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100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真的,你以为我有多少钱?我爷爷是很有钱,但是他都捐出去了,我一个刚刚走进社会的大学生能有多少钱?”周瑶反问我。
  我深吸一口气,我说:“那就从你们商会的人身上剥吧。”
  周瑶坐下来,说:“我爷爷留了几个大老虎给我,让我不时之需可以跟吴彬抗衡,你知道的,狗改不了吃屎,我爷爷很担心吴彬会再犯,所以给我留了反击他的东西,但是是用来对付吴彬的,我在考虑,要不要把他们拿出来。”
  “你觉得现在吴彬跟广东人的做法合理吗?仗着货源在手,无限制的腌制其他的货商,把他们身上的水分都榨干,这样最终损害的是什么人的利益?最后的市场会怎么样?所以,我们要提前防止吴彬误入歧途。”我笑着说。
  周瑶很满意的看着我,说:“我就喜欢你这种未雨绸缪的性格,现在市场被吴彬跟广东人压榨的有点畸形,全部都在买高档极品的料子,而中低档的料子已经没有人要了,他们把翡翠市场,带入了一个歧途,用我爷爷的话来说,每一块翡翠都是美丽的,不应该因为等级而区分他们的价值,更不应该为了价值而区分翡翠的等级。”
  我点了点头,周会长是高明,但是这种理想只有他个人去享受了,我看着周瑶,我说:“五亿,没问题吧?”
  “三亿,我只能拿出来三亿,珠宝街的每一个商户资金都跟协会挂钩,我拿的这三亿,只能是从个人账户里面拿的,虽然珠宝街的人都很有钱,但是你也知道,这钱,都在货物跟资金链上,自己的账户里能拿出来三个亿,已经是不容易了,多了,我也怕吴彬会发现。”周瑶说。
  我靠在椅子上,想要在公盘上翻身,三亿不够,不是说我不够,而是李吉不够,至少需要五亿,这次,我要把宝押在李吉身上,对于赌石,他是新手,如果钱不够,他的底气会不足,我必须要给他足够的勇气在公盘上痛痛快快的血战一场,只要这次他能帮我翻身,那么,我的人生就会改变,他的人生也会改变。
  周瑶说:“三亿,不是投资,而是借款,立下字据。”
  我看着周瑶,我奇怪的问:“你不信任我?”

  “你是我师父,你的赌石能力我是当然相信的,但是,我爷爷告诉我,跟你一起可以学道理,学知识,但是千万不要跟你一起赌石,要不然,就会被你支配,在赌石场上,你能支配一切,如果我是投资,哼,到时候,你想怎么支配我就怎么支配我,那时候我就没有自由了,完全被你从一个坑带入另外一个坑,变成你的傀儡。”周瑶说。
  我听着就看着周瑶,我说:“你不想玩刺激的?”
  “上次的事情,已经很刺激了,我虽然很想跟你玩,但是我怕会被你玩死,所以免了,回来你可以跟我说。”周瑶说。
  他说着就开始拟定字据,稍后把字据给我,我看着上面的借款字据,写的非常专业,我签了字,交给周瑶,他拿着字据,说:“明天到账,师父,我等你回来,大杀四方。”
  我看着周瑶,她站起来离开了房间,对于周瑶,我觉得她学聪明了,没有了之前的锐气,也没有那么冲动了,哼,她爷爷说的对,如果他跟我一起赌石,那么她就会从一个坑掉入另外一个坑,然后被我支配,因为只要你入坑,你就会被利益左右,而我是分配利益的那个人啊。
  三亿,我至少需要五亿,剩下的钱,从哪里来?我看着手机,哼,以前,我需要钱,第一个榨的人是京爷,不知道现在京爷是不是想要我的命,上次雍曲种的料子,估计把他坑死了,这个王八蛋,花了两倍的价钱,买了碎片料子,但是最后还没上市,料子直接崩盘,不知道损失了多少钱,我现在打电话过去,估计他会要了我的命的。

  不过,富贵险中求,我还是给朱贵打电话,电话等了很久才通,我说:“喂,猜猜我是谁。。。”
  “你还活着呢?真好。。。”
  我听到朱贵的话,就笑了一下,我说:“你这么说,我心里没底啊,你应该臭骂我一顿才对。”
  “哎,我们是朋友对不对?来北京,我说了要请你大保健的,千万别跟我客气。。。”
  我听着电话里面牙齿对咬的声音,就哈哈笑起来了,我说:“京爷,想把我淹死在澡堂子里,你就直说,干嘛说这种不着边际的话,咱们都是老朋友了,谁不知道你啊。”
  “去你妈的,你也知道啊,你还活着是吧?哼,你给我等着。。。”
  我听着朱贵咬牙切齿的话,就说:“京爷,我怕谁啊?广东人的暗花还在呢,你用不着威胁我,没用,现在找你有点事。”
  “要钱?”朱贵冷冷的说。
  我笑了一下,我说:“京爷你真聪明。。。”
  “妈的,我就是把钱融了填海也不给你,你给我等着。。。”
  电话挂了,我把电话放在桌子上,我想着那咬牙切齿的声音,我就哈哈大笑,笑的喘不过来气,这他妈的京爷,真的是狠的我咬牙启齿啊,有意思,真有意思。。。。

  我笑的肚子疼,笑的眼泪都掉下来了,如果一个人能被恨的牙痒痒,那也说明这个人够牛逼了,这个朱贵,之前心高气傲的,但是被我玩的没脾气,但是这怪谁啊?怪他自己太贪婪,看着雍曲种的料子上去了,就想要拿一手。
  但是可惜,他被广东人给坑惨咯,说来说去还是广东人在搞他。
  我擦掉眼泪,笑的实在不行了,阿宝看着我,说:“师父,你这是,怎么了?什么高兴的事?你跟我说说?”
  我笑了一下, 我说:“没什么,一个老朋友而已。”
  我说完就舔着嘴唇,我看着手机,朱贵现在恨我恨的牙痒痒,不给我钱是正常的,但是,他最后还得来找我,从他的语气里我听出来了,他现在的日子也是势同水火啊。

  我给王静打电话,看来这个钱啊,还是得从王静身上去榨啊,借,都算是借的,到时候还他就是了。
  “喂,王静,晚上世纪酒店一起吃个晚餐吧。”我说。
  我听着王静咯咯的笑,我就也跟着笑,过了一会,她说:“又需要钱了吧?”
  “没有,就是想见见你,在跟你鸳鸯戏水,谈情说爱,我派人去接你?”我说。
  王静呸了一口,但是还是说:“来吧。”

  我挂了电话,跟阿宝说:“开我的车,去接人。”
  我把钥匙交给阿宝,他赶紧就出去了,我呼出一口气,脸色变得严肃起来,现在我摸清了很多人的底,但是有的人,我还没有摸清楚,吴彬现在已经是缓刑期过了,他能做的事太多了,他也没有像周会长那样,选择跟广东人抗衡,而是选择了跟广东人合作,这下可把其他的玉石商坑惨了。
  朱贵的日子不好过,但是我能找他帮忙,我需要他来求着我,我看着柱子,我问:“我记得,我在珠宝街,还有一家最大的商铺是不是?”
  柱子瞪着我,刚想说话,我就说:“噢,对了,你不知道,算我没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