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29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石子路上铺了一层被雨水击落的叶子,墙角滋长出青苔,上面蒙着露珠和早春的泥土,周容深看着这样光景顿住脚步,他望着远处深沉的黛色,“快立春了。”
  我说是。他问我喜欢春天吗,我点头,“喜欢,虽然这里没有分明的四季,可春天终归是春天,它很美好。”
  周容深说这个春天我给你一切,它会更美好。我低下头,轻轻勾住他手指,将两枚戒指对在一起,周容深是这辈子第一个愿意娶我的男人,也是第一个对我真心说过爱的男人。
  也许后来的他不纯粹。萌生了利用与交易,可他本就是这样不择手段的人,他如果纯粹就会平庸,平庸的男人绝不会是我何笙的男人。几辆警车呼啸从小区外驶入,缓缓停在铁门外,幽暗的长街。尖锐的鸣笛令我畏惧。令我发疯。
  我更加用力拉紧他手指,做最后的挽留与抗争。周容深伫立了十几秒钟,一点点将我手指努开,从他衣服上剥离,他没有任何犹豫,也役有任何更改,在我失去最后拉住他袖缩的衣角时,我崩溃嚎陶。泪雾朦胧中周容深彻底远去。
  他背影苍凉孤寂,融于这天水一色,最后一丝冬日的风拂过深深几许的庭院,树叶沙沙作响。我如同在万丈悬崖边倒挂不停挣扎呼救,等待一双拉我上岸的手,可最终被狂风击入渊底,无人发现我的消亡或凋零。我蹲在地上,喉咙哑得哭不出声音,我空洞而呆滞凝视青石板缝隙间冬花的残骸,脑海中反复出现这三年每一个场景,他为我洗澡,喂我喝粥,他拥我从清晨醒来。
  尽管他木呐冷静,但也格外温柔,他用自己的方式给我撑起一片安稳天地,在他庇佑下我不必经历风霜雨雪,不必屈服世态炎凉,他给了我尊贵和体面,可那样温润的男人,终究被我亲手毁掉了。人总是不知足,想要索取更多,贪婪掌控更多,可最好的早就在流逝。我朝庭院外狼藉的湿地奔跑,铁门猛地合拢,隔绝了我和他。
  我从栏杆间探出手,朝他背影方向大声说我等你,我等你回来给我一个婚礼,你如果食言我也不再需要你的原谅。周容深脚步只停滞了一下,役有回头看我,便迅速弯腰进入车中,一辆防弹特警车在前面开道,三辆警车在四周包围,他置身中央威风凛凛,不可一世。浩荡车队拂尘而去,扬起一片黄沙。
  他是带着对我的恨,对我的不舍,对我的挣扎吧。他要我完完全全,像曾经那样属于他。

  周容深离开后两个小时,我估计他已经到达宝安机场,迫不及待联系了王队长,他告诉我出了点岔头,市局为避免不打草惊蛇,并没有提前通知机场扣押,因为赵龙是亡命徒,他一旦看透自己跑不了,就会疯狂拉上垫背一起死,制造出大隐患,机场人巢涌动,死伤成百上千也有可能。
  更雪上加霜是市局安C`ha 的卧底情报有误,周容深到达机场和赵龙刚好擦身而过,他搭乘上一班飞往云南省的航班提早离开了。赵龙反侦察能力强到出乎意料,他不是公丨安丨,也役有眼线,不会掌握公丨安丨的部署,周容深分析很可能乔苍在暗中助他离开特区,只有他才有这份水准和自己博弈得如此津彩。
  我一夜未睡,不敢联络周容深,怕打扰他办案,他现在命悬一线,丝毫差错都会让他置身危险,我只能不断询问王队长,凌晨五点他告诉我周容深已经抵达云南边境,和那边的缉毒警汇合了。这段最危险遭受伏击的路程,他平安无恙令我长松口气,只要缉毒警在,自然会保他这位特区高官。
  三天过去周容深在云南进展非常顺利,捕获许多偷渡境内藏毒的缅甸籍爪牙,也让赵龙锐气大挫,逼得连连战败,他的本事我很清楚,到底是金三角干过卧底的,玩计谋相当溜。
  我唯一想不通是特区这边风平浪静,静得有些过火了,赵龙陷入条子围剿中,他一旦被抓获事儿可闹大了,半个南省的贩毒网都将溃败,乔苍首当其冲要挨刀。
  可他竟丝毫不急躁,还与一家合资企业举办了签约仪式,我从报纸上看到他谈笑风生很是自如,这份超乎常人的沉着冷静让我愈发看不透。薇薇第四天头上给我打电话,让我到皇甫皇城参加一个姐妹的儿子百日宴,我听了有些惊讶,圈子里姐妹儿都当小三呢,怎么还生了儿子大张旗鼓设宴,人家老婆能干吗。

  我问她是谁,她说小桃。小桃是宝姐的化妆师,苦孩子出身,非常机灵能干,宝姐不管接待什么客户都带着她,她能挡酒,也很会调节气氛,后来就让人家给包养了,一年多没消,自、,不言不语弄出这么大动静来。
  薇薇说林宝宝送了六位数的贺礼,怕不抢风头就不过去了,我一想看在宝姐面子上,肯定是要去捧场的。
  我问她圈子里是不是炸了,她说不止炸了,一些眼红的姐妹儿到处挖她猛料,狠劲甩出去,要是公关做不到位,也够小桃喝一壶。薇薇骂了句这小姨子真他妈走运,“小桃可不是一般小三。虽然役把大房干掉,但她得到公公的认可了。”
  不止讨男人喜欢,连男人的老子都拿下了,这确实很有手段,富一代的规矩多眼光高,但凡曝光女明星嫁不进豪门的,都是老子不同意。我让司机开车送我去商场买了一把价值三万块的纯金锁,直奔皇甫皇城。
  我进入大厅看到薇薇正要乘电梯,我快走了几步追上她,她挽着我手臂和我扒了小桃许多内幕,包括和娱乐界大哥的少爷搞过。
  我 i 司她是真的吗,她说在香港酒吧一起玩看对眼了,约过一炮,她拿着当资历炫耀,傍上这个大老板又赶紧洗我笑说你这也是不痛快了。她撇撇嘴,“论长相谁比咱俩还漂亮啊,我手段也不差啊,我就是命苦。”
  电梯门打开后,一名保镖站在走廊等候,他询问了名字,弯腰请我去主客场贵宾厅,告诉薇薇稍后到副宾厅,薇薇荫阳怪气说真了不得,小化妆师现在也学会看人下菜碟了,也不知道谁当初刚进城狗屁都不懂,捧着香辣牛肉面蹲在茅坑旁边吃。
  我璧眉朝她使眼色让她闭嘴,别人地盘上嘴巴嚣张役好果子吃。
  我们分别由侍者引领到不同场地,我还没看清里面的人,小桃喊了我一嗓子,我顺着声音看过去,她怀里抱着小婴儿,裹着金色的皇帝服,三个保姆乃妈站在身后给她扇风,喂她吃菜,一把子保镖整齐陈列,将她众星捧月般簇拥在当中。

  这哪是摆宴,分明是借着孩子的理由扬眉吐气来了。我走过去将金锁交给她,讲了几句吉祥话,她客套说都不缺,人来就行,弄这些没用的倒生分了。
  保姆接过去和我道谢,我坐在她旁边象征性逗了逗孩子,豪门血脉外人要知分寸。不能实打实去碰,碰出毛病了说不清楚,尤其圈子里的女人,眼皮儿一眨都是手段,防备,息没错。
  小桃抱怨说孩子爸爸在外地出差,不能赶回来,她一个人撑场面,也没多大意思,不过他确实疼孩子,已经和老爷子商量怎么给奖励了。她朝我挤眉弄眼,“少说也要给我几百万。
  我可是难产,生了六个小时才生出来,看到役。”她举了举孩子,们家多宝贝这孙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