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510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似乎选哪个都有不小的风险,只有放弃才真正安全,可杏林山长老的位子诱惑性太大了,就这么错过,他实在无法甘心。

  不知不觉间,小半盒烟抽完了,他抬头望向夜空中那像是被人吃剩下的半拉烧饼一样的月亮,深吸口寒夜中的凉气,再缓缓吐了出来,如此反复几次,胸腔中因一次性抽烟太多而造成的烦闷才一扫而空。
  忽然后背一暖,一个娇小柔软的温热身子贴了上来,苏巧沁拥着他,问:“怎么还不睡?”
  萧晋没有回答,而是转过身拥着只穿了睡裙的女人退回屋里,关上露台的门,这才问道:“是不是烟味熏到你了?”
  苏巧沁摇摇头,说:“突然感觉身边的床铺有些冷,然后就醒了。”
  萧晋笑笑,伸手刮了刮她莹润的鼻尖,揶揄道:“怎么,这才多久,就不习惯一个人睡了?”
  黑夜中看不清脸的颜色,所以苏巧沁的胆子似乎也大了许多,少有的直接点头说:“从……从第一晚开始,我就习惯了身边有你的感觉。”
  萧晋心中感慨,拥抱的她更紧了些。“傻女人,你这么毫无保留的喜欢一个坏男人,就不怕跟着我吃亏么?”
  苏巧沁抬起脸,灼灼的眼睛里似乎有星辰闪烁。“和你在一起的这段日子,是我自从母亲去世后最快乐的时光,每次一见到你,我就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瞬间就满了一样,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做。

  这样的生活,我一辈子都过不够,用什么来换我都愿意!”
  黑夜里的肉麻情话最能挑动人的情绪,包括说话者自己在内。
  感受着怀里温度似乎在慢慢升高的身体,萧晋胸间的块垒瞬间便被极度的自信给冲破。连最柔弱胆小的女人都愿意为幸福牺牲一切,自己却因为一点风险就畏首畏尾,算什么爷们儿?
  哈哈一笑,他猛地将苏巧沁打横抱起来,一边走向大床,一边笑道:“不,我觉得你现在肯定有一个地方没有满,必须马上去填一下。”
  苏巧沁最受不了他说粗话,发出一声似期盼又似拒绝的娇yin,便把脸埋进他的胸膛再也不肯出来了。

  第二天一早,吃过饭,告别眼泪汪汪的苏巧沁,萧晋驱车来到位于市中心的倾城会所。
  这间会所是一栋欧式的四层小楼,不小却很精致典雅,在周围高楼大厦的衬托下,倒有些闹中取静的味道,高档会所选址在这里,足以证明房韦茹还是有一定眼光的。
  专门为女人服务的美容会所,自然男士免进,所以一听他的来意,前台就客气的请他在一楼休息区等待,然后便给自家老板打电话。
  房韦茹下来的很慢,足足让他等了将近二十分钟,才在楼梯口出现。
  “萧先生,真是不好意思,上面有点事情耽搁,让你久等了。”
  “没关系,你们这里的咖啡挺好喝的。”萧晋笑笑,见女人的脸色很不好,也不多说废话话,拿起身边的一个盒子递过去,道:“这是文哲托我带给你的,抱歉今天才有空给你送来。”
  “文哲?”房韦茹满脸都是惊讶的接过去,打开后发现盒子里是一个木雕的小兔子,看雕工虽然一般,但憨态可掬,也蛮可爱,不由不解的问:“这……这是……”
  萧晋笑着回答说:“村里有个木匠,学过雕刻窗花的手艺,我见文哲很感兴趣,就让他跟着学了一段时日,这是他的第一个独立完成的成品,他说房女士你是属兔的,所以特意让我带来给你。”

  房韦茹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紧接着便捂住了嘴,喜极而泣道:“萧先生,你……你说这个是……是我的哲宝宝自己雕刻的?”
  萧晋点头:“每一刀都是。”
  一个原本跟亲妈都敢动手的熊孩子,在短短两三个月之内,不但学习了不错的技能,还知道孝心了,这让房韦茹如何不激动?
  她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放下盒子,抓住萧晋的手就颤声道:“谢谢!萧先生,谢谢你!我从来都没想过有一天还能收到孩子亲手制作的礼物。”
  “房女士客气了,你把孩子留在我那儿,目的不就是这个么?”萧晋微笑说,“现在有了一点成果,我也算是幸不辱命。”
  “何止是一点成果?”房韦茹摇头道,“原本留他在山里,只是想着让他吃吃苦,明白如今的生活来之不易,只要回来后他能不那么叛逆,我就知足了。萧先生,你两三个月的教育效果,比我十几年的努力还要好,更远超我的预期,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好。”
  “房女士过誉了,我是一名教师,教育孩子是我分内的事情,都是应该的,你……”
  “房总,房总,对不起!您还是快上去看看吧,李太太已经开始砸东西了!”
  萧晋正道貌岸然的说着,忽然一个身穿会所工作制服的女人从楼梯上冲下来,焦急的打断了他下面要说的话。
  房韦茹闻言脸色大变,起身就歉意的对萧晋说:“萧先生,真不好意思,我上面还有事情要处理。”
  这个女人遇到了麻烦,如果能帮她妥善解决掉,再加上房文哲的教育成果,要取得她的信任,应该就不会那么难了。

  萧晋当机立断,便也跟着起身问道:“如果房女士不介意的话,有我可以帮忙的地方吗?”
  房韦茹下意识的就要摇头,忽然想起眼前这家伙是个很厉害的中医,不由大喜,抓住他的胳膊就向楼梯走去。
  “太好了,事不宜迟,萧先生请随我来。”说完,她又对那个员工吩咐道:“通知上面的工作人员,请客人们暂时不要随意走动,以免尴尬。”
  那员工不知道老板为啥在这种时候带一个年轻男人上去,但她不敢多问,低下头就捏住对讲机开始下达指令。
  一路上到四楼的过程中,房韦茹已经简单讲述了一下现在发生的麻烦。
  原来,员工口中的李太太是昨天下午才刚刚成为会员并做了第一次全身保养,可没想到,今天早晨她睡醒之后竟发现自己出了一身的红点子,去医院检查之后,结论是毒素过敏,虽然问题不大,那些红点子过几天就会自动消失,但那位李太太明显不会轻易放过倾城会所。
  于是,这不刚从医院出来,人家就杀了过来,也不要什么赔偿,但房韦茹必须给一个说法,要不然,就找人砸了整间会所。
  而那位李太太敢这么硬气的依仗,则是因为人家公公是省城的江湖大佬,连房家家主见了都得给三分薄面的那种。
  可想而知,如果倾城会所被砸,房家和邓兴安都不会轻易出面,房韦茹只能自生自灭。

  萧晋问她昨晚给那位李太太使用的保养品有没有问题,她指天发誓绝不可能,那些产品是她自开业第一天就一直使用的,从来都没有发生过这种情况。
  日期:2017-09-04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