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103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玲捏着鼻梁,这个时候,我听到外面一阵吵闹,我站起来,看着很多丨警丨察走了进来,陈玲看着我,脸色难看,他问我:“你又干了什么?”
  我眯着眼睛,我说:“打了一个人。。。”
  “你,你,你能不能不要闹了,你还想在进去是吗?”陈玲咬牙切齿的说着。
  我看着丨警丨察走了进来,手里拿着手铐,丨警丨察说:“邵先生,你跟一起伤人案有关,我们希望你跟我们回去调查。”
  我看着他要拿手铐抓我,我就看了看啊召,他坐在地上,眼睛巴巴的看着我,陈玲过去把啊召抱起来,捂着他的眼睛,陈玲看着我,眼神很痛恶,我深吸一口气,妈的,张栋,看来没搞死你是个错误啊。
  “丨警丨察同志,不用手铐吧?我又没有被定罪?”我认真的问。
  他点了点头,说:“噢,你还挺懂法。”
  他说完,就拿出来绳扣,把我的手给扣起来了,我看着我的手,我就苦笑起来了,妈的,这个绳扣还不如手铐呢,我被带着走了出去,我回头看了一眼,陈玲抱着啊召,很痛恨的看着我。
  我也有点痛恨,我没想到我第二次被抓,居然当着我儿子的面,这给他的冲击不小啊,我坐在警车上,我发誓,我不会在被抓第三次。
  绝对不会!
  审问。。。
  我什么都没有说,我现在知道,有一句话叫,我等我的律师来。。。
  梁英在我前脚刚进来的时候,后脚就到了,我什么都没有说,有梁英在,我什么都不用怕,他知道丨警丨察什么可以问,可以用什么样的语气问,有可以反驳他们的诱供之类的。
  反正这帮丨警丨察在梁英面前是无计可施的。
  “邵先生,你应该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你知不知道田斌对你的调查,并没有结束,他一直都不甘心,想要把你们两个都送进去,所以,你一直都处于被监视阶段。”梁英说。
  我坐在审讯室里,丨警丨察都已经走了,我问:“所以,我什么都不能做?”
  “不是说不能做,要小心,你知道的,二进宫会重判,我给你办了保释,但是你要清楚,你伤害的那个人,如果他要对你进行控告,你可能又要进去三年,我了解了一下,对方伤的很重,还有枪伤,你要知道,枪伤意味着什么。”梁英说。
  我皱起了眉头,有点愤怒,我说:“是他妈的,他先踩我的。。。”
  “法律可不会管是谁先动手的,只要有伤害,不管是谁先动手的,只要不构成正当防卫,你就得被判刑,你要知道,法律保护的是弱势群体。”梁英说。
  我靠在椅子上,我说:“妈的,他欺负我的时候,我他妈也是弱势群体,但是法律为什么不保护我?”
  “邵先生,你跟我扯皮是没用的,注意你的言行,一旦被坐实,我只能为你请求量刑宽松了。”梁英说。

  他说完就出去了,我趴在桌子上,心里很郁闷,我也不过是发两句牢骚,这个世界,没有人能逾越法律,我也一样,只是有些事情,你不甘心也没有办法,在这条道路上,你还真的没有什么谁先动手一说,只有最后生死。
  看来,以后我要做事,就得小心点了。
  梁英给我办了保释的手续,我刚出去,陈玲的电话就来了,我接了电话,我说:“喂。。。”
  “你又上报纸了,还是头条,赌石大王半夜暴力伤人,被抓,你真是给我们长脸,你妈心脏病都犯了,知道吗?你能长点心吗?”陈玲狠狠的说。
  我听着就叹了口气,妈的,陈玲都能说出来让我长点心的话来?真的,我觉得,我做事确实有点问题了。
  我说:“他应该怕了我,但是,我不知道这件事是怎么传出去的,应该不是他传出去的,而是别人。”
  “废话,整个赌石市场都知道了,他是赌石市场第三大股东,被打的面目全非,谁不知道你跟他有过节?现在整个赌石市场都知道你邵飞为了夺回公司,用暴力手段,现在大家都人心惶惶的,要帮助那个张什么的控告你,你知不知道要是坐实了,你还得坐牢的,你怎么现在办事越来越不小心了,我真怀疑你是不是那个邵飞了,我永远都记得那天晚上你干掉光头的样子,多潇洒,多利索,现在你怎么就。。。”

  我听到陈玲的抱怨,就笑了一下, 我说:“知道了,这件事,我不会留下任何麻烦的,把妈照顾好。”
  “别再惹事了。。。”
  陈玲说完就挂了电话,我笑了一下,看着窗外,我问:“我现在可以去看看哪位受害者吗?”
  “不能去,丨警丨察也不会让你跟他有任何接触的,现在你只能祈求他不对你控告了,如果他告你,你就要被限制出境,我听说你好像要去赌石,所以,这个麻烦很大。”梁英说。
  我皱起了眉头,我问:“他在那家医院?”
  “好像是人民医院。”梁英说。
  我看着梁英,笑了一下, 我说:“刚好,我有两个徒弟,就在人民医院,一个在住院,一个当医生。。。”
  梁英深吸一口气,说:“如果现在张栋死了,你的嫌疑会非常大。”
  我没说话, 我说:“柱子,去医院。”
  梁英有点无奈,说:“邵先生,请不要给你自己找麻烦,现在这个情况,我们可以好好的解决。”
  我说:“知道了梁医生,我会好好解决的。”

  他听到我的话,看着我嬉皮笑脸的样子,就摊开手,想说什么,但是又闭嘴了。
  到了人民医院,我下了车,朝着医院里走,梁英跟着过来,我知道他不放心我,我到了医院,就给苏芮打电话,她让我在医院的大厅等。
  我在大厅里等了一会,就看到了苏芮,她穿着白大衣,带着口罩,四处看了一眼,就走过来,问我:“什么事?”
  “冷超在那?”我问。
  苏芮翻了白眼,没说话,直接带我去病房,看来,她是很讨厌冷超这个人的,我们上了楼,来到病房,我看到了冷超,他见到我之后,立马站起来,说:“师父。。。”

  “你昨天晚上的懦弱,让我今天背上了麻烦,我告诉你,有点脏活需要你干,张栋就在这家医院,他可能会告我,所以,我需要你,让他闭嘴,但是不能让他死,干成了,我带你去缅甸,干不成,你们都别想活。”我冷冷的说。
  冷超看着我,又看了看苏芮,说:“她能帮我吗?”
  我看了苏芮一眼,她有点恳求,我说:“我说了,你们是一个团体,相互帮助是应该的,拿出来你的脑子,做的漂亮点,要是再干的不干净,你知道后果,昨天晚上我做的事情,你也看到了。”
  我说完转身就走,离开了病房,下了楼,我们坐车离开,梁英说:“邵先生,我是非常不建议你这么做的。”

  日期:2017-09-04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