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723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以顾秋也就过过手瘾,当天晚上,他在陈燕那里过夜。陈燕一直在说过去的事,说两个人以前刚刚开始的时候。
  她说我笨蛋了,居然相信了你,跑到你住的地方去睡觉,被你这个大坏蛋给趁虚而入了。两个人在一起,有时偶尔说说过去的事,也是一种快乐?
  既然陈燕的事情已成定局,顾秋也不急了,这样处理,对陈燕来说,反而是一件好事。
  只是顾秋没想到,她竟然再次怀上了,此刻顾秋的心思,又是激动,又是紧张。
  也不知道陈燕怀的是男是女,顾秋给夏芳菲打了个电话,问她目前的情况如何?
  夏芳菲说,目前在海外的市场,正逐步打开,国内市场,正准备酝酿一场会,到时在全国各大药店进行销售。
  顾秋说:“公司的事情,你自己把握吧!我也没有时间来管。”
  夏芳菲问,“是不是没有钱了?”
  顾秋就笑,“你还真是神通,最近的确有些不方便。”

  夏芳菲说,“行,下午就给你打五十万过来。”
  经过夏芳菲一年半的努力,公司与白氏集团签约,两地联手营销,夏芳菲公司目前的资产,已经达到了好几千万。
  夏芳菲有个目标,今年突破年产值过亿,将限三年内上市,这是她的计划和目标。
  另外,夏芳菲还决定投资,建立一家医院。
  这个计划,正与白若兰在洽谈。如果双方达成协议,她们两个女人将会选择在内地某城市,建立一家大型的医疗中心,将在这里集中收留癌症病人。

  但是这个投资规模大,需要时间来做决定。
  顾秋和夏芳菲聊了一会,挂了电话后,顾秋就往省城去了。
  夏芳菲下午给他打了钱过来,顾秋直接转给陈燕。
  陈燕听说顾秋打了钱过来,就责备他,“你哪来的钱?我自己已经准备好了十万块,不用你去草心啦!”
  顾秋说,“没事,也没有多少钱,反正这段时间里,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养好身体,其他的什么都不要管。”
  陈燕就去银行查了一下,当时她就傻眼了。五十万巨款。
  看着这笔巨额存款,陈燕呆在那里半天没缓过神来。
  二天后,陈燕离开了安平,去了沿海一座城市,租了公寓入住,过着自己悠闲的小资生活。

  顾秋赶到省城,正好碰上杜小马,杜小马问顾秋,“下个月就要选举了,你应该放心了吧!”
  顾秋摇头,如果没有左安邦,自己放一百二十个心。但是最近总有人往左安邦那里跑,而且越来越频繁,顾秋隐约感觉到,有人在搞鬼。
  听说杜小马准备把工作调到省里来,顾秋则认为,他留在南川比较好。现在调进省城,未必有更好的发展。
  杜小马说,“其实我也不想去省城,看情况而定吧!”
  两人在茶楼里坐了一下午,晚上一起回了杜省长家里。
  杜省长问顾秋,“你去清平也有二年了,有什么感想?”
  顾秋说,“清平虽然穷,但是也有它可以挖掘的地方,我们今年有个目标,就是要带动地方群众一直努力摘掉贫困的帽子。只是我们自己的力量太小,有点力不从心。”

  杜省长说,“你上次贷走了几千万,再想从银行贷款那是不太可能了,估计也没有哪家银行愿意再贷。所以清平工作,还得靠你们自己来抓。”
  顾秋说,“这个自然,不过我们的苗木基地已经形成,今年就能看到回报,只要这个市场打开了,清平就多了一条活路。”
  杜省长问,“左安邦去了清平蹲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顾秋就把当时的情况说了一遍,杜省长就摇头了,“这是演哪一出?石安班子怎么能出这种荒唐的主意。”

  杜省长批评了石安市班子,可这个主意,却是左安邦自己提出来的,他要下去督战。
  说是为了加快清平县的发展,但实际上,这是一种抢功的做法。如果清平班子有起色,那就是他督促有功。如果清平班子没有起色,那是他们办事不力。
  这样的例子,自古有之。
  杜省长看到了这一点,才表示不悦的。
  其实,左安邦去石安市,杜省长一直觉得很奇怪。他好当当的,就从京城下来,跑到石安市干嘛了?
  不过京城那些大家族中,很多都喜欢把自己的人往下放,借这种机会来锻炼他们的能力。
  杜省长想,左安邦可能与他们差不多,也是为了锻炼一下才来的。
  顾秋在杜省长家吃了饭,杜省长说,“你跟我走一趟。”
  顾秋也不知道要去哪,坐着车子跟杜省长来到张老先生以前的装裱店。张老先生自从苗寨回来后,又干起了以前的老本行。他舍不得这家店铺。
  杜省长和顾秋进来的时候,护士很殷勤地给两人倒茶。护士还喊了顾秋。顾秋朝她笑笑,“奶奶好!”

  噗——喊这一声奶奶,可把杜省长和张老先生口中的茶都喷出来了。
  这家伙绝对有恶作剧的嫌疑,张老先生瞪了他一眼,“你叫阿姨就行了。”
  顾秋说,“这样不好吧!我叫你作爷爷,怎么可以叫她阿姨?”
  张老先生道,“让你叫就叫!”
  护士小姐的脸,倒是红透了。顾秋是得知,她和张老先生两人扯了结婚证,但是没有摆酒。

  这段年龄跨距很大的恋情,终于有了结果。
  老先生没有通知任何人,只有几个家属到场,不过这个消息,左晓静给知道了。
  当时她也觉得不可思议,后来慢慢就理解了。在外公治疗的那段时间里,护士小姐无微不至的照顾他,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两人慢慢有了感情。
  虽然女方家里觉得老先生年龄太大,甚至可以说,能当护士小姐的爷爷,但是她还是义无反顾嫁给了这位近七十岁的老人。
  杜省长听到顾秋叫奶奶,忍不住喷了。
  不过大家没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下去,就聊起了其他的。

  看到顾秋的时候,老先生叹了口气,“我真没想到,这小子居然瞧不起我家晓静。看来我们当年的心思是白费了。”
  顾秋有些不好意思,把自己的苦衷说了出来。
  张老先生愤怒道:荒唐!
  关于顾秋与左系之间的矛盾,他当然知道。可他也没想到顾秋竟然是东华省顾家的人。
  这段无法化解的恩怨,又一次生生的拆散了两个相爱的人。老先生说,“我看他们就是低俗,搞派别,搞斗争。”
  杜省长也是讨厌这种搞派别斗争的人,他在南川这么多年,就从来没搞过派别斗争,也非常反感这种行为。
  但是在高层的事,他管不着,也无能为力。只是觉得顾秋这样下去,会不会迷失在这种派别斗争中。
  现在他终于明白左安邦去石安市的原因了,看来这个左安邦是冲着顾秋去的。
  从老先生外回来,杜省长在车上说,“你回去好好工作,要相信组织和群众的眼睛。”
  顾秋点头,送杜省长到楼下,他才赶回酒店。
  此刻都十点多了,程暮雪和蕾蕾都跑到顾秋住的酒店,程暮雪说,“你干嘛不去我们租住的公寓,跑到酒店里浪费钱。”

  蕾蕾呢,则对顾秋说,“哥,你先去洗澡吧,洗了澡,我可以帮你把衣服洗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