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740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顧秋說,“我們清平縣,究竟走工業化道路還是走農業經濟,這件事情不需要我多次重復。以我們清平的現狀和投資環境,發展工業的可能性不大。既然我們不具備這個條件,乾嘛要走彎路?別人發展工業成功了,我們未必就要照搬別人的模式。每種模式就象穿在咱們腳上的鞋子,合不合腳,只有我們自己知道。現在自己合腳的鞋子不穿,非要穿人家的鞋子,這樣是走不快的。”
  懷副書記說,“既然如此,那要招商辦有什麼用?還不如取締了,節約開支。”
  顧秋笑了起來,“我們是要節約開支,打擊貪腐。開源節流。”
  懷副書記叭嘎叭嘎抽著煙,左安邦一敗塗地,灰溜溜的走了,也沒有時間管他。現在他又有點孤掌難鳴。
  雖然曹書記現在有點頹廢,但人家好歹也是市委副書記的岳父。他以前還在奢望,曹書記被擠走之後,顧秋剛剛當上縣長,不可能直接升上去。

  那麼清平縣裡,他的希望最大。
  可誰知道,這最後關鍵時候,來了個峰回路轉,左安邦居然突然決定,娶曹書記女兒為妻,懷副書記就悲劇了。
  曹書記有了這層關系,他就沒辦法得逞了。
  顧秋定下了這個調調,決定開僻幾個新的藥材基地,但是有人說,風險大。顧秋卻知道,藥材有很多種,有些藥材,一年見利。有些藥材,週期可能長一些。
  不管怎麼樣,只要白若蘭方面的投資決定下來,這就是穩賺不賠的事。
  因此,顧秋又開了幾個會議,召集那些鄉鎮乾部,就藥材基地的事情,做了詳細的瞭解。開了幾天會,顧秋等夏芳菲的消息。

  夏芳菲剛去新加坡,與白若蘭協商,到目前為止,夏芳菲也看好這個項目,她相信只要做了,回報肯定豐厚。
  問題的關鍵,是她手上沒有資金,否則她早就自己建起來了。
  顧秋聽她這想法,也曾考慮過跟舅舅合作。但白若蘭是芳菲公司的合作經營者,她們有優先權。
  再說,顧秋也不想跟舅舅合作,他要有獨立的財政大權。只要跟舅舅一合作,自己公司的財政大權,他就一清二楚了。
  第二天,顧秋又跟夏芳菲通電話,問她這的進展.夏芳菲說,"沒有這麼快的,他們總公司的流程很複雜,會議開了三天,還沒有定下來.好象聽說是董事長沒在新加坡,要等董事長來決定."顧秋說,"我跟你溝通個事,現在我已經決定在清平縣境內,搞幾個藥材基地,到時跟你們公司簽訂合同.保持長期合作關係."夏芳菲說,"你倒是算盤打得精,藥材基地的話,必須有我們的人現場堪察,要保證種植過程中的環保,不受任何污染.還有,藥材的種植,也有很多的要求,需要系統培訓."顧秋說,"這些都不是問題,我在家裏等你的好消息."夏芳菲道,"等他們董事長回來,敲定了再給你電話."下午下班的時候,剛要到門口,陳燕打電話過來,告訴顧秋這段時間她的狀況.陳燕剛剛去的時候,跟顧秋彙報過了.陳燕說,這段時間吃不下,睡不好,反應比較強烈.以前做夢都想著孩子,現在懷上了,這麼辛苦的.真不知道從彤是怎麼過來的.顧秋當然懂,他是看著從彤過來的.跟陳燕聊了會,剛好從彤出來看到了,問他怎麼在門口打電話也不進去.顧秋說跟朋友談點事.進了屋,從彤很奇怪的自語道:也不知道陳燕姐怎麼樣了?被免職之後,一直沒有了消息.你說她去幹嘛了?顧秋說,"你跟陳燕姐關係這麼好,兩個人睡一張床的,這事還要問我嗎?"從彤看著顧秋笑,把雙腿搭上來,"幫我揉揉,累死了."顧秋就幫她揉小腿,從彤神秘兮兮地笑,"要是陳燕姐給你做情人,你要不要?"顧秋一下就愣在那裏,半天沒有反應過來.

  从清平回来后,蕾蕾无意中听到消息说曹慧的事.当时她就觉得奇怪,但具体的情况,她也不知情.
  程暮雪不知从哪里打听到这事,把消息告诉了蕾蕾,蕾蕾就吓了一跳.左安邦和曹慧竟然在饭店的包厢里发生关了,这太恐怖了.曹慧是这样的人吗?
  程暮雪当然不知道这事,但是蕾蕾心里在明白,肯定是自己的药可能有副作用.因此她决定去找曹慧,免得发生意外,那就不好了.程暮雪说她又要去清平,可自己又没有时间陪,只能让蕾蕾一个人去了.
  程暮雪刚刚考了公务员,等着面试结果.蕾蕾倒也无所谓了,现在的她已经不再是当初的山里孩子,没见过世面.因此蕾蕾一个人坐车来到清平县,到了清平县,也没有直接去找曹慧,而是来到了顾秋家里.
  从彤看到蕾蕾,马上热情的招待她.从彤问蕾蕾,"你哥知道吗?"面对这两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妹妹,从彤还是保持着相对的热情.当然,顾秋跟她说过蕾蕾的身份.蕾蕾说,"我是过来找曹慧的."
  从省城到清平县太远了,要坐六七个小时的车程,一般早晨出发,到清平也就傍晚了.不堵车的话,下午能到.她来的时候,还没有去找过曹慧.
  从彤说,"她可能去石安了."订了婚后,基本上同丨居丨的人很多.曹慧也被左安邦接了过去.蕾蕾说,"那她什么时候会回来?"

  从彤有些奇怪,"你找她干嘛?她跟市委左副书记订婚了.""啊?"蕾蕾惊讶的喊了起来,曹慧竟然跟左安邦订婚了?
  从彤见蕾蕾这表情,就问了起来,"你要找她有事吗?"蕾蕾又不好把曹慧要药的事情说出来,只好说,"她的身体情况我想了解一下,是不是完全复元了."
  从彤说,"那你就得找她本人才行."蕾蕾仿佛有了心事,没有再说什么.晚上顾秋下班的时候,蕾蕾怯怯地喊了句哥.顾秋问,"你怎么一个人跑出来了?暮雪呢?"蕾蕾说她在等通知,估计这几天就会下来.
  程暮雪的工作,是顾秋帮忙联系的,顾秋知道,所谓的考试,大都是走走过程,其实都是早内定好了的事.程暮雪还是有些紧张,不敢有丝毫懈怠.

  顾秋就问,她来清平的目的.从彤说,"她来找曹慧的.你问问看,曹慧有没有回来?"顾秋也好久没有看到曹慧了,本来想打电话,想了下,"还是我们过去看看吧~!"
  于是他带着蕾蕾去曹书记家里.没想到今天曹慧也在,曹慧换了一条黑色的圆领长裙,戴着钻石吊坠的项链.手腕上也是金烂烂的链子,耳环同样是钻石吊坠.头发扎起来,堆得很高,额头上没有留一丝头发.整个人看上去,有种贵妇人的模样.
  顾秋看着曹慧,就喊了句,"曹慧,你也回来了!"曹慧点点头,"顾县长,找我爸吗?"顾秋说,"我自己进去吧,你们聊."看到曹慧今天的打扮,顾秋就踏实了,左安邦在她身上没有少花钱啊,这么贵气,这么高档,看起来也是赏心悦目.
  顾秋进书房找曹书记,蕾蕾把曹慧拉到一边.曹慧问,"有什么事吗?神神秘秘的."蕾蕾看着曹慧,"那药有效吗?"提起那药,曹慧表情很古怪,"我只用了几次."
  第一次用药后,跟左安邦发生了关系,后来曹慧住院,再到左安邦威胁她,不要把两人的事情说出去.曹慧就一直没有再用药了.直到几天前,她又想起蕾蕾给她配的药,于是继续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