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27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有一点,他笑着嗯,“回去休息。”他在我旁边坐下,让我枕在他腿上,乔苍也坐入旁边的迈巴赫,常锦舟嗅到他衣服沾染的浓烈酒味,递给他一杯水,越过他头顶笑着看了这边一眼,敲了敲她那边的玻璃,周容深这才摇下一半,角度刚好挡住我衣衫半褪的肩膀和双腿。
  “周局长,今晚除了尊失人一点意外,其余事都很,渝决。”周容深说还好。常锦舟伏在乔苍肩头,笑得万种风情,“周局的生意要打入香港了,实在可喜可贺。”

  “还役有完全确定,乔太太消 』 息倒灵通。”常锦舟笑说英雄惜英雄,我和周太太都是七窍玲珑的女人,才能这样投缘。司机坐在驾驶位询问是否离开,周容深抬起一只手制止,他笑着看向乔苍,“在哪里做生意我倒不放在,白上,我现在最想做到的一件事,乔总知道是什么吗。”
  乔苍戴了扳指的拇指横在人中上,轻轻摩擎着,目光凝视前面一趟被路灯氦氢得昏黄的长街,“周局长最想要剿灭我。”周容深笑说这可不是我说的,乔总自己认为。
  乔苍低声闷笑,“我和周局难道不也是英雄所见略同吗,铲除了我,好处可不止一样。”
  他说完侧过脸,隔着半敞的玻璃说,“只是很遗憾,周局差了那么点道行,,急在最关键时刻失手,让我侥幸逃脱。
  不过也很不容易,这么多年和条子打交道,唯有周局能与我对抗这么多回合。”“乔总不要急。”
  周容深拉长尾声,“很快就有机会了。”乔苍面色平静点了下头,“拭目以待。”他随手一挥,司机在前面将窗子合拢并上了锁,迈巴赫先一步驶离,消失在冗长寂静的街道。
  游轮晚宴结束后的几天,莫太太给我打过两个电话,问我身体怎样,还说果然那晚的风言风语没有遏制住,这些太太平日里闲极无聊,就喜欢搬弄是非口舌,乔先生救我那事,她们编排得不亦乐乎,已经没了原本的模样。
  我对这个结果意料之中,也役放在心上,而且周容深那几日对我非常好,真是捧在手心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连周格他都无暇顾及,除了办公都和我站在一起。
  他每晚会拉着我**,一夜不落,而且不管几次都不戴套,融合得很深,我知道他有让我怀孕的打算,虽然我们都没有说,但各自配合,结束后我立刻用枕头垫起屁股,喝一些易于坐胎的中药。
  这样安宁美好的生活过到第七天,周容深忽然傍晚匆忙赶回让我给他收拾几件衣物,赶在凌晨离开特区出差。
  他以往出差会提前很多天得到省厅调令,给足准备安排的时间,这次消,息来得太过突然,令我措手不及,我问他什么案子,你一个市局局长还要身先士卒。
  他摘掉警帽坐在沙发上喝茶水,“赵龙明早五点回金三角的飞机。我要在云南边境堵他,绝不能让他出缅甸否则我就C`ha 不上手了。”我心里狠狠一沉,和那个手下一群亡命徒的土匪头子交锋,危险系数比直接进入丨炸丨弹区还高,省厅这是抽了什么风,怎么要对他下手了。
  周容深是省内除了广州市局局长最高警衔,而且他功勋最显赫,这样棘手人物,确实第一想到就是他。我声音颤抖说我们找副市长,让他运作一下,别人可以代替你去。
  周容深放下空了的茶杯,他抬起头注视我,“是我主动要求接手这件案子,除了我,谁也不是赵龙的对手,去了就是送死,我能保证自己有生路。”

  我脑袋轰隆一剂惊雷,眼前瞬间惨白,血液仿佛倒流,从头到脚贯穿了我的理智和骨头,巢水般崩塌的绝望将我炸得四分五裂,我以为自己听错了,瞪大眼睛看着他,他笑着朝我伸出手,桃起我垮塌的唇角,挤出一个笑的样子。
  “好了,我从枪林弹雨中闯过来你也不是不知道,这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我答应你就这一次,以后不再冒险。
  他说完从沙发起身,想要自己上楼收拾,他从我身侧经过,我反应过来转身抱住他,我四肢,每一处皮肤有温度的毛孔都在颤抖,抖得他也跟着一起摇晃。“你为什么非要C`ha 手和赵龙有关的事!
  他在金三角势力波及多少城市,他能把一个省遮天蔽日,他还有乔苍做同伙,你就算把市局都搬去,也占不到便宜。你不要忘了你们之间还有仇怨,你挡了他多少路,金伟快要被枪毙了,他恨你入骨!
  " 他不语,极度的惊恐使我眼圈迅速泛红,我硬咽说我给你生孩子,你想要女儿,我们就生很多女儿,你不要走周容深在极致漫长的沉默中忽然开口问我,“在你心里,是不是我不如乔苍。我和他争斗,输家一定是我,对吗。”
  我身体一僵,惊.谎失措大喊,他按住我的手,将我指尖一根根努开,从他腰间的皮带上拂掉,我感觉到他脱离了我的拥抱,我“我不要你去! " 我嚎哭出来,不顾一切死死抱住周容深你,我真的受不了等待的日子,我真的很怕。
  ,手指恨不得嵌进他衣服里,顾不得指甲盖快要被掀翻的疼痛,“求求“其实你爱的是他。”他低沉的嗓音,冲破每一丝冰冷的空气,固执钻入我耳朵里,肺腑里,狠狠的豁出一道口子,皮开肉绽,白骨森森,在空气里变得糜烂,腐化就在那一瞬间,我心好像被什么锐器割开冷却。
  周容深高大身体背对我,他身上闪烁着凛冽寒光的警服,在我眼底仿佛一只随时会腾空而去的雄鹰,我似乎握不住他了。他低声说,“虽然我不想承认,我的妻子在我三年呵护下,会爱上一个出现不足半年的男人,而这个男人还是我最大的劲敌,无时无刻不想着取我的命。”

  周容深字字珠矶,剌入我的,必脏和骨骼,我用力摇头,仿佛有一颗巨大药丸堵住我喉咙,泛着人世间最无法忍受下咽的酉匆翌苦辣。金三角,我太清楚那是怎样吃人不吐骨头的深渊,从前我不关注,只知道醉生梦死掠夺上位,在男人地盘用美色获利,诗说商女不知亡国恨,国仇家恨和我没有半点关系,圈子里姐妹儿都说天下之大,毁了这地方还有得是别处,,息有**容身之地。
  直到跟了周容深,一次次送他上战场,进前线,望眼欲穿盼他从枪林弹雨刀山火海归来,我才终于知道条子最畏惧的地方就是金三角。
  东南亚贩毒就像国人吃饭,非常频繁和昔通,专门干这个的毒桌和爪牙视人命为草芥,诱惑良民吸丨毒丨疯狂捞钱招兵买马拓展势力,而许多百姓则以贩养吸,几乎有三分之一国民都沾染毒瘾,吸食大麻,冰片。
  金三角原本只是金两角,因紧挨中国边境云南省,在 60 年代末 70 年代初成为首要藏毒通塞之地,跨境追逃难度很大,邻国自然是非常填密的保护伞。久而久之,通过云南边境流通到各市的丨毒丨品,开始如闸口谢水般源源不断,很快呈现覆盖趋势,在九十年代黑帮发展鼎盛,接手了金两角的贩毒生意,彻底更迭为金三角,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昌盛至今。
  日期:2017-09-18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