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731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在前二天,他从二叔那里得到京城方面,秘而不宣的消息。说左痞子和几个年轻人,对京城某名媛下药,差点把人家女孩子糟蹋了。
  这事已经闹得很大,但媒体都集体禁声,没有发布半个字眼。顾秋知道,只要搞清楚了曹慧与左安邦之间的关系,这事情就容易多了。
  顾秋看过今天的新闻,当时他也觉得很震惊,因为他认出了照片上的曹慧。

  因此,顾秋决定去看看曹慧。
  就在同一时间,医院的病房里,曹慧妈接了个电话后离后,曹慧一个人留在那里,面对惨白的墙壁,曹慧眼神痴呆。
  一场人生的美梦,转眼间变成一场空。
  从来没有禁受过打击的她,很难接受这个事实。她现在在想,左安邦是不是知道自己住院的消息,哪怕他来看自己一眼也好。
  在医院里的这几十个小时,曹慧只有这么一个念头。
  医院走廊的尽头,静悄悄的。一个戴着墨镜的年轻男子,木无表情的走过来。
  他的时间算得很准,就在曹慧妈刚刚离开,他适时出现。
  推开病房的门,看到坐在床上的曹慧,此人在门口身影一滞。曹慧看着他,“你来干嘛?”
  原以为对方开哄自己几句,或者说安慰几声也好,但是曹慧失望了。左安邦取下墨镜,很严肃地坐下来。目光盯着曹慧,“你究竟想干嘛?非要闹得满城风雨,人尽皆知你才满意?”

  左安邦进来就是一顿批评,很严励的批评曹慧,“你要知道自己的身份,这种方式很傻,很无知。”
  曹慧听到他的话,就象头顶上响起一个炸雷,左安邦不是来看自己的,他这是什么意思?跟自己划清界线?
  左安邦的脸色不好,没有一点柔情,冷冷道:“如果你要认为,这是一场美丽的误会,这个结果相信会令大家满意。你我之间,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摊牌了,曹慧心里象刀割一样。
  见过电视里绝情的男人,却也没有人能象左安邦这样,生生的折磨人。这是一种很深的痛,无情的肆意践踏自己的尊严。
  左安邦说,“昨天晚上的事,本来就是一场意外。男欢女爱,自古皆有,这个很正常,你我都是成年人,我希望你有自知之明,不要再在这件事情上纠缠,也不要跟任何人说起这种话题。否则对你,还有你爸来说,未必是件好事!”
  曹慧完全傻了,左安邦在他心目中的形象,瞬间崩溃。
  左安邦的话里,没有一点感情,冷冰冰的,这叫曹慧根本接受不了。他把昨天晚上的事情,看作是一场意外。一种没有任何情感的**。

  可对曹慧来说,这是她的初夜,她的第一次。你如此急切的撇得一干二净,脆弱的曹慧哪里接受得了?
  左安邦看着她那绝望的脸,并没有半点同情。女人,对他而言,招手即来,挥手即去。
  他左安邦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更曹慧这种,要不是另有目的,他绝对不多看一眼。
  其实曹慧只是太瘦了,如果说身体复元后能丰满一些,也算是个不错的女孩子。
  左安邦在她绝望中,留下一张支票。
  “这是给你的补偿!好自为之吧!”
  一张十万元的支票,放在床上,左安邦站起来转身就走。曹慧傻乎乎的坐在那里,两眼绝望。
  自己为了他,不惜丰胸,没想到得到的竟然是这样的结果。曹慧心里有些痛苦,绝望。
  左安邦一走,曹慧心里最后一丝希望破灭了,她完全崩溃。

  医院的走廊里,左安邦的身影渐行渐远。他必须做出一个果决的决定,不能有半点犹豫,他要让曹慧知道,两个人之间不可能有任何希望。同时,也要封住她的嘴,不要流露出半点与感情有关的表情。
  在左安邦的心里,男子汉大丈夫,不应该优柔寡断,要干净,利索的处理各利问题,把不利的因素,尽快排除。
  这也是左安邦的行事风格,不论发生什么事,必须第一时间解决。感情上也不例外,本来他只是想利用曹慧来钳制曹书记,现在看来不行了,如果曹慧缠得紧,将对他十分不利。
  左安邦决定,马上离开清平,返回市委,继续做他的副书记,从此与曹慧断了关系。
  绝情,就象被电梯切断的影子,让他的身影迅速消失在走廊里。

  左安邦一离开,曹慧妈就出来了,她走进病房,看到女儿象傻了一样坐在那里。脸上的绝望,令人无边的恐惧。
  究竟发生什么事了?曹慧妈很快就看到了那张留下的支票。十万元的支票,这是哪里来的?
  曹慧妈慌神了,忙喊着女儿,没想到女儿哇地一声,痛哭起来。还好,哭出来了,要是她不哭出来,估计闷久了会发神经。
  顾秋和从彤又来看她了,听到病房里的哭泣,更加肯定了他的想法。刚才他们两个进来的时候,碰到了左安邦的车。
  平时喜欢用司机的左安邦,这次只身一人,顾秋就在猜测,他不希望有任何人知道这件事。
  夫妻两人进来后,曹慧妈这才反应过来,“顾县长,小从,你们来了/”
  顾秋说,“我们来看看曹慧。”
  此刻,从彤的目光落在那张支票上,她朝顾秋看了眼,顾秋会意过来,拿起支票一看。
  曹慧哭得很伤心,瘦弱的肩膀,不住的抽搐。看得令人挺怜惜的。顾秋心道,左安邦究竟说了些什么?令曹慧如此伤心。
  这十万元的支票,让顾秋隐隐感觉到不安。

  左安邦竟然想用钱来解决问题?
  曹慧妈最近也是焦头烂额的,她和老曹一再劝慰,叫曹慧远离左安邦。那种大家族的公子哥,傍好了是福,傍不好就是祸。
  可曹慧不听,以为找到了爱情。
  顾秋看着曹慧,对曹慧妈说,“我可以跟她说几句话吗?”
  曹慧妈点点头,和从彤走出了病房。
  曹慧的事情,终究还是让曹书记知道了。

  曹书记异常愤怒,拍着桌子发脾气。太过份了,简直就是污辱人嘛。不把人家的女儿当人看,他左安邦算什么东西?
  这下,彻底把人得罪了。
  左安邦估计都没有想到,曹慧会将这样的事情也告诉父母。换了一般的女孩子,跟男朋友之间的事,绝对不会跟家人讲。
  但他忽略了一点,曹慧与人不同,她自幼多病,思想比较脆弱,再加上左安邦自以为吓吓她,这事情就能掩遮过去的,哪知道事与愿违?
  曹书记说要去市委,找左安邦理论。
  却被老伴拦下了,“你去又有什么用?他要是一口咬定,是曹慧自愿的,你能拿人家怎么办?”

  的确,本来这事,是曹慧自己同意的。只是没想到左安邦翻脸不认人,这才伤了曹慧的心。
  曹书记急得跳,“难道你就让我憋着这口气?”
  想自己堂堂一个县委书记,居然要受这种气,他哪里肯罢手?最让人气闷的是曹明,平时很匪气的曹明,此刻闷在那里,一声不吭。
  看到老爸要去市委找说法,他才冒出一句,“你去有什么用?他是市委副书记,官大一级压死人。上面根本就不会帮你。”
  曹书记火大了,啪了儿子一巴掌,“没用的东西,你妹妹被人这样了,你一个屁都不敢放!”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