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730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曹慧不说话,只是捂着脸坐在那里哭。司机有些心慌了,急得朝曹慧喊,“我送你去医院吧!”
  这时,另一辆车开过来。
  车上坐着一男一女,男的正是曹明,这家伙喝了点酒,看到前面有车挡住了他的去路,一个劲地按喇叭。
  嘀嘀嘀——旁边的女孩子说,“别按了,好象出了车祸,撞人了。”

  曹明本来就是个混账东西,他可不管这些,继续按喇叭。司机听到后面的车这么叫,心里也有些气恼,站在雨里冲着曹明喊,“按死啊!没看到出车祸了吗?”
  曹胡放下玻璃,指着司机喊,“你给老子再叫一句!”
  司机心里烦躁,当下又骂了一句,“老子叫了又怎么样?你眼睛瞎了?”
  结果曹明冲下去,抓住司机的衣领,啪——!

  一巴掌打过去,司机的脸立刻肿了起来。司机也不示弱,骂了句,跟曹明对打。
  可他不是曹明的对手,曹明拳头重,看到对方竟然敢还手,曹明恶从胆边生,一拳轰过去,打在对方的鼻梁上。
  对方一声惨叫,轰然倒地。
  曹明占了上风,抬起脚,做死的踢。“我踢死你,踢死你!”
  司机惨叫连连,“要打死人啦,要打死人啦!”
  曹慧松开双手,看到打人的竟然是自己的哥哥,就喊了句。曹明一听,“曹慧,你怎么——”

  他明白了,原来这个王八蛋撞了自己妹妹。
  这下,他跑回到车上,拿了一把扳手出来,“***,竟然敢撞我妹妹,老子今天打死你!”
  眼看他就要举起扳手砸下去,曹慧大喊了一句,“不要,哥——”
  要不是曹慧拦住他,估计这名司机会被他打死。
  曹慧拉着他的手,拼命喊,“你会打死人的!”

  曹明这才扔了扳手,走过去提起司机的衣领,“妈D王八蛋,如果我妹妹有什么事,老子非灭了你全家。”
  司机坐在那里,捂着鼻子,“我撞了她,你打了我,咱们扯平。”
  曹明气疯了,啪地一巴掌扇过去。“老子叫你扯平。告诉你,老子打你,就象雷打了一样。你敢碰老子的妹妹,老子让你死都没地方埋!”
  曹明的女朋友看到曹慧,这才打着伞下了车,劝曹明把妹妹送医院。

  这个晚上好多事,左安邦一夜没有睡好。
  自己在稀里糊涂中上了曹慧,再看到曹慧那形如小笼包的胸,左安邦就有些抓狂。
  更让他绝望的是,第二天的报纸上,出现一则新闻。一女子疑似感情问题,雨夜狂奔,被小车撞倒。
  细看这新闻,左安邦的心就剧烈的抽搐了起来。曹慧出车祸了!左安邦气得扔了报纸,坐在那里生气。
  这个曹慧,一点承受能力都没有。发生一点小事,就闹成这样。左安邦感觉到这事有些麻烦,不行,这事要是传出去,自己就没脸再呆下去了。
  左安邦黑着脸,两只拳头捏得紧紧的。
  曹慧坐在病床上,换了病服之后的她,看起来脸色更加苍白。曹书记和老伴,半夜就过来看她了。

  医生说没什么伤,但是精神上好象受了刺激。
  曹书记就百思不得其解了,问她话,她什么也不说。
  可把曹书记老伴给急死了,你不能刚刚好一点,就给我出事,还让人省心不?
  曹明就把昨天晚上发生车祸的事情说了一遍,曹书记说,“你就不要到处跑了,留下来照顾你妹妹几天!”
  曹明没有回话。
  曹慧住院的消息,传到了顾秋的耳朵里,他给从彤打电话,“你去医院看看曹慧,她被车撞了。”
  从彤说等下就去,刚好程暮雪和蕾蕾还没有走,听说曹慧出事了,她们也跟着一起去了医院。

  曹慧呢,本来不怎么吭声,象个傻子一样的呆坐在那里,脑海里全是昨天晚上和左安邦在包厢里的镜头。
  看到蕾蕾和程暮雪,她立时就哭了。
  蕾蕾看她哭这么伤心,心里隐隐有些不安,莫非出事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也不好问。
  程暮雪在心里嘀咕着,这究竟发生什么事了?昨天还兴冲冲的拿了药就跑,没想到一个晚上就出事了。据程暮雪的观察,估计不象是车祸引起的,好象是受了什么刺激?

  程暮雪脑海冒出一个词,强J!
  想到这里,她自己也吓了一跳,曹慧被人强J了?可她同样不敢问,只是从种种疑似问题上,猜测这个结果。
  曹慧妈和从彤在说话,听她那语气,同样是心事重重。“唉,这孩子怎么就不让人省心呢!刚刚好一点,就出事了。问她怎么回事,她也不说。就闷在心里。前段时间还好好的呢!”
  从彤问,“是不是感情上的事情受到什么刺激了?”
  一句惊醒梦中人,从彤的话引起了曹慧妈的重视,对啊!前段时间她还高高兴兴的,天天去左安邦那里。
  想到左安邦,她又叹了口气,这怎么可能嘛!左安邦是什么人啊?人家堂堂的市委副书记,会看中你这个毛丫头?

  就在前两天,她还和曹书记一想劝女儿,没想才过了几天就出事了。曹慧妈心道,八成是和左安邦闹翻了。
  从彤看着曹慧妈的表情,也在心里暗暗琢磨这事。
  下午,顾秋正在办公室,突然接到吴承耀的电话。
  说有要事相商,要见顾秋一面。
  顾秋看了时间,来到一家茶楼。
  齐雨不在,吴承耀跟顾秋悄悄地说了这事。顾秋马上就明白了,曹慧这次车祸,八成是左安邦引起的。
  但是他也不明白,既然两人在包厢里做出这种事情,又怎么引起后来的事呢?
  吴承耀说,“具体事情我也不太清楚,反正看到那女孩子跑出去后不久,左安邦也离开了。”

  “哦,他好象给了服务员几百块钱,让她收拾现场。”
  顾秋点点头,“今天早上的新闻,是你发的吧!”
  吴承耀说,“我没想到这女孩子竟然是曹书记的女儿,左安邦这下麻烦了。”他对顾秋说,“我得下午赶回去,有什么需要,给我打电话。”
  顾秋道:“那行,我也不送你了,一路平安!”
  从茶楼里回来,顾秋就在琢磨,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让曹慧情绪失控。
  晚上他回家后,见到从彤,从彤跟他说了自己的猜测,曹慧很可能是因为感情问题。
  顾秋更有些奇怪,吴承耀都说了,曹慧和左安邦在饭店的包厢里发生那种关系,而且他看出来曹慧是自愿的,可为什么后来又发生这么大的转变?
  这一点,恐怕只有曹慧和左安邦才清楚。
  程暮雪和蕾蕾,下午回了省城,顾秋交代她要去公丨安丨厅参加报名考试,至于报名后的事,顾秋会去搞定。
  现在顾秋的心思,全在左安邦身上了。
  左安邦明确表示,要打败自己。而且在多次会议上,针对顾秋的意见提出质疑,试图瓦解自己建立起来的威信。
  而且顾秋也得知,他和曹慧之间,只是为了分化自己与曹书记的联盟,因此,顾秋绝对不会坐以待毙的。
  从这件事情来看,顾秋觉得是个机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