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095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你立了一功了,人不能太贪婪,总得让你的兄弟们吃点肉,喝点汤吧。”
  冷超沉默了下来,苏芮过来,说:“催债的人又来找我了,高利贷利滚利,你给我的几万块都还了,还是不够,如果我不能一次性还完五十万的话,我就永远也还不清了,帮帮我好不好?”
  我看着她央求的眼神,就笑了一下, 我说:“还是那句话,凭本事拿钱。”
  苏芮低下头,心情很不好,但是他突然说:“我卖你个消息怎么样?”

  我听了,就皱起了眉头,我说:“关于你跟那个老头的事?哼,这是你的任务,你卖给我?找死呢?”
  苏芮摇头,说:“不是,是另外一个消息,关于你的仇人的。”
  “我的仇人?谁?”我稀奇的问着。
  苏芮说:“刘辉的女儿,他之前受伤了,在医院,他是叫刘雯吧?才大一,但是你知道吗?她怀孕了,而且,她显然不知道这件事,我猜想,她肯定是未婚先孕的,如果你把这件事拿出去说是,刘辉一定会脸上无光丢人现眼的。”
  我听着苏芮的话,就皱起了眉头,我说:“你也会玩心计了?有意思。”
  “十万,值吧?”苏芮问。
  我听着,就靠在沙发上,看着苏芮,十万?这个消息值十万吗?我吞云吐雾,皱起了眉头,这件事,如果说出去,那自然刘辉是要丢人的,但是我不准备这么干,我并不是做这种小动作的人,我要动手,那么必然就给刘辉致命一击。
  只是,我觉得有点奇怪,这个刘雯的孩子,是谁的?我以前记得让张奇追求刘雯的,我也感觉的出来刘雯对张奇有点意思,她现在怀孕了,不知道跟张奇有没有关系。
  如果有,那就有意思了,哼。

  “值,如果你能在一个月之内,搞定那个老头子,让他任我们摆布的话,我给你一百万。”我说。
  苏芮看着我,说:“他做事很隐蔽,抓不到他的把柄,别人也不肯说,因为都是靠关系上去的,谁说出来,他肯定也要受处分的,医院是个极度自私跟拉帮结派的地方,一旦你背叛了拉你上去的人,那么你绝对在医院混不下去的,而且,他还不受巨额的款子,每个转职的名额都明码标价,很难对付的。”
  我把烟头灭掉,我说:“那就从他的家人下手,你搞不定,你的师兄弟们可以搞定,至于怎么搞定,你们私下里自己做。”
  苏芮看了一眼冷超,就下头,不说话,我坐在沙发上,敲着桌子,光哥要尽快出来,否则,我一个人搞不定那么多事,他出来之后,可以帮我先搞定马帮,有了后盾支持,我办事就方便许多,也安全许多。

  我的手机响了,我接了视频,我看着画面里面的李吉,他手里拎着黑袋子,喘息着说:“师父,卖了,对方给我一百二十万,这个价格,可,可以吧?”
  我听着就笑了一下,看着冷超跟苏芮,两个人眼巴巴的看着手机屏幕,但是看不到钱,脸色都稀奇的很。
  我说:“别紧张,才一百万,今天晚上,我要他变成一千万,你们两个,去赌石店,就去刘辉的店,他店里的货物多,也齐全,今天晚上教你赌大的。”
  “知道了师父,我马上就去。”李吉兴奋的说着。
  我看着他跟阿宝朝着店铺里面走,我就喝了一口茶,李吉是聪明的人,对赌石也一点就通,今天晚上,就教他玩一次百万的料子,虽然这么做对他的成长不好,但是也没有办法,我现在必须要有人快点成长起来,帮我在公盘上大杀四方。
  “阿超,你送苏芮先回去。”我说。

  冷超听了,就看着我,眼巴巴的看着我,不想走,他当然想留下,想要跟我学一点东西,但是我当然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教他东西,他是一头老虎,如果把我的东西都学走了,那么我就完了,他迟早有一天会离开我的,所以,我能支配他一天是一天。
  “嗯,你还等什么?怕我不给你分钱啊?”我冷漠的说着。
  冷超立马站起来,说:“知道了师父。”
  他说完就走,带着苏芮离开了包厢,我看着他,笑了一下,就算我不教你,你也会找李吉去学的,哼,赌石靠运气的,可不是靠什么知识!
  对于赌石,我一向是抱着虔诚的心态去赌的,每一块原石,都是经过亿万年风化出来的,经历了多少沧桑,是人无法感受的。
  每一次赌石,我也都是心惊肉跳的,不管他是五百的原石,还是十亿的原石,在我眼里都是一样的,上次砸原石以估高价的事情,并不是我要去做的,而是陈发逼我去做的。
  砸原石的时候,我心里也是在滴血,但是别人并不知道,我砸了翡翠之后,也给我一辈子留下了污点,留下了骂名,到现在还有人在骂我是奸商,不配留在翡翠圈,现在有大多数人都是以这个来讨厌我。
  我回想着陈发,他确实是个高手,但是,他只是把翡翠当做财务,当做他牟利的东西,为了赚更多的钱,他可以做出那种事情,当然了,他最后的下场,比我惨。
  李瑜,我现在想想她,觉得他也没什么过错,虽然他跟家族的关系可能不好,但是因为我,他的父亲死了,她的舅舅死了,死了很多人,而且,都是当着他的面被杀掉的,她那么一个懦弱的女人,经历那么多事情,恨我,也是应该的,这个恨意,什么时候能消掉,说不准。
  可能是一辈子,我知道我肯定会去广东的,那时候,如果她还恨我,那么我们之间就要斗一斗了。
  我听到切割机嗡嗡嗡的声音,于是就被拉回了现实,我看着画面里昏暗的画面,我看不清,手机里看切割,远远没有在现场能看的贴切,所以这样看,更加的紧张刺激。
  因为你真的什么都看不到,只能等待,一块料子,你抱着希望去等待,你就会紧张,觉得刺激,幻想他切开之后的一切可能。
  开窗并不需要多长时间,电钻笔在料子上一按,左右摩擦,很快,窗口就开出来了,我看着料子上被开了一个两厘米的窗口,很深,但是我看不见里面的肉质,也看不见什么情况。
  所有的东西,也只能等窗口开出来之后才能知晓,我在手机这边,都能听到他们两个的喘气的声音,他们两个很紧张,我记得我第一次赌石的时候,拿的是两千块,那时候紧张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他们现在是二次赌石,赌的是六十万的原石,当然紧张了,因为我们每个赌石的人都会想着一刀穷一刀富,当然了,我们想的不是一刀穷,我们想的永远都是一刀暴富,那种赌赢了之后的美好幻想,似乎就在我们眼前,我们看到美好,怎么能不激动,怎么能不兴奋?
  “哟,涨了,大涨,黄秧绿,看到没有,小兄弟,恭喜你啊,大涨啊,这个可以放炮了。”
  我听到师父的话,就说:“拿起来打灯看看。”

  李吉二话没说,赶紧的把料子给拿过来,阿宝拿着手电往上面打灯,在窗口,我看到了浓厚的绿色,这算是高绿了,灯打上去,很透,至少三分水,糯冰以上的种,这个绿色是二等绿,水有三分,确实可以放炮了,就是这个开窗口的料子,就能价值七位数,而且是大齐伟数。
  “师父,这个料子怎么样啊?”李吉问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