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733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更令他气愤的是,左安邦居然用十万块钱来摆平这件事。这不是污辱是什么?
  曹书记说,“咱们都是有孩子的人,我只不过是想让他说句话,表个态。这个要求不过份吧!”
  市长说,“老曹,具体的事情,我并不知道,但是你说的这种事情,我认为嘛,这是孩子们的事,应该由他们去解决。年轻人嘛,男未娶,女未嫁,在一起时间长了,发生点什么,这不也正常嘛。不是有句话说,人不风流枉少年,你们谁没有年少轻妄过?”
  曹书记正要说话,市长摆摆手,“你听我说,这件事情,本来不应该我出面,但大家都是自己人,我就把话说开了。这样吧,你呢,就不要再出面,由他们年轻人去解决。你看怎么样?”
  曹书记的脸色一直都不好看,市长劝了半天,等于没说。先是把责任撇开,然后呢,又把他这个当父亲的一脚踢开,都是他们年轻人的事,叫自己不要插手了。
  可儿女都是父母心头肉,自己不痛哪个来痛?看到他们受了伤害,还能无动于衷吗?
  市长说,“老曹,你也是个多年的老干部了。儿女都这么大了,想开点啦!”
  他递了支烟给曹书记,“听说你儿子曹明,在市里很活跃嘛。经常有人看到他在那些娱乐场所消费。他结婚了吗?”
  曹书记要吐血了,市长这话里有话,暗指自己儿子曹明,不是也没有结婚吗?经常跟人家处对象,玩了不少女孩子。
  如果曹书记真要追究这件事,那自己儿子玩过的那些女孩子又该怎么说?
  到底是领导,说话一套一套的,叫你没办法反驳。曹书记瞬间感觉到自己白活了。
  当然,他非常清楚。如果换了一个人,不是他左安邦的话,凭自己的权力,他只要一个眼色,就可以让人生不如死。
  但是左安邦的身份太特殊了,以致让这些市委老大们都出来为他说话。听他们的语气,反而是自己不对。
  不应该干涉年轻人的事。
  曹书记说,“我也没有别的要求,只要他自己出来表个态。”这样的要求,已经很低了。
  可市长道:“表态?你要他表什么态?表个态有什么意思?大家见面多尴尬。”
  市长拍拍他的肩膀,“老曹啊,有些事情,你知我知他知就行了,没必要太较真。”

  看到曹书记不松口,市长生气了,“好吧!我说服不了你,是我这个市长的能力有问题。没办法跟你沟通。”
  随后他就走了,也不理曹书记。
  左安邦呢,肯定是不会出来见他,他见到曹书记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反正这件事情搞得很糗的,左安邦一脸懊恼。
  市长做了二个多小时的工作,曹书记都没有松口,他来到崇书记那里,崇书记问,“结果怎么样?”
  市长说,“我是费尽了口舌,他这个人太固执,我看这样很不好。”市长坐下来,“不就是两个年轻人谈恋爱嘛,非得这样闹。”
  崇书记在心里为难,今天一早得到消息,听说曹书记赶往省城之后,他就急了。
  从这件事情上,他反复分析。

  当然,错还是错在左安邦。可他无法去批评,指责左安邦。这个市委副书记跑到清平督促,督到人家县委书记女儿的床上去了。
  更重要的是,因为这件事情,曹慧出了车祸,差点被人家撞死了。崇书记做为市委老大,他也有些觉得无奈。
  换了自己,肯定也会闹的,曹书记这样子闹,根本算不了什么。所以崇书记在想,给老曹一点好处吧!
  他对市长说,“老曹在清平县也有些年头了,要不让他进市府班子?”
  当然,这话他说了不算,得由上面决定。
  但是做为石安市的老大,说句话还是有一定的作用的。
  市长说,“看来也只有这样,他的确委屈了。我们应该安抚他一下。”
  崇书记说,“先让他回去休息几天吧,等市委的结果出来了再说。”
  曹书记被通知,先回清平县休几天假,工作由怀副书记和顾秋临时接管。

  崇书记和左安邦,市长在商量这件事的处理结果,没想到左安邦极力反对,“不行,这不是交易,怎么可能当成交易来做?”
  崇书记在心里骂娘了,要不是你这王八蛋管不住自己的脐下七寸,又哪来这么多麻烦?
  但他不能这么说,反而很和谐的征求左安邦的意见,“那你的意思是?”
  左安邦说,“感情方面的事,不能做为政治交换的筹码,这是我和他女儿之间的私事,他怎么就成了受益人?”
  左安邦说,“退一万步说了,就算是我和他女儿有情感上的纠葛,那也只是因为两个人合不来而分手,做父母的,有必要插进来折腾吗?尤其是他一个县委一把手,做事没有一点原则。”

  市长和崇书记都在心里嘀咕,这个左安邦还真他娘的绝情,好歹你也睡过人家女儿了,给人家一点好处你居然不同意。
  两人对视一眼,“那这事就先缓缓。”
  散了会,崇书记和市长都在心里暗暗思量,这个左安邦还真是个狠家伙,以后要注意点。这种人无情无义。
  等曹书记回到清平县,顾秋基本上知道了整个过程,当然,市长与他的谈话内容,顾秋是无从得知的。
  看到曹书记这脸色,顾秋就明白,他肯定受了委屈回来的。这一切,对于顾秋来说,早就是意料中的事。
  因此,他约了曹书记喝酒。
  曹书记心情很不好,喝起酒来也很猛。顾秋劝他,“这种事情,本来我不方便过问的。但是自我来清平之后,我就把曹慧当成了自己的妹妹和亲人。她的事情,令我很难过,也很气愤。”
  他端起杯子,“放心吧,这件事情总会有个结果,不可能就由他这么算了。”
  曹书记道:“你还是不要参与进来,这对你没什么好处。顾秋同志,我老曹这辈子算是白活了,碰上一个这样的煞星。”
  他猛灌了杯酒,“这样的事情传出去,我还怎么做人啊!”
  顾秋心道,这只是在下面而已,如果到了京城。那里各种势力鱼龙混杂,彼此之间斗得很厉害,不要说你这样的处级干部,到了那边的话,部级干部被人踩得不敢吭声的大有人在。
  当然,顾秋不可能说这种话,在他看来,这种事情只是小巫见大巫而已。
  要必左安邦出来表个态,这也并不是不可能的事。顾秋心里已经有了对策。只不过他现在一直在观望,什么时候出手最好。
  左安邦不走,对顾秋而言,始终是个祸根。
  自己在清平的政策,他都要干涉,让你干不成事,没法安心工作,这一切都与顾秋的意愿相背离。
  跟老曹喝了酒回来,看到从彤抱着孩子在那里喂奶,顾秋走过去,“老婆,我回来了!”
  从彤看他喝了不少酒,埋怨道:“又喝这么多酒,小心你的身体。”
  顾秋说没事,他就坐在沙发上,看着从彤喂奶。顾秋忍不住碰了下,奶水象喷泉一样弄了从彤一身。从彤瞪了他一眼,打开他的手,“吵死啊!”
  顾秋就看着她笑,生过孩子的从彤,脸型胖了一些,比较饱满了,但是水色极好,白里透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