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25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莫太太用手将香雾朝鼻子拢了拢,深深呼吸了一口,笑着说,“好茶,游轮上不只有酒,还有庐山云雾。估摸是周局怕夫人伤寒,给您准备的热茶祛冷。”
  短发太太拍着手哎呀惊呼,“周,息和太太真是情比金坚,身在别处,心还系在您身上呢,让我们结婚多年的老夫老妻很眼馋。”“这是乔先生盼咐,乔太太为乔先生准备了烫过的白酒祛寒,养先生让我温一壶热茶给周太太送来。”
  侍者一番解释,船舱内鸦雀无声,女眷们脸色格外津彩微妙,张着的嘴巴都忘了合上,侍者弯腰退出去,上海口音的太太觉得尴尬,笑着打圆场说乔先生也是君子绅士,好人当到底,我们也沾周太太的光,尝尝这壶好茶。
  茶水很快沸腾,白雾直冲船顶,咕嘟的声响在寂静船舱内炸开,也不知怎么谁也不碰,都一脸讳莫如深看着我我用锡箔铁片压灭了炉火,将烧成灰烬的炭末倒出,拎着壶斟了四杯,一人分一杯。她们不懂茶道,喝了只觉得苦,整眉放下,我尝了才知道茶水煮得火候过了,甘甜流失了,我有些感慨盯着晃荡的水面,“一团不受控制的火,一壶沸腾了太久变了味道的茶水。

  和平年代的官场,商场,名利场,就是所谓的战场,只是不会死那么多人,但尔虞我诈必不可少,我们坐在这里谈笑风生,也许下一次再见就是各自丈夫厮杀不可开交。”
  短发太太艰难咽下嘴里存了很久的苦水,“别人我不敢保证,周总一定是没人敢招惹的,我们男人也不傻,月翻尊拧不过大腿为什么还要拧,所以我们和周太太交好是万无一失。”莫太太晃了晃手指说不一定哦。
  她朝另外一截船舱努了努嘴,我顺她目光看过去,养苍和常锦舟所在的船舱传来喧嚣声,一些男宾过去邀请他喝酒,被常锦舟拦下,非要制止让他休息,闹得很是僵持。
  一般男人会觉得妻子做主很失面子,势必要争吵一番,可养苍若无其事,坐在轮榻上自斟自饮,就让妻子去出头,一直到气氛不可调和,才起身穿过人群离开,男宾见状也纷纷跟上。
  莫太太情不自禁赞叹,风披,真正有气度的男人“乔先生才是有大智慧的男人,既不得罪同僚,也不驳回妻子的颜面,平静沉默制止了不会在公众场合喝醉、变脸、发怒,只有那些不入流的暴发户,才做这样的事。”她笑说周太太得到的良婿,就是这样气宇轩昂的男人,不过您比乔太太更会拿捏妻子的分寸。
  我又给自己蓄满第二杯茶水,“我懂得世间的情爱与规则,更明白男人多难掌控,富贵多难长久。和女人勾心斗角还忙不过来,男人身上不该管的随他去,正室位置握在我手里,其他的不重要。”“可以打败流言蜚语,历经岁月风霜,这就是最好的婚姻。
  周太太拥有了。说句不该说的,我先生如果听到我和别的男人闲言碎语,第二天就会把我扫地出门,连家产都不分,所以要么谨守本分,要么就像周太太,有个爱您胜过一切的丈夫。”

  莫太太替我解围,省得这些夫人出去乱说,我的风言风语连周容深都不计较,外人何必传播,她们立刻笑出来说也对,周太太自己过得好,那些嫉妒您的都不用理会。
  我小声对莫太太道谢,她微笑朝我点了下头。十点钟刚过,经理进入船舱招呼所有宾客进头等舱看歌舞,外籍女郎准备的脱农舞。男宾非常积极赶过去,女宾意兴阑珊,荫阳怪气说这些晚宴就来不得,这不是勾搭人出乱子吗。
  脱衣艳舞尤其以俄罗斯女郎最销魂,而游轮今晚的压轴戏就是十名俄罗斯女郎的艳舞,她们身材极其勾人,一袭白纱里真空,赤裸晃动扭摆,不论怎么喊脱,就是不肯脱,吊着男人胃口。
  Y`in 靡风*的舞姿正推向高巢,忽然音乐被一声吼叫覆盖,“不好了,有人溺死在海里了! " 一名侍者惊慌失措从舱门外跑过,甲板顿时人声鼎沸,宾客不可思议说又有人落水,还死了?人命关天,谁也不再沉酒美色艳舞里,前赴后继涌出舱门,深沉浓郁的夜色下,几名侍者吃力从船底打捞出一个黑漆漆的东西,放在灯光下看正是浸泡了水的工服,死了一个侍者。最前排的女眷吓得捂住嘴失声尖叫,扑向自己男人怀里,呜咽着不停颤抖。

  死者被抬上甲板,我一眼认出他就是为我指路的男人,他竟役有逃走,还留在这艘游轮上。有太太大喊我们快走吧,今天这艘船邢门儿,会不会还死人。男宾捂住自己女人的嘴,命令她别胡说。
  我不由自主看常锦舟,她站在乔苍身边,脸色如常,只是眼底微不可察闪过一丝 J 凉愕与茫然,似乎对这事很措手不及,她掀起眼皮偷摸打量乔苍,他总是一副泰然处之波澜不惊的表情,常锦舟也猜不出门道,沉默皱了皱眉。
  “呀,他手里拿着什么。”短发太太指了指男人手心,侍者立刻努开,取出一只硕大翡翠耳环,短发太太啧啧了两声,“可了不得,哪个太太大手笔,给了这么贵重小费,看来他命薄人贱,消受不起这些钱财,直接走霉运横死了。”
  常锦舟脸色终于不再冷静,她视线下意识躲避,不肯去看那串耳环,甚至有了转身离开的动作,乔苍在这时点了根烟,打火机压下的霎那,一簇猛烈的火苗升起,几乎触及他眉眼,将他凌厉刚毅的脸孔映照得非常冷峻。“锦舟。”他喊了一声,曝燃了烟头,目米眼吸了一大口,“那是你的耳环吧。”

  常锦舟身体一僵,她垂下眼眸不动声色转了几个来回,十分镇定抬起头,“好像不是。”
  乔苍笑了声,“不是吗。”经理带着礼仪小姐安抚宾客,几名侍者趁乱试图将死者抬进船舱悄无声息处理掉,在他们集体经过乔苍身边时,他忽然抬起手制止,命令对方停下,他努开死者蜷缩的手指,取出了那串耳环。
  在他做这个动作时。常锦舟眉头壁得很紧,月色下闪烁着极其妖烧华贵的光,他笑而不语,她有些猜不透乔苍的意图,他指尖勾挑住耳环将耳坠一端对准常锦舟的耳垂,他看了许久,硕大的翡翠宝石在“似乎就是你的。
  我身边几位太太都有些愕然,莫太太捅了捅我的手臂大佛了,人家什么人物啊,七十年代就混成黑老大的千金。
  压低声音说,“这事儿最怕抽丝剥茧,周太太算是得罪这事原本不算什么,可距离我落水不到一个小时,很容易让人联想两者有关联,有人买通死者对我下手,诱饵就是翡翠耳环莫太太和我说话时,乔苍已经亲手将耳环重新戴在常锦舟耳朵上,他语气意味深长,“夜色下更美,因为你不美的一面,被隐藏了。”
  常锦舟不自觉流露出几分慌乱,她演技确实不错,也是个嘴硬心硬的狠茬子,可乔苍这种更狠的面前,她到底还差了火候,她的躲闪与仓促落在乔苍眼中,他唇角挑了挑,“是我认错吗,这串耳环今晚是你第一次戴,不过我过目不忘,入我眼的基本会记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