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73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说,“生了孩子比以前更漂亮了,性感了很多。”
  从彤娇嗔道,“你就知道这些事,曹慧的事情,有什么消息没有?”
  顾秋靠在沙发上,“你说能有什么消息?大家都知道这件事情是左安邦的不对,但是都在极力压制曹书记。”
  从彤说,“那曹书记不是很委屈?唉!身为一个县委书记,竟然连自己的女儿都保护不好,这算不算是一种悲哀?”
  顾秋说,“那是你没见过真正的大鱼吃小鱼,不要说是这种事情,再离谱的事情都有。”对于京城那些事,顾秋当然知道很多。
  京城那些公子哥们,常常发生争斗,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当然,他们之间的事情,大都私下里自己解决。
  但也有一些闹大了,没法收拾的事,让两个家族为此仇恨,让矛盾升级。
  象这种事情,从彤他们是无法知道的。
  从彤说,“难道就这样算了?”
  顾秋道:“你也不想想,市委那些人肯定要为左安邦擦屁股,如果事情闹大,对他们也有影响。因此谁都在拼命捂盖子。再说曹书记自己嘛,也不敢太过分,只能适可而止。做为一个县委一把手,他知道没有什么比稳定更重要。因此老曹一肚子的苦水没处诉啊!”

  从彤说,“以前我总是以为,有当官的父母,日子过得很潇洒,现在越来越体会到其中的难处。说实在的,我都有些害怕,更有些担心。这个左安邦可不是个普通角色,他总是在盯着你呢!”
  顾秋说。“这个你大可以放心,他暂时拿我没有办法。再说,现在他可是自身难保,急于把这件事情撇清。京城那边传来消息,左家有麻烦了。”
  从彤当然不知,她问顾秋,“发生什么事了?”
  顾秋笑道:“两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把京城一位名媛给放倒了,这事闹得很大,对方也很强势,这两小子估计要坐牢。所以左家现在是分身无术,左安邦也没什么心思来对付我了。”

  从彤呆了半晌,果然水深似海。
  从彤道:“那曹慧的事,我看你就不要去插手了。”
  顾秋唉了声,“如果我不插手,那可是对不起老曹啊!”曹书记当初做出的决定,用自己在市委的面子,挤走了以前的县长,为顾秋争取了时间和机遇,顾秋可不能知恩不报。
  可怎么必退左安邦呢?顾秋还在琢磨。
  晚上睡觉的时候,他就在考虑这事。一定要必得左安邦进退两难。半夜的时候,他给吴承耀打了电话,问他关于那段录相的事情。
  吴承耀说东西在自己手里,顾秋道,“那你给我拷贝一份,哦,女的记得打码。”
  吴承耀会意过来,说知道了,我弄好了通知你。
  这件事情,还真亏了吴承耀,在无意中拍到了这一幕。如果没有这些证据,估计顾秋就要头痛了。
  第二天上午,吴承耀就打电话过来说,东西好了,怎么给顾秋。顾秋考虑了一番,还是决定亲自去省城,这样的事情,不宜让太多的人知道。
  从吴承耀手里拿到东西,顾秋在电脑里看了一遍。录相中,完全可以看出,曹慧的确没有半点反抗的意思,更有些迎合,迫不得已的味道,因此,在这方面,左安邦就算是有错,过错也不大。
  唯一的就是他后面那一步棋走错了,如果他不去威胁曹慧,不用钱来买断两人的关系,或许这一切都不存在了。

  偏偏在关键时候,左安邦走错了一步。
  顾秋给二叔打了电话,说有重要东西给二叔。
  跟二叔一说,二叔就笑了起来,“来得好及时。”顾秋问究竟是怎么回事?
  二叔叹了口气,“你二哥和你三哥被他们必得好苦,简直就是一败涂地。”
  顾秋心里一惊,左系对顾家的围剿,这还只是一个开始。正象二叔说的那样,他们是在拿顾家子弟当靶子,来练兵呢!
  但是二哥和三哥,都已经被人家必到了绝境。
  顾秋暗暗叹了口气,尽管他非常讨厌这种斗争,但是却无可奈何去改变什么。

  二叔说,“我马上派人过来取。”
  二叔的人连夜赶到南阳,披星戴月,来回奔波。顾秋交了东西,返回清平县。
  现在他要做的,就是静观其变,等待好消息的到来。
  第四天的网络上,出来了一段视频。

  这段视频的男主角,自然是左安邦,但是女主角的脸,根本就看不出来,很多关键时候被打了码。
  左安邦在办公室里,突然接到京城方面的电话,他打开视频一看,顿时气得七窍冒烟。
  关于左安邦和曹慧的爱爱视频,并没有保存太久,就被人删除了。但是一些港台媒体上,出来了这样的消息。
  说左家的人都是纨绔子弟,玩弄女性。先是有左痞子二兄弟,用药物迷倒京城名媛,欲图不轨。后有左安邦的爱爱视频流出。
  一时之间,左家上下都很被动。
  左家老爷子打电话给左书记,严励的喝叱左安邦的荒唐行径。左书记听到这样的消息,实在是头痛不已。
  按理说,左安邦不应该犯这种错误,但是他偏偏栽在这上面。左书记的秘书给左安邦打电话,叫他马上滚回来。

  左安邦就知道,自己的麻烦大了。
  赶到左书记家里,看到叔叔满面怒容,厉声喝问,“你自己好好解释一下,这是为什么?”
  左安邦说,“叔叔,难道你不觉得,这是一场有预谋的安排吗?虽然我有错,但是这错误是别人事先设定好的圈套。我建议立刻派人查找这视频的来源。”
  左书记骂了句,“荒唐!都什么时候了?还想闹到什么时候?”
  左安邦也知道,现在不是追查视频来源的时候,在这个节骨眼上,必须想到一个办法,来给社会一个解释。
  此刻,左安邦想到一个极为痛苦的问题。虽然他没有结婚,但是这段视频,足以毁掉他的前程。
  左书记瞪着他,“你自己想怎么办?”
  左安邦头痛了,“叔,我被人陷害了。”

  左书记很不高兴,“现在只有一个办法,能让你从这流言蜚语中解脱出来。”
  左安邦眼中燃起一道希望的火花,看着左书记问,“都这样了,还有什么办法?”
  左书记道:“解铃还须系铃人,现在只有你自己站出来承认和这个女孩子的恋爱关系,一切就迎刃而解了!”
  “什么?让我承认跟她的恋爱关系?”
  左书记道:“不仅如此,你还要马上娶她为妻,否则消除不了这种误会。这将对你,对我们左家都是一种致命的打击。现在京城那边有人盯得紧,你自己看着办!”
  左安邦霍然站起来,“不可能,我不——”
  “混账——”左书记骂了一句,“小不忍,则乱大谋,这点事情你都做不好,怎么配做左家的晚辈!”
  “可是——”
  左安邦急了。
  左书记喝道:“什么都不要说了,就这么定下来,这件事情由我跟你父母做主,马上跟这女孩子成亲。”
  左安邦:天啦!怎么会这样?
  夜深了。
  左书记一个人坐在书房里,沉默了很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