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507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晋不明白她为什么问这个问题,想了想,回答说:“这个原因有很多,西医系统易学见效快,华医则是千人千样、疗效全靠个人水平,再加上像岭南老华医那样的骗子抹黑,以及外面那些或不明真相或别有用心之人的起哄。
  另外,我认为导致这样结果的原因中,最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华医人的敝帚自珍和内斗。
  因为华医不像西医那样,大家学的医术都一模一样,就算要比,也顶多比比谁拿手术刀的手指更稳定,而华医与华医却有太多太多的不同之处,一种病恨不得冒出来十几种治法,你说你的是正宗,我说我的是标准,谁都不服谁,打起来就不奇怪了。
  其实它跟华夏功夫很像,外有强敌,内有忧患,方方面面,在如今这个时代大环境下,它们的没落,或许是不可避免的。”

  “小萧你说的太好了!”沈妤娴激动起来,“没错!我华医式微的最大原因,就是我们太擅长内斗,不团结,根本就无需外敌来攻,自己就能把根给断掉。”
  这话就有些偏激了,不过倒也不算完全不对,所以萧晋只是安静听着,没有说话。
  “就算有个杏林山,那也不过是个松散的联盟。”沈妤娴继续说道,“大家各自为政,除了有人坏规矩时,那些老人才会站出来说一句话,其他时候,就像是完全不存在一样。所有人都只知道闷头赚钱,完全不管门外西医已经攻城略地。
  如果有一天,当老百姓们都将华医斥为巫术,我们这些有幸得到传承的人,又该用何面目去面对华医的先贤们呢?”
  这咋越讲越像战前动员了呢?莫说华医式微已经不是一天两天,就算是继续没落下去,萧晋估计自己死的那一天都不一定能看到它彻底完蛋。同理,想让它崛起,更不可能是一代两代人就能办到的,除非再来一场席卷全球的战争,一切都在废墟上从头开始。
  “呃,这个……伯母,恕我愚钝,我有些不大明白您要说什么。”
  “哦,不好意思。”沈妤娴讪讪的笑了一下,说,“老了,情绪容易激动,小萧你别在意。”
  “没什么,”萧晋说,“作为华医界的一员,我能理解伯母您的心情,但现实不是小说,这种因为时代大势而产生的影响,不是某一个英雄或者事件就能改变的,它需要全体华医人的不懈努力才行。”
  沈妤娴点头:“确实是这样,但要全体华医人都一起努力,就必须有一位能够把大家整合起来的领袖。”
  “说到领袖,”萧晋想起了什么,就接口道,“我曾听爷爷说起,杏林山的创办初衷,其实并不是为了对抗西医,相反,它是为了研究华西医理、寻找将二者互通在一起的方法。
  其创始人中的王锡纯王大师就是华西医汇通派的继承者和代表人之一。当时,他就是杏林山公认的领袖。
  只是可惜,那个时候的王大师年事已高,虽然培养出了许多华医界人才,却没能有足够时间让华西医汇通派站稳脚跟,以至于使其毁于战火之中。
  在那之后,杏林山就再没有出现过一位众望所归的领袖式人物,而它也慢慢沦落为一个狭隘的、只知龟缩自保的所谓联盟。
  爷爷每每说起这些,都会扼腕叹息,这也是他虽然有个金牌牌,却从不过问杏林山中事的原因。”
  一番话说的沈妤娴神色黯淡,显然也在为华医界错过一次与西医分庭抗礼的机会而惋惜。
  “谁说毁了?现在不是有华西医结合吗?”
  茶室门口忽然响起田新桐的声音,两人同时望去,萧晋笑而不语,沈妤娴却是冷哼一声,说:“也就你这种什么都不懂的蠢人才会认为华西医结合是二者真正的结合,明眼人都知道,它是我国初期华医人才大量流失的情况下不得已而为之的结果。
  因为西医易学,而华医繁杂,再加上当时的华医传承遗失太多,所谓的结合,不过是把一些能够用科学解释的华医方法用西医的方式体现出来罢了,西医在其中是占绝对主导地位的。
  虽然它的出现让一部分华医得已保留,却也同时让很多的华医医理断绝传承,华医今日的式微,它是难辞其咎的。”
  “我还是不明白,”田新桐走到茶桌前坐下,紧皱着眉头问,“一个结合,一个汇通,有什么区别吗?”
  “区别很大。”这次回答她的是萧晋,“所谓结合,一如伯母刚刚所说的那样,只是形势所迫下简单粗暴的应用,就像连连看一样,仅仅是解决掉一些华西医都能解释的通的问题罢了。
  而汇通,则是二者地位等同,深入且全面的研究双方互相能够取长补短的方法。
  简单来说,结合是一加一仍然等于一;汇通却是一加一等于二或者大于二,明白了么?”
  田新桐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眉头却皱的更紧了,问:“那这个汇通……做起来是不是很难?”
  “何止很难?”萧晋失笑,“简直难如登天,在我看来,即便国家从明天开始就全面支持推广华医,也至少需要一代人的消化才能真正做到。”
  田新桐慢慢瞪大了眼,然后便对母亲说道:“妈,这么难的事情,这家伙怎么可能做得到嘛!您也太强人所难了。”
  萧晋闻言一呆,再看沈妤娴尴尬的脸色,这才恍然明白,震惊的问道:“伯母,您不会是想……让我去当那个领……领袖吧?!”
  瞪了嘴快的女儿一眼,沈妤娴叹息一声,点头:“我确实是这个意思。”
  “这怎么可能?”萧晋啼笑皆非道,“伯母,您是不是过分看得起我了?我今年连二十五岁都不到,何德何能可以领袖华夏杏林?”
  “就算你现在不行,但我相信你未来一定可以。”沈妤娴的声音十分坚定。
  萧晋哭笑不得的感觉越发强烈了,摇头道:“非常感谢伯母的信任,但很抱歉,我自知自己有几斤几两,这样的重担,我担不了,更担不起。”
  “如果现在有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摆在你面前呢?”沈妤娴问。
  “什么机会?”

  “一个杏林山的长老席位。”
  萧晋悚然一惊,看着沈妤娴说不出话来。
  杏林山的内部成员按照医术等级高低分为了金、银、铜、铁、木五个等级,而在这五个等级之上,则有八位德高望重的华医界泰斗级人物担当长老,负责管理和协调杏林山的一切事务。
  这个席位是终身制的,只有某位长老去世了,才会有新鲜血液补充进去,而且还得是至少三名长老联袂举荐的才有资格成为候选人,之后再通过其余四位的考核,方能正式成为其中一员。
  这当然很难,所以萧晋根本无法想象,沈妤娴凭什么能如此轻描淡写的就决定给他一个机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