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727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左安邦嗯了声,看着前面的若兰中学。经过年关的修整,若兰中学又开工了,按计划中的进展,应该在九一之前能完工开学。

  在官场中,斗争也是要凭手段,凭技巧的。沈如燕跟他说了很久,一直都是边走边说,别人不知道内情的,还以为他们在谈公事。
  人大会如期举行,十一点的时候,统计投票结果。顾秋以百分之八十六点六的支持率,当选为清平县县长。
  沈如燕当天下午就离开了清平县,左安邦送她到市里。直到沈如燕离开,左安邦才捏了捏拳头,“算你走运!”
  有时他真搞不明白,叔叔为什么如此关爱顾秋,左安邦很不理解。就算这小子曾经对他有恩,也不至于如此呵护他啊!
  沈如燕走后,他就在心里怀疑老左的行为。

  而这几天时间里,蕾蕾一直在为曹慧配药。
  几天后,人大会终于开完了,所有人都象从牢里出来一样,跑到饭店里去大补。
  因为顾秋曾经规定得很死,每个参加会议的人,都只许吃工作餐,而且大多数时间没有酒。
  这些人平时吃刁了嘴,天天吃这种工作餐,哪里熬得住?
  曹慧呢,倒是天天往顾秋那里跑,来找蕾蕾。听说蕾蕾把药配好了,她就有些激动。

  拿到蕾蕾配的药,迫不及待的问,“怎么用?”
  蕾蕾给她配的是一些药粉,用水调和可用。她告诉曹慧,“你回去后,用温水调和一次的量,用器皿装好,脱了衣服对着镜子,均匀抹在胸部。抹匀之后,轻揉十到十五分钟。这时你就能感觉到这两个部位有些发热。不过你放心,热量不会太大,你应该可以撑得住。”
  曹慧问,“大概多长时间能见效?”
  蕾蕾说,“具体不好说,也许半个月,也许三五个月。关键在于你的体质和你按摩的手法。”
  曹慧道,“我知道了,谢谢你!蕾蕾!”
  她用黑色的塑料袋,把东西装起来。蕾蕾告诉她,“还有,你要注意下,用了这药之后,不要喷香水。有些香水可能会产生化学反应。”
  曹慧说,“我知道了,知道了。”说完,她就拿起药匆匆走了。

  这个曹慧,有必要这么急吗?
  蕾蕾嘀咕了一句,程暮雪走出来,“蕾蕾,你在干嘛?我到处找你呢?”
  蕾蕾愣在那里,望着曹慧远去的方向嘀咕,“不会出什么事吧?”
  程暮雪问,“干什么呢?看谁啊?”
  她去望的时候,人早不见了。
  蕾蕾说,“她把药拿走了,我还没跟她说完,她就跑了。”
  程暮雪啊了一声,“有这么迫不及待吗?唉,还不是平胸给闹的。”
  蕾蕾哭笑不得,平胸怎么啦?平胸无罪。
  程暮雪问,“你给她的药,有效吧?”
  蕾蕾说,“她是第一个试验的,有没有用,我哪知道?”
  程暮雪大叫,惨了,惨了。要是闹出人命怎么办?
  蕾蕾说,“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我有分寸。”
  程暮雪喊,“那回去吧,从彤姐在叫我们呢?”
  两人朝顾秋住的房间去了。这段时间,从彤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只要程暮雪抱小若安,小若安总是会去摸她的胸,要是蕾蕾抱呢?他就很安份,不乱摸。

  搞了好几次这样的,让从彤也觉得莫名其妙,程暮雪呢,简直是哭笑不得。这小色鬼,什么意思?这么小就学会揩油了。
  蕾蕾心里明白,这只是小孩子的一种本能,谁叫她的胸大,小若安以为这是妈妈,有饭吃了。
  顾秋回来了,跟程暮雪说起一件事,“暮雪,省公丨安丨厅招人,你要不要去试试?”
  听说省公丨安丨厅招人,程暮雪眼前一亮,“什么职位?”

  顾秋说,“可能是文职工作,如果你去的话,我帮你打个招呼。”程暮雪说,“好啊,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干刑警,要是能当刑警就好了。”
  顾秋笑了起来,“你去报个名吧,考试过了再说。”
  其实顾秋也一直在考虑她的去向,或许当丨警丨察,对她来说是最好的安排。这家伙虽然是个女的,却是很彪悍,打起人来一点都不手软。
  刚好碰到省厅招人,顾秋就想打个招呼,把她弄进去。
  再说曹慧拿了药回到家里,立刻将自己锁在房间里。正在涂上这些药的时候,她想起来了,跑去洗了个澡出来。
  光着身子,站在镜子跟前。
  曹慧的皮肤虽然白,但是她太瘦了。大病初愈,没有这么快好起来的。
  要想让自己变得丰满一些,看起来有水份,这需要一个过程。人瘦,胸也小。估计还抵不过一个五毛钱的包子。
  曹慧拿起药,倒在一个小碗里,加了水用一根棉签搅动起来。

  碗里很快就有了一团半个鸡蛋大小的白色泥球,曹慧用棉签挑起药,往胸前涂。本来就不大的小笼包,很快就被涂成了白色。
  两个指甲大小的点,那么明显。、蕾蕾说了,这药要按摩十到十五分钟方才有效。
  擦完了药,她就躺下来,用掌心对准小点,轻轻的揉了起来。
  这样的轻揉,让曹慧心里升起一种奇怪的异样,小笼包慢慢发烫,就象被人抚摸过一样。曹慧很奇怪,居然有这样的感觉。
  她躺在床上,喉咙里忍不住发出轻吟。
  双腿也情不自禁的夹紧了,一双腿在来回搓动。不知为什么,脑海里竟然浮现出,与左安邦暧昧的情节。
  想象那个高大的白马王子,正拥吻着自己,轻揉着自己的胸,一切,那么美妙。
  铃————突然,一阵电话铃声响起,把曹慧惊醒过来。
  电话是曹慧的初中同学打来的,问她什么时候有空?参加一个朋友的婚礼。曹慧答应了,反正离朋友结婚还有半个月。
  挂了电话,她就想起刚才脑海中的事,决定去见左安邦。

  由于胸部涂了药,她就换了一件白色的内衣。
  内衣真的很小,32还带A的。
  里面垫了两片海棉,勉强撑起**。
  然后又换了一条碎花的长裙。
  曹慧出门的时候,胸部那种火辣辣的热,就象有一双手在捧着自己的胸一样。她又去看左安邦了。出门的时候,她闻到自己身上一股药味,又返回来拿起梳妆台上的香水喷了几下。

  左安邦今天很郁闷,先是被左书记批评了一番,然后又被京城方面自己老爸骂了个狗血淋头。京城方面骂他的原因,是因为左痞子这两个不争气的家伙。
  他们用蕾蕾给的药,把一位重要人物的女儿给放翻了。关键是没有得逞,脱了人家的衣服,就被对方的哥哥发现,人家叫了几十个人,将他们两个胖揍了一顿。
  现在这两个家伙,面临着被起诉。
  没办法,对方势力大,也不怕他们左家。不管左家的人怎么求情,对方坚决要让他们两个坐牢。
  左安邦老爸听说这药是他们在南阳的时候弄到的,就打了个电话过来问左安邦。结果左安邦成了替罪羊,被骂惨了。
  象左痞子他们犯的这种事,可大可小。要是人家不追究,赔礼道个歉也就算了。可要是人家不答应,一定要追究,估计会判刑。
  左安邦气死了,又关自己什么事?难道因为他们来过南阳,所犯的一切错误,都要自己承担?
  曹慧来的时候,他正在生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