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099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邵飞,我期待,老子虽然服你,但是不爽你很久了,你办事,太他妈差劲了,老子教教你怎么做男人。”马炮说。
  他说完,十几个人就冲上去了,直接把阿宝给抱住了,阿宝手里的枪,立马就给卸了,马炮把枪给拿到手,说:“小朋友,玩枪,很危险的,还是玩猜拳吧。”
  他说着,朝着阿宝的脸上就扇了一巴掌,我的脸火辣辣的,他那是打阿宝,就是在打我,我抬头看了一眼,看到了楼上的窗户前站着一个女人,银灰色的头发,是马玲,她就站在上面看着我,我咬着嘴唇,听着阿宝骂人的话,我转身就走,他们把阿宝抬起来,羞辱着他,直接把他给丢出来了。
  阿宝爬起来,又冲过去,骂道:“麻痹的,有种跟老子单挑,草拟吗的,人多了不起啊?出来跟我单挑啊,出来啊。”

  我看着阿宝愤怒的劲,还有马帮的人奚落的样子,就无奈的摇头,看来,不动点真格的,他们还真是不知道我跟田光有多狠。
  我上了车,看着阿宝叫骂,我没有管他,他有冲劲是好事,柱子说:“我们的人,有一批放出来了,我去联络。”
  我拿着烟,点着了,抽了一口,我说:“这小子怎么样?”
  柱子叹了口气,说:“虎,不怕死,很少有十八九岁的人,看到这阵势不怕的,现在的年轻人,都是食草族,没有什么能力,他这样的,很少了。”
  “人叫回来,把光哥的店开起来,咱们得有个家,把人聚起来,钱,从金库里拿。”我说。
  柱子意外的看着我,说:“那你赌石的本呢?不要因小失大。”
  我看着外面,我说:“我邵飞,女人多的事,我为女人花了不少钱,现在也是剪羊毛的时候了,别担心,光哥的钱,用在光哥的事情上。”
  “邵飞,你仁义,这是光哥为什么没有卖了你的原因。”柱子说。
  我笑了一下,把烟头丢下去,我看着阿宝上来了,他坐在车里,哭起来了,他说:“师父,他们欺负人,欺负人,要是单打独斗,我不怕他们的,妈的,他们欺负人。”
  我看着他被气哭了,就笑了起来,我说:“都什么年代了,还单打独斗,这段时间,我给你介绍一些兄弟,到时候,你就不是单打独斗了,跟刚才的那个神经病干仗,你怕吗?”
  “我不怕,我砍死他我。”阿宝愤怒的说着。

  我点了点头,看着楼上,那扇窗户还在开着,我看着马玲,她还在看着我,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呢,但是她铁了心要田光死,我也没有办法了,我说:“走吧。”
  车子开走了,我关上窗户,靠在后座上,马玲贪婪吗?是的,贪婪,那个位置她早就想做了,我们三个之间,有个死结,现在死结触发了,所以,我们之间必定有一场你死我活的争斗。
  我不能让田光死,虽然很多人都想田光死,但是我不能,因为我的敌人太多了,没有田光,我手脚不够用,所以马玲,别怪我。
  田光的问题,我以前给了答案,这个答案终于要付诸了。
  把马帮文化公司看成一座江山的话,我跟田光为了打下这座江山付出的太多了,我们都知道,江山从来都是打出来的,不可能有人主动的把他让给你,尤其是,你被赶走过一次。
  田光退下来是逼不得已,我们如今的惨状,也是当初我的犹豫造成的后果,但是,我不后悔,我没有让他们去背锅,我觉得我对得起我的良心,所以,我就要为我的决定来付出代价。
  去缅甸赌石的资金,我当然不能靠那块一千五百万的料子来满足,去缅甸赌石,再高的技术,也没有钱重要,缅甸赌石,烧的就是金钱,你有三分眼里,不如有七分资金,这就是现实。

  我给周瑶打了电话,让他去酒店等我,我带着原石去见他,当然,要坑她一笔钱,周会长有多少钱,我不知道,但是他都捐出去了,所以能从周瑶哪里弄到多少钱,就决定了我在缅甸能赢多少钱回来。
  我到了酒店,在包厢里,看到了早已等待我的周瑶,我把原石放在桌子上,我说:“看看吧,两年的时间,你应该有长进吧?”
  周瑶没有说话,走到桌子面前,掀开黑布,看着桌子上一切两半的原石,她看了一眼,就瞪着我,没有说什么,从口袋里拿出来一把手电在原石的切口上打灯。
  “不错,糯冰满料黄杨绿的会卡料子,水头有三分,但是有棉。。。”周瑶说。

  我笑了一下,伸手将她胸口的那块无事牌拿起来,她看着有点脸红,毕竟这距离她胸部的距离,也就一寸多,我说:“这块无事牌八位数,上千万,但是你看,不一样有点棉,天然的东西,有点瑕疵是正常的。”
  她打开我的手,说:“你能尊重一下女性吗?”
  “噢?你是女人了?”我笑着说。
  她看着我,很愤怒,但是没说话,我笑了一下,坐下来,我说:“一千五百万拿走,保证能你赚一笔,现在这种高档料子市场少有。”
  周瑶深吸一口气,捏着下巴,考虑了一会,说:“你不会想靠这块石头翻身吧?”
  我摇了摇头,我说:“这块是我徒弟李吉赌的。”

  “那个穷光蛋?哼,他居然能赌出来上千万的料子,是你教他的?”周瑶问。
  我点了点头,喝了一口茶,阿宝不屑的撇撇嘴,说:“世界,我们不是穷光蛋,看我身上的牌子,阿玛尼,一万多块呢。”
  对于阿宝的献丑,我笑了一下,周瑶不屑的翻白眼,走到我面前,说:“你为什么不教我?我的实力,可以顶他们所有人。”
  “你能帮我打架嘛?你能帮我杀人吗?你能帮我挡枪吗?”我冷冷的问。
  周瑶听了,脸色难看,没有说什么,我说:“特定的人,做特定的事,不要嫉妒,也不要羡慕。”
  “哼,我作为你第一个徒弟,你什么都没有教我,反而教三个穷光蛋,我凭什么不嫉妒?”周瑶生气的说。
  我看着她生气的脸,我问:“你爷爷为什么不教你?”
  周瑶叹了口气,说:“他从来不教我们家里的人赌石,任何人都不教,他就告诉我一句话,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我实在不能理解,他因为赌石而发家,但是却不让我们后人赌石。”
  “想想陈发吧,你爷爷是对的,我们这些穷凶极恶的赌徒都知道赌石有多凶险,真的会死人的,那些惨剧,我相信你应该历历在目。”我说。
  周瑶点了点头,说:“你跟我爷爷是一类人,大道理满天飞,让人烦躁的很,但是你又莫名的吸引我,你的人生让我觉得很刺激,是我这种坐在办公室里的女白领永远都无法去想象的。”

  我说:“说到刺激,马上刺激的就来了,我准备去缅甸参加公盘,手头缺点钱,要投资吗?”
  “哼,师父,你真的是我师父,把借钱都说的这么冠冕堂皇又可以不负责,厉害啊,你要多少钱?”周瑶问。
  我笑了起来,我说:“公盘你也参加过,那地方是烧金窟,每个三五亿,我都不好意思去出手。”
  周瑶捏着下巴,说:“我的银行账户有九十二万。。。”
  我咳嗽了一下, 我问:“开玩笑的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