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098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站起来,离开探监室,在外面,梁英说:“保外就医有一套严格的手续,审批下来需要很长的时间,很严格,所以,我会制造一些错觉,但是这只是雕虫小技,最关键的,还是得看你的那位医生朋友了,如果办的好,两年内,田光一定会出来的。”
  我点了点头,我说:“知道了梁律师,钱会到你账目上的。”
  梁英点了点头,跟我握握手,就上车离开了,我看着柱子,他也看着我,我有点生气,给了他一拳,我说:“你他妈是田光的小情人啊?小金库在你那啊?你也不早说?”
  “救命钱。。。”柱子说。
  我笑了一下,还他妈救命钱,田光还真是厉害啊,还防着我呢,给自己搞了个小金库,果然是狡兔三窟啊,但是现在不是计较的时候了。
  我得去见见马玲了,要不然,她肯定会被弄死的!

  车子朝着马帮文化公司开,那是我花钱买的办公楼,是马帮文化公司的最大的商业办公基地,但是,就如一开始一样,我花钱买的,跟我没什么关系。
  有时候,人就是自作多情,想当然的以为自己付出了,就能得到,但是其实不是的,你付出了,也看看付出的人值不值得,显然马帮的那帮人,除了五爷之外,没有一个是有良心的。
  “哇,师父,大哥好酷啊,那双眼睛看的人直害怕,大哥被判了几年啊?”阿宝问我。
  我说:“二十年,有时候,我也怕他,他是真正的狠人,十几岁的时候,就杀人放火,被抓进去了,出来了几年,又跟我一起,我们把整个瑞丽的地下生意搞的风起云涌,但是可惜,出来混,迟早都是要还的,我们还是被抓进去了,我运气好,他罩着我,把罪都给扛下来了,所以,我两年就出来了。”

  “我靠,大哥真有义气,以后我也要做大哥这样的人。”阿宝认真的说着。
  我听着就笑了,我说:“口气不小啊,今天去带你见马帮的人,知道我以前是马帮的什么人吗?”
  “知道,马帮二锅头啊,传闻说,你本来能做马帮总锅头的,但是你推迟了,是不是啊师父?”阿宝问。
  我笑了一下,我说:“不是,我没有想过要做,那个位置,不适合我,今天,带你去闹事,敢不敢?”

  “嘿嘿,师父,你走到那,只要我跟在你后面,你让我做什么都敢。”阿宝说。
  我点了点头,没有在说什么,下了车,我伸手,柱子把枪拿出来,我交给阿宝,我说:“上次杀掉的那两个老缅,有你的份吗?”
  阿宝拿着枪,赶紧收起来,四处看了一眼,说:“我不知道啊,乱枪打的,那时候太乱了,他们就追我们,我们就还击啊,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打死的。”
  我说:“今天谁敢动我,就打谁,敢吗?”

  “敢,大不了进去陪大哥。”阿宝认真的说。
  我笑了一下,这小子,够虎啊,跟当年的貌桑有得一拼,想到貌桑,可惜了,如果他不是自作聪明的话,现在跟我,也是独霸一方的人物了,但是他现在也混的不差,所以说,有胆子的人,到那都能混起来。
  我抬头看着办公大楼,马帮文化公司的几个大字在上面,熠熠生辉,我带头走进去,我看到门口的兄弟,他出来拦着我,我瞪了他一眼,吓了他一跳。
  “飞,飞哥,你,你出来了。。。”
  我听着他的话,就看着他,我说:“是的,我去见马总。”
  我说完就要进去,但是他赶紧拦着我,说:“飞哥,马总出国进修了。”
  我听着就觉得搞笑,我说:“进修?他一个连小学三年级都没毕业的人,也能出去进修?那个国?缅甸国?还是一寨两国啊?妈的,说谎也不看看我是谁,是不是现在看我邵飞落难了,你们这些马帮的兄弟也看不起我了?”
  “不是,我们永远记得飞哥你,要不是飞哥你,我们马帮早就散了,可是。。。”
  我看着他支支吾吾的样子,我就问:“可是你们马总吩咐了,不让我进去是不是?今天我来找你们马总,是告诉他,见好就收,要不然会死的。”
  “我草,他妈的,难怪今天天气那么阴沉呢,原来有人在吹牛逼啊,你看,好大一个牛逼啊,哈哈哈。。。”
  我听着有人说话,就看了过去,我看着马炮,扣着鼻子,嘴里嚼着槟榔,朝着我走过来了,来到我面前,他把手指头朝着我身上抹,我一把抓住了,阿宝推开了马炮,说:“干什么?离我师父远点。”
  马炮的人要动手,他身后有十几个人,但是阿宝没有怕的,直接把枪拿出来了,马炮的人没有动都小心翼翼的,马炮看着阿宝,说:“我草你妈的,蛋毛长齐了没有?学人家玩枪?我去你妈的。”
  阿宝想说什么,但是我走过去,我说:“马炮,她躲着我,也不是办法,总得见一面,把事情给说开了,我相信你们都不是忘恩负义的人。”
  马炮吧槟榔吐在我脚下,说:“我他妈就是忘恩负义的人,想见马玲,可以,把我鞋擦干净。”

  我看着他,就舔着嘴唇,我弯腰要去擦鞋,但是他立马扶我起来,说:“开玩笑的,何必当真呢,大表哥,我马炮当然记得兄弟你的好了,跟你开玩笑的。”
  我推开了马炮,解开西装,我说:“一点都不好笑。”
  马炮呵呵笑了我一下,指着我,说:“一点幽默感都没有,我知道你要见马玲干什么,不就是为了马帮的事咯,你是想做总锅头还是田光想,你做马玲肯定给你做,但是,田光必须死,你下不了手,我们下手,我们马帮的人在牢里多了去。”
  我说:“何必。。。”
  马炮撇撇嘴,说:“田光得罪的人太多了,马帮没有一个喜欢他的,我爸爸的死不共戴天,你别说跟他没关系,你信,我不信,五爷的死,跟他有没有关系?多少是有的,他在马帮的时候,把三朝元老打压的多惨,就差没拿到架在他们脖子上了,你说他们愿意田光回来吗?”

  我皱着眉头,田光确实得罪了很多人,但是,我知道,就是因为这样的铁血统治手段,才帮我干掉了陈发,没有田光在马帮只手遮天,我还真的斗不过陈发,所以,就是为了这点,我都必须让田光回来。
  我说:“我要见马玲。”
  “兄弟,别让我为难,今天,只要你给我一句话,要不要动田光,你说要,我立马请你上去,给你接风洗尘,你说不要,对不起,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我们兄弟也没得做,要干,老子奉陪,我马炮反正是有神经病,跟谁干,老子都不怕。”马炮严肃的说着。
  我看着楼上,我知道今天是见不到马玲, 我说:“马炮,那就干吧,记住,下次我来的,你跟马玲就得死。”
  日期:2017-09-04 06: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