六点零几分。
  顾秋下了班,白若兰已经到了,正跟从彤说话。
  小若安已经睡了,保姆在做饭。
  为了请白若兰吃饭,从彤叫保姆买了很多菜,搞了一只土鸡,一只土鸭,还有当地的羊肉。
  看到顾秋回来了,从彤喊道,“若兰来了。”
  白若兰望了眼顾秋,也不说话。
  顾秋说,“我去炒菜吧!今天晚上亲自下厨。”
  然后他就去换衣服,白若兰听说顾秋去炒菜,觉得有些奇怪,听人家说大陆的官员架子都很大,那些男人们更是大男子主义,平时牛气冲天的,顾秋身为县长,真会炒菜?

  看顾秋换了衣服出来,纱上围裙,煞有介事的样子,白若兰好奇地看着他。
  从彤道:“还是我来炒吧!”
  顾秋说,“她好不容易来一次,你就跟她多说说话吧!”然后顾秋开始炒菜了。
  快七点的时候,还差二个菜没炒好,外面响起了汽车喇叭声,左安邦下了车,出现在顾秋家门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