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097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说完就拍拍我肩膀,然后走了出去,我看着她,就放下手中的面包,擦擦嘴,我打电话给梁英,我说:“喂,梁律师帮我预约探监田光,今天中午,可以吗?”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我看着手机,不知道昨天晚上那三个混蛋玩的怎么样,四十万有没有花干净,对于这三个人,我要怎么用,是个关键,还有一段时间才能去公盘,他们三个还需要磨练,赌石并不是一蹴而成的,需要赌,赌的越多,你的经验就越多。
  我希望李吉能自己去悟,去赌,我的人生也是自己赌出来的,至于冷超,他能偷到多少就是多少。
  阿宝,我没指望他能学到什么,但是他比较虎,比较听话,我喜欢带着听话的人在身边。

  我给阿宝打电话,很快电话就通了,我听着他身边女人埋怨的叫声,我就说:“玩的挺爽啊?”
  “嘿嘿师父,你说的嘛,要花钱的嘛,我怕花不完,你会生气嘛。”阿宝嘿嘿笑着说。
  我点了点头,我说:“去德宏等我,今天带你见老大。”
  “什么?老大?你的老大?”阿宝惊讶的说。
  我点了点头,我说:“是的,就是我的老大,别告诉其他人,你一个人来就行了。”

  “知道了师父。。。”
  我挂了电话,阿宝是个虎头虎脑的人,所以,适合去挑衅,我今天要去见见马玲,不管她见我不见我,我都需要去见她,见不到她,见见马帮的那些元老也好。
  我换上西装,走出去,我看着阿默嘴角都是血,方片很惨,肉生生被撕下来一块,阿默就盯着我看,吓的我赶紧走,有个神经病女儿在身边,真的恐怖,更恐怖的是她每次抱啊召,都是用那种抱着洋娃娃的感觉,让人不寒而栗,所以,我现在不让他跟啊召接触,免得啊召有什么问题。
  我现在有点后悔把阿默领回家,或许,她当初就应该在医院里。
  柱子给我开门,我们朝着德看去,今天去见田光,估计他在牢里也有点烦了,是时候给他透点底细了,虽然我们已经计划把他弄出来了,但是当真的要把他弄出来的时候,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我们在德宏找到了阿宝,他穿着黑色皮衣上了车,头发梳的顶亮,我说:“行啊,换行头了?”
  “嘿嘿,师父,龟毛说咱们现在是跟着师父混的,师父是谁啊?翡翠大王,我们不能给你丢脸,所以就换了一身行头。”阿宝说。
  我点了点头,我说:“人靠衣装,应该的,钱花完了吗?”
  阿宝点了点头,说:“花完了,昨天我们玩的好爽啊,在世纪大酒店吃喝玩乐,还找了十几个妞,真的好爽啊,师父,我是不是在做梦啊?为什么你要对我们这么好啊?给我们这么多钱花?”
  “很多吗?”我问。

  阿宝认真的点头,说:“当然很多啊,我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
  “哼,冷超是不是说,尽情的花,这才多少钱?”我笑着问。
  阿宝有点惊讶,吞了一口口水,说:“师父,你怎么什么都知道?阿超说,你给我们的只是零头,我们给你赚的才是大头,他让我们尽情的话,我们还骂他呢。”
  我说:“他说的对,你们给我赚的才是大头,你服气吗?”
  “我当然服气啊?如果不是师父你教我们赌石,给我们赌本,我们怎么可能赢那么多。”阿宝认真的说。
  我看着窗外,阿宝跟李吉都懂这个道理,但是冷超不懂,他只看到了他们给我赚了那么钱,却看不到,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东西,只不过是借了他们的手,没有他们,一样有别人,但是,冷超就是不懂,我也不指望他这种人会懂。
  车子到了德宏监狱看守所,我们下了车,我看到了梁律师,他还是那么整洁,我跟他握手,他说:“手续都办全了,可以进去了。”
  我没有多说什么,跟梁英进了看守所,我们在探监室等了十几分钟,这个时候管教带着田光出来了,说:“十五分钟,有什么事快点说。”
  我们都感谢的点头,跟他们这种人,客客气气的最好,别以为自己有什么本事,就可以趾高气扬的,在他们眼里,你他妈的就是囚犯,你神气一个试试?他们有一万种方法搞死你,让你服服帖帖的。
  田光坐下来,我看着他,胡子刮的干干净净,刺头还是那么扎眼。
  我说:“叫光哥。。。”
  阿宝笑着说:“光哥,你好,我叫阿宝,大宝的宝。”
  田光斜眼看了一眼阿宝,点了点头,说:“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我想问田先生,你们家族有没有心脏病病史?”梁英问。
  田光皱起眉头,看着我,说:“没有。”
  我笑了一下,我说:“那现在有了。”
  田光不明究竟,梁英又问:“田先生体检有没有心脏病呢?”
  “没有。。。”田光说。
  我看着他,我说:“光哥,你现在得有。”
  田光趴在桌子上,很郁闷,说:“别跟我玩花样,到底怎么回事?”
  我说:“光哥,我们寻求给你保外就医,你有严重的心脏病,你自己不知道,你是不是经常感觉到胸口疼?是不是每天晚上疼的会从床上掉下来?”
  田光点了点头,想了一会,说:“是的,我有心脏病,我需要保外就医。”
  梁英说:“这件事,我们会安排申请的,但是还需要一点时间,田先生,有一种药,能让心脏的心率变得紊乱,只要花钱,就能买到,我们会帮你弄的。”
  田光笑了一下,说:“邵飞,你果然很聪明,我什么时候能出去?”
  我说:“别急,最多一两年。”
  “两年?我一天都等不了,我太渴望外面的世界了,对于自由,哪怕只是把我关在笼子里,没有上锁,我都觉得刺眼,尽快把我弄出去。”田光说。

  我点了点头,我趴下来,我问:“光哥,我想要知道,外面,你还有钱吗?”
  “钱?你邵飞身家百亿,还需要我的钱?”田光纳闷的问。
  我笑了一下,我说:“我身家百亿?哼,我他妈现在就是个蚯蚓,谁他妈见了我,都想踩我一脚,我现在很缺钱。”
  田光看着柱子,他点了点头,我说:“光哥,这就没意思了,你还不相信我?”
  “只是怕你又愚蠢,我在海外有一个账户,是打算外逃的时候用的,大概有一亿多,柱子知道账户密码,他会办的。”田光说。
  我看着田光,我问:“为什么当初你不逃?如果你逃了,现在也不是如此的光景。”
  “我这个人,不见棺材不落泪,我知道我们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而且,我的江山那么美,我好不容易打下来,我凭什么要走?等我出去,我还是马帮的总锅头。”田光说。
  我深吸一口气,我说:“光哥,你真的太阴沉了,你把位置给我,难道你就不怕有一天我不还给你吗?”
  田光站起来,笑着说:“你?你回去带你的孩子吧,我最了解你,三分的新鲜劲,等我出去之间,我希望你搞定马玲,要不然,他一定会死在我手里的。”
  他说着,就离开了探监室,我看着田光的背影,皱起了眉头,你说他蠢吗?不,他很聪明,而且看透我的心思,把我看的透透彻彻的,但是我却看不透他,枭雄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