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094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到了世纪大酒店,定了包厢,坐在包厢里面,我给周瑶打电话,我有一套计划,要实施起来,就需要很多角色进来,我走一步看三步,虽然有时候会冒险,但是只要事情办成了,我能得到的报酬是非常多的。
  “喂。。。徒弟。。。”我认真的说。
  听到我的话,周瑶咯咯的笑了起来,说:“都两年了,你还当真呢?你现在还配做我师父吗?”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来世纪酒店,见见你的几位师兄弟,顺便跟你商量一点事情。”我说。
  我拿出烟,柱子给我点火,我抽了一口,她问:“什么事?”
  “上位。。。”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周瑶是聪明的女人,我相信,她一定能听懂我的话,现在她在珠宝街玉石协会担任副会长,但是我相信,她绝对不会满足这个位置的,因为她野心勃勃,如今我已经不再珠宝街了,我提及上位这个词,那么一定是关于她的,我相信她一定回来的。
  我靠在沙发上,世纪大酒店的包厢很豪华,等以后我有钱了,我决定跟陈玲也盖一栋大饭店,这样到时候就算我破产了,我也有房子住,而且说豪华的房子。

  我在包厢里等了一会,门开了,柱子带着四个人进来,是他们四个,冷超一进来,就跪在我面前,说:“师父,对不起,我辜负你的期望了。”
  我看着冷超,真的,他并不是膝盖软,而是该跪的时候就跪,虽然他知道,我不会再相信他了,但是他还是来见我,还是跪下来跟我道歉,因为他也知道,我现在无人可用,肯定会用他的。
  我说:“冷超,再一再二不再三,我不希望有第三次出现,好了,起来吧,等会,让你们见一个大人物,马上我们要做一件大事,做成了,给你们每人买一辆车。”
  “真的?师父,太好了,我们一定会好好干的。”阿宝兴奋的说。
  我看了阿宝一眼,真的单纯,他为什么不考虑一下风险?这世上没什么说白来的午餐,我让他们坐下来,又看了看时间,我不知道周瑶会不会来,如果他不来,那么我的计划,就要难办许多,毕竟,上等的翡翠,只有中国人能买的起。
  正在我担心的时候,门响了,我亲自去开门,我打开门之后,看到一身白色制服装扮的女人,是周瑶,她多了几分成熟的韵味。
  我笑了一下,她能来,我的事就成了一半了!
  我们到了盈江,我在那个四星级酒店的包厢里等他们,我坐在窗户前,看着外面,雨季的盈江显得更加的风雨飘摇,但是外面都是手电筒的光,那些赌鬼像是饿殍一样,拿着手电筒,在前往赌石的道路上寻找光明,却不知道,黑夜永远是黑夜。
  这个时候饭店的外面响起来了一首老歌,我听着突然觉得很有感触,不知觉的就用手指打着节拍,闭上眼睛,跟着哼起来了。。。

  受了教训 得了书经的指引。。。
  现已看得透 不再自困。。。
  但觉有分数 不再像以往那般笨。。。
  抹泪痕 轻快笑着行。。。
  冥冥中都早注定你富或贫。。。
  是错永不对 真永是真。。。

  任你怎说安守我本份。。。
  始终相信 沉默是金。。。
  是非有公理 慎言莫冒犯别人。。。
  遇上冷风雨休太认真。。。

  自信满心里 休理会讽刺与质问。。。
  笑骂由人 洒脱地做人。。。
  一曲结束之后,我慢慢睁开眼睛,觉得哥哥唱的这首词写的真好,写的就是我人生写照,不管现在的人怎么说我,污蔑我,对付我,我都是一笑了之,等我翻身之后,我才叫他们知道什么是洒脱做人。
  我摇头晃脑,在回想着那旋律,不由得觉得,这首歌确实很好,好的,照出了我的人生。
  这个时候,门打开了,我看着四个人走了进来,阿宝跟李吉的脸上还挂着彩,嘴角流血,像是跟人打过一架似的,而冷超则是完好无损的,他进来之后,急忙把一个盒子放在我面前。
  “师父,货就在这里。”冷超笑着说。
  我看了一眼冷超,我说:“聪明人动脑子,蠢的人动手,谁聪明谁没脑子,一目了然,但是聪明人要踏实,蠢人要听话,否则,失了本分,就要挨刀子了,但是聪明人肯定比蠢的人要多挨几刀。”
  三个人都皱起了眉头,我没有细说什么,把盒子打开,看着里面安安静静的躺着一块翡翠,这块翡翠带着点阳绿,有点棉,但是不打紧,底子很透,我拿起来,看着李吉,我说:“就是这块?”
  “是的,师父,就是这块,我一开始去找他要,他还骂我,我们吵起来了,他就让他的保镖打我,把我跟阿宝打了一顿。”李吉说。
  我听着就笑了,看着苏芮,她身上的衣服已经烂了,像是被撕扯过一样,内衣的肩带也崩开了,低着头,不敢看我,也羞耻的捂着自己的身体。
  “师父,我们演了一场仙人跳,我跟苏芮去买翡翠,然后让苏芮勾引那个张栋张老板,他是个酒色之徒,一下就上当了,我那时候就冲进去捉奸在床,把他打一顿,然后把钱丢在桌子上,拿着翡翠就走,他当时害怕出事,就放我们走了,钱我是上下五张都用的真钱,只有一万块是真钱,其他的都是冥币。”冷超笑着说。
  我点了点头,我没有给冷超钱,这一万块钱是他自己掏出来的,做人够狠,舍得下本,我看着料子,我说:“李吉,你过来。”
  他走到我身边,我拿着手电,打在料子上,我说:“漂亮吗?”
  “真漂亮。。。”李吉惊讶的说。
  我说:“这种料子叫做玻璃种的料子,别看他只有不到五十克,但是,他就是价值七位数,你看,放在桌子的报纸上,你是不是能从肉质上看到报纸上的字?这就是底子,玻璃种的底子,很透,次一点的是冰种的,在次一点的是糯种,价值差别很大,有时候是十倍,有时候也是百倍,这一块有点瑕疵,这个里面白色的像是棉花状的东西,叫做棉,但是有一种棉,叫做雪花棉,很好,以后在跟你说,记住了我说的了吗?”

  李吉点点头,说:“玻璃种的料子,至少都是百万起价?是不是?”
  我点了点头,李吉的悟性很高,我一点就透,我把料子放进去,我说:“广东人喜欢种水料,瑞丽人喜欢色料,而大部分人都喜欢色料,但是我呢,喜欢有种水有颜色的料子,这种料子,多一份色,就多一倍的价钱,李吉,拿着料子,去找刘辉,卖给他,记住了,这次别犯傻了。”
  李吉点了点头,把料子拿起来,装进盒子里,我打了他手面一下,我说:“去后厨,找一个黑色的塑料袋装,看到没有,盒子上都有人家店的标志,你这么拿过去,不逮你一个现行?”
  李吉看着盒子,点了点头,我说:“阿宝,你陪李吉去,卖了,就别回来了,继续赌,这次赌大一点,卖的钱,都给赌了。”
  “知道了师父,我草,这一定很刺激。”阿宝兴奋的说。
  两个人离开了包厢,我靠在沙发上,拿出来烟,冷超立马就过来给我点烟,我抽了一口,挥挥手,他坐下来,看着我说:“师父,为什么不让我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